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謎案生死局 > 第三卷 第十六章上 罪犯畫像

          第三卷 第十六章上 罪犯畫像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盧笙和胡施兒在輪流的照顧小朱,小朱的身體已無大礙,只是傷愈出院后,額頭上會留下一個疤痕。

          有時曉清也會來醫院看望小朱,曉清看上去并不比小朱大多少,而實際她也的確只有三十歲。

          小朱稱呼盧笙為師父,那當然該稱呼曉清為師母,不過曉清不肯,她不想占人便宜,又把自己顯得很老,可小朱卻執意的喊曉清為師母。

          胡施兒則還是叫盧笙為師父,而稱呼曉清為曉清姐,因為這段時間的接觸,胡施兒和小朱之間走的更近了些。但還是沒有捅破那層薄薄的窗戶紙。

          “以后留一個帶劉海的發型,就能遮住了?!毙≈炜粗﹥?,帶著試探的口氣說道。

          “只是額頭上的一道疤,那有什么關系?一個警察,怎么那么愛美?”

          “還很有男子氣概,女孩都喜歡這種,是不,小胡妹妹?”曉清逗著胡施兒,故意這么說道。

          “對呀…”胡施兒話剛一出口,馬上又停了下來,她看著一臉壞笑的曉清,臉馬上紅了起來,“你就逗我,曉清姐?!?

          盧笙坐在一旁,他看著曉清笑了,他也笑了出來。

          “這要是以后結了婚,那不得被他們叫亂了,稱呼我為師父,然后稱呼曉清為姐?”盧笙高興的想著,可一想到以后,他馬上又皺起了眉頭,“還會有以后嗎?”

          盧笙又開始問自己那些未知的問題,是因為什么住進的醫院呢?而且還一直處于昏迷狀態?是因為我嗜睡的疾病,變的更加嚴重了嗎?

          盧笙其實并不想再去考慮這些,可是這些就是總會突然的出現在他的思緒中。

          “小朱,怎么樣了?”孟柯楠還沒進屋,聲音已經先傳了進來。

          “楠哥來了?!?

          看到孟柯楠走進病房,小朱開心的和他打著招呼。孟柯楠直接把雨傘拿進了屋子,他趕緊轉身把它放在了門口。

          “咱倆呀,正好是一對難兄難弟,我左邊額頭有疤,你右邊的腦門開了花,哈哈…”孟柯楠看到曉清,連忙打著招呼,“嫂子也在呀!”

          曉清看著孟柯楠笑著點頭答應,然后轉頭對盧笙說道,“盧笙,我先回家了?!?

          “師父,我也得回去上班了?!闭f完,曉清和胡施兒就先離開了。

          “正好,現在外面下的雨沒那么大!”孟柯楠看著她們兩人走到門口,對他們說道。

          屋子里現在又剩下了這三個人,孟柯楠收起了笑容,看著盧笙和小朱,嚴肅的說道,“你們兩個真的不能把對方的樣子,再清楚的描述出來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