<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鋦瓷追謎 > 天坑迷途篇 第二百八十三章:不妙

          天坑迷途篇 第二百八十三章:不妙

          一聽這話,我的耳朵不爭氣地伸長了許多,恨不得貼在其中一人身上去聽在說些什么。

          “對啊、對啊,我也有這感覺。雖然之前華老頭的真面目也見過,卻從沒往這方面聯想。嗯,還得說姐姐的眼毒,你是怎么發現的?”

          “哼,要我說兩人的氣質差遠了。老先生有種仙風道骨的感覺,讓人不敢隨便靠近,可是這貨就……誒,你怎么跑來偷聽,還要不要臉!”說著,冷秋抬腿一腳踢出,嚇得我大叫著退了回去。

          啥意思,她們似乎是在談論我和商人。還什么像不像,他哪有我這么帥!

          懶得與女人爭執,只好氣哼哼地回到老超身邊。

          見我回來,這家伙也來加勁兒,忍不住問:“尚掌柜,明知要去吃癟,干嘛非自找麻煩。對了,有件事要聽聽你的意見?!闭f著,看向最前面與岳三一在一起的小北。

          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卻不以為然道:“那不是咱們的人,還是別問得好,畢竟我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

          看看老超,忽然問道:“喂,你小子直接來找我,就沒想著路過北京去看看孟欣她們?”

          提到孟欣,老超果然臉上變色,極不自然地撓了撓頭卻沒說話。

          無所謂了,反正也沒想著讓他說什么,畢竟表情是最好的回答,是無法隱藏的答案。嘿嘿,想知道的一切,本人已經從臉上得到了。

          原本的巖洞越走越寬,最前面的岳三一等人也不喊停讓大家休息休息,隊尾的我也沒辦法要求,只能硬著頭皮緊隨。

          走著走著,鼻中忽然聞到了些許甜膩的味道,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充斥著全身,卻挖空心思也想不起在哪兒遇到過這種味道。

          正低頭沉思時,忽聽前方與人驚叫,跟著驚叫聲更多,還不等我明白怎么回事兒呢就覺得腳下一滑仰面栽倒。

          好么,后腦勺磕在地上,脖頸就這么一抖,整個人都進入了半昏迷的狀態。要么說為什么會有腦震蕩的情況呢,就是承受不住如此打擊形成的。他娘的,誰這么缺德!

          一股強大的拖拽力拉著我的雙腿,人跟著向前滑去。此時就見一旁的老超也是如此,兩人真算是難兄難弟般的存在,都是雙手亂刨亂抓,希望把身體固定住,卻如蚍蜉撼樹一般。

          直到兩人猛向下墜才明白過來,前方竟然出現了急速下滑的路徑。

          一定是最前面的岳三一等人發現也晚了,隨后掉進去,可求活的心作祟,于是慌忙抓撓附近能借力的東西,恰巧我們四周全是那種奇怪的菌種,這下變成了網兜將后面的人帶倒,全數帶了下來。

          娘的嘞!如果要是因此死了,我一定不會放過岳三一這老小子。

          他娘的,這樣死簡直太冤枉了,整的那些錢還都沒享受呢就……

          想象到此打住,我和老超已經把住了巖石路的端口,憋得面紅耳赤。

          好么,兩條腿被底下不知多少人的力量墜著,感覺大筋快要抻斷了可仍不愿就此放手。這就是求生欲!

          “老……老超??!我……我不行啦!”

          誰知剛喊完,就聽嗖一聲響,這家伙先一步掉了下去?,F在連他一起我怎么承受,那瞬間只感覺指骨好似斷裂了一樣,慘叫著墜了下去,眼前是不見五指的黑暗。

          可是急墜的幾秒,人就摔了什么上面一彈,而后似順著水渠一樣半弧形路線一路連滾帶滑,許久才聽撲通一聲周圍全是刺骨的寒意。難道又是地下水?

          四周全黑,不見半點亮光,甚至分不清東西南北和上下,目前也只能回憶剛才掉落的方向,手腳并用朝來路游去,那應該會有生機。

          因為沒有準備,又加上落進冰冷水中一激,被嗆了一大口水。就算我趕緊憋氣控制,也無濟于事,肺部氧氣含量太少,如果再找不到出路,怕是要就此嗝兒屁了!

          恐懼席卷全身,于是手腳加快速度拼命上浮。

          可人類越是著急,四肢越難以協調。本來應該直線向上的,現在似乎原地打起了轉,腦袋更加迷糊。

          就在要放棄的時候,只感覺手出了水面,生的希望似乎點亮了眼前的黑暗,我拼盡最后一絲力氣向上沖去并張嘴怒吼。果然腦袋離開了水面,氧氣馬上通過口鼻向肺里猛灌,別提多舒坦了。

          但剛舒服了不足兩秒,就聽咚的一聲,腦袋結結實實撞在了什么上,眼前一黑又栽回水里。

          被冰涼的地下水一激,意識馬上清醒過來,神經反射性一彈身體,好么,咚的一聲又是一下。

          在連續兩下重擊過后,大腦才恢復了功能,知道穩住身體同時踩水,不能快速冒進。

          雙手伸出水面就能摸到撞我腦袋的東西,那是巖石,沒想到這么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