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暗黑心理測量者:鎖罪 > 第十九章:發現新線索

          第十九章:發現新線索

          29

          警察局刑偵辦公室內。

          窗外夜色深深,墨藍得如同化不開的顏料。調查走訪,車敏已經奔波忙碌了一天,回到辦公室后便馬不停蹄地整理資料。

          此時,他一邊盯著電腦屏幕,一邊一遍遍地聽樸恩善的口供錄音:“在咖啡廳前停車后,為避人耳目,我還帶了副大墨鏡。那瓶法國干紅葡萄酒是我從家里帶去的。我倆走進咖啡廳的時間恰好是九點半……”,他凝神思索著?!爱?,當”兩聲有力的敲門聲打斷了車敏的思路,車敏將目光由電腦屏幕移向門口,見高世妍風一般地刮了進來。

          “看什么呢?這么入神?!备呤厘咴L李玟娥后,回到警局便一腳踏進化驗室,此時手里攢著一沓資料,一臉疲憊。

          她剛坐下,一眼便掃到了車敏辦公桌上的那盒vcd光盤,只見他臉上的疲憊之色一掃而光,漸漸漲紅了臉,目不轉睛盯禁光盤的封面——封面上樸恩善一絲不掛地叉開大腿,僅用手捂住了私密部位,姿勢眼神極其挑逗,讓人欲血沸騰。封面上的字眼也是極其淫穢,毋庸置疑,這是一盤色情光盤?!疤?!臭流氓??!”高世妍夸張地大叫一聲。

          “說什么呢?我這是在辦正事。這光盤是我今天收繳的?!避嚸裘婕t耳赤地順手拿過一張報紙蓋住了光盤。

          “正事,正事!”高世妍頭點得似雞啄米,瞇著眼睛賊溜溜地打量著車敏,“正常男人應該辦的事?!?

          “瞎說什么呀!”車敏說道。

          “金載沅的背景我調查過了,他曾任職l所在a市xxx的xx秘書,金載沅是在前年主動辭職下海的,用自己多年的積蓄入股a影視公司,當起了制片人。之后,他投資的片子都大受好評,因此資產愈加雄厚。更為巧合的是,張c的弟弟也是xxx的秘書,這么說來,金載沅和張c多少有點淵源。哎,說說你的進展吧?”

          “恩?!备呤厘c點頭,把自己走訪李玟娥的經過告訴了車敏。

          高世妍說:“當然,我還弄到了李玟娥的指甲和皮屑,與前天在案發現場咱們在張c的衣袋里發現的指甲和碎皮屑,進行了dna鑒定比對,證實是同一人的。而李玟娥一口咬定自己沒踏進咖啡廳,依我看,李玟娥是在撒謊,這些指甲和碎皮屑是在張c臨死前接觸過張c的證據,問題的關鍵是,她為什么撒謊?為什么她的指甲和碎皮屑會出現在張c的口袋里?既然她在這個時候接觸過張c,那她就有下毒的嫌疑。還記得那個有針孔的葡萄酒瓶塞嗎?將毒注入葡萄酒的人極有可能就是她?!?

          “不對呀,”車敏皺了皺眉,若有所思,說,“樸恩善說葡萄酒是她從家里帶來的,她還說她每晚臨睡前都要喝一杯葡萄酒來美容養顏,況且葡萄酒里并沒有檢測出強心苷?!?

          這時,從窗外刮進一股涼風,“嘩啦”一聲,風掀開蓋在光盤上的報紙,光盤上淫穢的畫面頓時露了臉兒?!鞍?!”高世妍驚一聲,指著拍車敏,一臉嚴肅的表情,說:“老實交代,這光盤是怎么來的?”

          車敏臉一紅,笑了笑,說:“這光盤是我今天中午從一個販hua

          g色光盤的販子那收繳來的。今天中午的太陽毒辣得要命,烤得人都出油了。我當時在聚星花園找樸恩善住的小區,我感覺喉嚨都快著火了。正巧瞄到前面有個自動售貨機??捎腥讼任乙徊秸镜搅耸圬洐C前,那人染著一頭黃發,背著個大背包,一副混混的模樣,他大概也是渴極了,往售貨機里塞了張五元紙幣,按下了‘可樂’按鈕,可等了好久,可樂還是遲遲不肯出來。那人不耐煩了,罵了句媽的,屁都不放一個,對售貨機一陣拳打腳踢?!?,嘭’售貨機大概是受不了那人的粗魯了,一下子出來了兩罐。那人一看,樂得呲牙咧嘴,招呼我過去,扔給我一罐,說,兄弟,來一灌吧,算我請的。我沒猶豫接了過來,說謝謝。那人神神秘秘地拉過我的胳膊,卸下他背著的大背包,說,兄弟,要不要來點猛的。我不知道那是盜賣片的暗語,說,好啊,要啊。那家伙就‘嘩’一聲拉開了背包拉鏈,嘩,里面裝的全是黃片。我裝做很有興趣的樣子跟他攀談起來。他越說越起勁,稱兄道弟的,大概把我當成了一路貨色。他費勁地從包里頭掏出這張碟,遞給我說,樸恩善剛出道時拍的猛片,現在都絕版了,絕對珍藏版。在他說得唾沫子橫飛的時候,兩個巡邏的警察一聲不響地站到了他背后。我說,有人。他還傻愣地問,人?什么人?他一扭頭,嚇得臉色鐵青,結果,那販子被拉進派出所,罰了五千塊。我覺得這片沒準對破案有幫助,就帶了回來?!?

          “呵呵,”高世妍嬉皮笑臉,說,“人家買瓶可樂還賠了五千塊,虧大了?!?

          “當然,”車敏狡猾地一笑,說,“其實那兩個巡邏的警察是我暗中發短信叫來的。裝作一路貨色跟他攀談,為的是拖延時間。咱刑偵科不管那事,所以就把那敗類送去派出所了。受這光盤的啟示,我想,樸恩善住這樣高檔的花園小區,為個防盜,肯定會有監控錄象。于是我到小區值班室向管理員要了這盒子樸恩善家的監控錄象。我想,如果樸恩善是兇手,那她這幾天或許會有異樣或可疑的舉動,興許能找到些蛛絲馬跡?!?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