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暗黑心理測量者:鎖罪 > 第二十一章:張導自己下的毒?

          第二十一章:張導自己下的毒?

          九點多,車敏領著技術組的解鎖專家李棟旭悄悄潛入金載沅的辦公室,還未到上班時間,辦公樓除值班室的保安外,空無一人。

          這是一間裝潢得頗為雅致的辦公室,窗明幾凈,辦公桌面一塵不染,一株翠綠的文竹亭亭玉立于桌面,各類檔案,資料分門別類地擺好,書架上的書如列隊的士兵般整齊地排成一條直線,這些顯示出主人一絲不茍的性格。

          車敏和李棟旭開始了掘地三尺的搜查,結果,李棟旭在那副風景油畫的背后發現了一個鑲嵌在墻里的保險柜。李棟旭搗鼓一陣后,保險柜打開了,車敏驚呆了,他在里頭發現了一張a公司以采購原材料的名義向馬來西亞匯去一千萬巨款的匯票,車敏了解到:a公司注冊于巨暉紅豪特,而這 巨暉紅豪特是犯罪分子的天堂,只需要交給當地**幾百塊錢,就可以任意注冊公司,不用納稅,也不會有人管你,國內很多富豪專門跑到巨暉紅豪特去注冊皮包公司,作為向國外轉移資產的首選渠道。

          如今,擺在眼前的事實是:金載沅也通過a公司向國外轉移非法資產。那么,金載沅主動辭官下海,會不會另有隱情?車敏由此想到:韓國是一個官本位國家,離開了官員的支持,什么都干不成,于是只有投靠官員,官的作用就越大,于是造就了這樣一種官員,他們就像喜歡躲在黑暗中生活的蝙蝠一樣,非鳥有翼,非獸有牙,更非禽類,能夠黑白兩道通吃,左右逢源。如果金載沅是這樣一種人,問題就棘手多了。

          李棟旭拍拍車敏的肩膀,說:“阿敏,我還在保險柜里發現了這些?!避嚸艋剡^神來,從李棟旭手里接過一沓照片和一張私人偵探所開的收據。這些照片全是樸恩善和張c的親密照:有些是樸恩善小鳥依人地偎依在張c肩膀,有些是樸恩善和張c在某個偏僻角落接吻等等。車敏攤開收據:原來這些照片是金載沅雇私家偵探偷拍的,這說明樸恩善的一舉一動都在金載沅的監視之中。他為什么要這么做?眼看上班時間就要到了,車敏和李棟旭迅速撤出辦公室。

          半個小時后,金載沅剛下車便瞥見了等在辦公樓外的車敏,車敏簡單地說明來意后,被金載沅熱情地請進了他的辦公室。

          “坐,坐?!苯疠d沅說著,把車敏按到了辦公桌對面的真皮沙發上,鱷魚皮般的老臉上綻開一絲老奸巨猾的笑,“車老弟啊,你們局長是我老同學了,經常在我面前提到你,說你是個能干機敏的小伙子,說你前途無量啊?!苯疠d沅瞇起的三角眼里,眼珠子骨碌碌地轉動著,似乎要把人扒光衣服看個透。

          “哪里,哪里,”車敏不擅長這種官味兒的逢場作戲,被動地搭著話。

          金載沅在車敏面前的桌面擺一惜緣茶托,茶托上左為聞香杯,右為品茗杯。接著,他從桌底抽屜里拿出一大套茶具,有茶海,茶座,隨手泡,溫杯,茶漏,茶匙,茶針,茶夾等。他向車敏笑道:“影視公司少不了你們公安部門的關照,咱都是自家人。這樹豆花茶是我到臺灣出差帶回的,稀有品種,咱韓國人少有機會喝。當然咯,接待貴客自然要以好茶相待。所以,今個兒甭客氣,嘗嘗我的茶藝?!闭f著,他燙壺溫杯,將一包樹豆花茶倒入壺中,名曰“烏龍入官”晃動洗茶,高低三沖泡,“鳳凰三頭”,“游山玩水”,“玉液回壺”,然后,他起身敬茶,聞香杯里倒的是三分滿七分情。車敏熱情難拒,學著金載沅的動作將品茗杯扣在聞香杯上,隨手“金鐘倒掛”,“翻江倒?!?,“聞香熏眼”。當第一杯茶落,車敏心清氣爽。金載沅問茶怎么樣,車敏連聲叫好。金載沅眉開眼笑,又起身敬茶。

          三杯茶下肚,車敏突然感覺自己和金載沅熟絡了許多,心里暗自一笑:這就是官場逢場作戲的交際方法產生的錯覺。他開門見山道:“我來,是想和您談談張導的事?!?

          “當然,當然。協助警察調查是每個公民應盡的義務?!苯疠d沅頻頻點頭。

          “這么說,您知道張導被害?”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