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暗黑心理測量者:鎖罪 > 第四章

          第四章

          9

          車敏繼續說:“老板和鄰居街坊形容鄭和風的性格特征時,都用到了‘精明,老道,精打細算’這些形容詞,‘精明,老道,精打細算’是什么?說白了就是‘圓滑世故,貪財如命’,想想,像鄭和風這么一個圓滑世故又貪財的人,抓住了老板的把柄之后,他會做什么?”

          “??!”高世妍幾乎是脫口而出,“敲詐!”

          “沒錯,敲詐!”車敏接過話繼續說,“而且是不止一次地敲詐。當老板被貪得無厭的鄭和風的一次又一次的敲詐逼急了,自然而然地,他便想到要干掉鄭和風滅口,于是,他便編造了叫李英愛的女騙子的故事,成功轉移警方的視線!”

          “車哥,這只是一種假設,”法醫韓彩妍聽完后,深邃的眼睛意味深長地望向車敏,拍拍他的肩膀,說,“你忘了嗎?辦案的時候要全面撒網,重點布局,不能遺漏任何一條線索。咱們現在暫且而已把案子分為兩條線,一條線是追查騙走白晶鉆戒的女人,而我猜想,為避免別人懷疑,騙子因該不會這么快把戒轉手,所以,那枚截止的去向是追查的關鍵。另一條是全面布局,監控老板和珠寶首飾店的女店員?!?

          “謝謝啦,好,咱們分頭行動?!避嚸酎c點頭。

          一個簡短的案情分析小會結束了,辦公室里徒然間靜得無聲無息,只有鐘表的滴答聲如冰層斷裂的聲音,在寂靜的辦公室里顯得特別的清晰和刺耳。

          車敏突然停下來,在回憶發案當場那張psychometric index sheet(心理測量指數單),還有昨天老板嘴上說的那個人為什么問鄭和風的事,兩者之間有什么聯系的?”

          車敏正在發呆中,又被突如其來的年輕女性聲音吵過來,不耐煩翻了白眼。

          “走??!”

          “這回是第二次了!”

          次日清晨,高世妍接到一起綁架案的報案。來報案的是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子,當高世妍的目光停留在女子身上的剎那,她身著一身天藍色蕾絲長裙,“u”字型半圓開領,袒露著白如象牙的頸項,臂膀,領口的蕾絲花邊,雕琢著她無暇的乳部皮膚,最讓人驚艷的是一雙眼尾微微上挑的大眼睛,雖然眼珠子里微有些紅血絲,還有哭過的痕跡,但依然掩蓋不去她的美麗,直挺的鼻子,纓紅小嘴,瓜子臉,清淡的妝容掩飾了她些許的憔悴。

          她微微垂下頭,筆直柔順的長發隨著她低頭的動作滑落在頸項,她不安地握著擱在膝蓋上的水杯,還未開口便忍不住啜泣起來,高世妍安慰了她一會兒,她才止住了哭泣。

          開始了她的敘述:“我叫李宥利,我的丈夫叫李銀赫,他是個癱瘓病人,昨天下午,大概六點多吧,我像往常一樣走出家門,準備去醫院照看我的丈夫,我是在門縫里發現這封信和這盒錄音磁帶的,”李宥利說著,從身邊的提包里掏出一張紙和一盒錄音磁盤。

          遞到高世妍的手里,這是一張普通的a4打印紙,上面歪歪斜斜地寫著:李宥利:你的丈夫現在我們手里,錄音帶上有你丈夫的聲音,你如果想他平安無事,必須答應我的條件,并按我信中的指令去辦。

          一. 立即準備七十萬現金放進黑色塑料袋里,并用白色塑膠繩封口。

          二. 明天中午11點30分在家門口掛一面小紅旗,以示你的誠意。

          三. 明天晚上9點30分,把錢送到a公園東南角樹林,樹林盡頭有一塊豎起的公園地圖,面對地圖,從左往右第三個垃圾桶即是投錢之處。

          記住,你的丈夫在我們手里,不許報警,否則……

          走投無路的高世妍的目光停留在這些字跡上時,她的心里再次滋生出那種奇妙的,難以喻的感覺。

          或許出于警察職業性的敏感,高世妍那來筆紙,讓李宥利抄寫了一遍“人是我殺的”那段話。

          李宥利接過筆的時候愣了一下,猶豫一下后,還是按高世妍的指示認真地抄寫了一遍。

          高世妍接著問道:“你看到這封信后有什么感覺?之后怎么做?就憑這封信和磁帶就認定你丈夫被綁架了嗎?”

          李宥利聽后神色黯然,說:“我當時就呆了,既緊張又害怕,整個人一下子沒了主心骨。我一心想這著的就是我的丈夫,之后我趕到醫院,病房里果然沒有我丈夫的蹤影。值班的護士也說沒看到,之后正個科室的醫生和護士都慌了神。要知道,我的丈夫是癱瘓病人,雖然他意識清醒,也能說話,但他的四肢已經失去了活動的能力,他不可能自己跑出醫院,他一定是被綁匪拐走了?!?

          “當時沒想到要立即報警嗎?”

          “有,但是……”李宥利的眼眶紅了恰里,“但是七點鐘的時候,我接到一個匿名的神秘男人打來的電話,他在電話里威脅說不許報警,否則就殺了我丈夫,而且……而且我還在電話里聽到了我丈夫的聲音,我確信那個時候我丈夫是活著的。哦,還有,我的手機有錄音功能,我錄下了當時的通話?!?

          “能播我聽聽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