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暗黑心理測量者:鎖罪 > 第二章

          第二章

          3

          東南亞女子監獄

          新入獄犯人是在入監監區,領著司靜妍去牢房的是個三十來歲的女獄警,長得很普通,齊耳的短發,穿著獄警服,一臉嚴肅,她能感受得到,這個女人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她在領著新入獄犯人走的時候,向一群新入獄犯人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她自己,姓陳,也給新入獄犯人介紹了一下監獄里面的一些規矩。

          司靜妍不是個多話的人,她大多數時候給人的印象是一個話少冷漠的冰山美人,不會主動挑事,倒也不是會有人會去主動招惹。

          所以司靜妍一聲不吭的聽著陳箐箐說話,陳箐箐也沒有生氣,她聽她的同事提過,這個漂亮的女犯人,可不是什么弱女子?!澳愀易?,其他人領著他們去牢房”

          “是”新來獄警回道。

          過沒多久,陳箐箐走到一個房間便停下腳步,這時司靜妍明白了,這就是她的牢房了,司靜妍看了一眼房號——2160

          陳箐箐打開了門,讓出一個位置給司靜妍,側開身說:“1132954336,進去吧!”

          司靜妍聽到她叫自己的編號,看了她一眼,沒多說話,抱著東西朝里面走進去了,剛進去,就聽見陳箐箐關了門,然后門落了鎖。

          司靜妍看了眼空著的床位,無視了四雙打量著并不充滿善意的眼睛,朝那個空位徑直走去。

          好像是目中無人目不斜視的樣子,但司靜妍在進門的那一瞬間就將房間里面的四個人觀察過了。

          一個單眼皮而且眼皮上有個痦子,一個很瘦,穿著囚服仿佛一個木架子兜了塊大布,一個光頭模樣倒還端正,脖子上有一個紋身,是個花的圖案,坐在地上的那位像是位有錢人家的大小姐,皮膚很白,盡管被監獄要求剪了短發,但從前的發色卻還保留,是偏紅色,眉毛修理的很整齊,嘴唇很紅,像是涂了口紅一般,長得倒是漂亮,可惜不太討人喜歡。

          司靜妍沒有低頭就知道這位大小姐伸出了一只腳,司靜妍抱著東西,臉上沒有什么別的表情,繼續往前走。

          葉梓欣以為司靜妍沒有看見,抱著看她出丑的心思,也想給這位新來的美人一個下馬威。

          出丑的當然不可能是司靜妍。

          在司靜妍踩下去的那一瞬間,葉梓欣以為自己的腳要斷了,她慘叫了一聲,急忙去看自己的腳,邊看還邊罵了一句,“我操……”

          司靜妍連白眼都懶得翻給她,把被褥放到床上,盆和洗漱用具放到地上,她上床開始鋪床,光頭那位還斜靠在她的被子上,手里拿了一本書在看,另外兩位則跑下去看葉梓欣,很瘦的那個看了眼葉梓欣的腳,臉色難看的走到司靜妍床前,“喂!新人”

          司靜妍像是沒有聽到她說話一樣,手里的動作都沒有頓,眼皮都懶得掀一下還在鋪床。

          劉高潔見她這樣不把人放在眼里,氣急敗壞,一腳踹翻了司靜妍放在地上的盆,司靜妍聽見哐一聲,這才抬起頭,坐著看向劉高潔,眼神冰冷,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劉高潔被這樣看的有點發毛,但還是嘴硬著說:“新人就該有新人的樣子,這里有這里的規矩,你他媽一剛來的拽什么拽!”

          司靜妍看了眼被踹到一邊的自己的盆,盯著劉高潔說:“給我撿起來?!?

          劉高潔退了一步,笑了兩聲說:“怎么了,生氣了,哈哈哈”,“我不撿呢,你能把我怎么樣?”

          一觸即發,司靜妍突然出一只手撐在床上,猛地借力,身體像是炮彈一般彈了出去,一腳踢到了劉高潔的脖子上,然后劉高潔重重地摔在了墻上,又倒下,劉高潔感覺自己的脖子仿佛斷了。

          司靜妍踢出一腳后,邊輕落在地上,沒有發出什么響聲,像是一只輕盈的貓,司靜妍開口說道:“我再說一遍,撿起來?!?

          “……好”劉高潔覺得自己仿佛在鬼門關走了一遭,脖子疼的讓人直冒冷汗,劉高潔捂著脖子,爬到盆的邊上,把東西全都撿起來,放到盆子里,手不可抑制的哆嗦。

          房間里的其他三個人都被這樣殘暴的一腳震懾住了,就連另一個人也放下了書,大氣不敢喘的看著風輕云淡的司靜妍。

          劉高潔撿好東西,往后挪了挪,才抬起頭,小心翼翼地開口,聲音微微顫抖,說:“姐姐,妹妹有眼不識泰山,我……”像復讀機一樣的說話,她看了一眼劉高潔,她選擇沒搭理劉高潔,看書。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