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暗黑心理測量者:鎖罪 > 第二十九章:造成新指紋的假象?

          第二十九章:造成新指紋的假象?

          38

          就在這時,韓彩妍懷里抱著兩本厚日記本急沖沖走了進來,他面色通紅,抹一把額頭上的汗珠,說:“我總覺得池英勛死得蹊蹺?!?

          車敏和高世妍同時望向韓彩妍,她凝神思索片刻,說:“仔細一想,錄像中記錄的池英勛死之前曾推著門說:‘讓我進去!素奉!我什么都知道了。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他知道了什么?他所知道的東西會不會給他帶來殺身之禍?”

          “哦!”高世妍驚訝地將眼睛瞪得茹銅鈴般大,“殺人滅口!姜素奉因恨殺了南信,被池英勛知道了,就殺了他滅口?!?

          “這么解釋有些說不通。若兇手真是姜素奉,”車敏說,“姜素奉和池英勛一前一后來報案那天,池英勛擊暈姜素奉,說他在搏斗中措手殺了南信,既然池英勛心甘情愿為姜素奉頂罪,姜素奉顯然沒有殺池英勛滅口的必要。相反,池英勛沒死,他扛了所有的罪名,正是兇手所期望的結果?!?

          “若兇手另有其人呢?”韓彩妍揚揚眉,說,“兇手若另有其人,殺人滅口就成立了?!?

          “你是說,”高世妍撲閃著大眼睛,長而濃密的睫毛如一對黑蝴蝶的翅膀在她緋色的臉頰投下陰影,“殺南信的兇手是孔雪兒!孔雪兒和姜素奉是同性戀戀人,池英勛和南信的介入,成了她們之間的羈絆,加之姜素奉對南信恨之入骨,出于對愛侶的疼愛和情敵間的仇恨,孔雪兒殺了南信,不料被池英勛誤解為是姜素奉殺的,她擔心紙包不住火,又殺了劉建武,既是滅口又是除掉一個情敵?!备呤厘麑ψ约旱姆治鲱H為得意,像高傲的公主般微微昂起了頭。

          “喲!”法醫韓彩妍拍拍高世妍卓茹的肩膀,打趣道,“妹妹,什么時候開竅了?竟和我想到一塊去了?!?

          “可是,”高世妍柳眉微蹙,說,“我們已在姜素奉的住處安裝了監視設備,趙雪珊竟在我們的眼皮底下殺了池英勛,兇手也太暴露自己了吧?!?

          “如果她是故意暴露自己呢?”韓彩妍雙手交叉扣于胸前,說,“她很聰明地從一開始就料到警察會把嫌疑人目標鎖定為姜素奉,料到警察會在她住處裝監視設備,于是,她‘不經意’間的甩門就要了池英勛的命?!?

          車敏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高世妍疑惑著眨眨眼睛,說:“為什么?為什么她要咱們眼皮底下殺人?”

          “咳咳”韓彩妍得意地干咳兩聲,說,“蓄意殺人和過失殺人有著本質上的區別,蓄意殺人也就是謀殺,在法律上兇手要被判死刑的,而過失殺人并非出自兇手的意愿,按情節輕重,兇手頂多只被判坐牢幾年而已,而且,在有些國家還不追究其刑事責任呢?!?

          “哦!”高世妍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孔雪兒是想讓蓄意殺人變為過殺人,而這一陰謀成立的條件就是警察的監視,我們成了她過失殺人的證人了呢!若沒有咱們的目睹,咱們的偵查方向便成了謀殺,即使一時半會兒找不著證據,她也難以擺脫嫌疑,一旦被確立為嫌疑人,警察就會全力追查蛛絲馬跡,露出馬腳的危險性就大了。狡猾,狡猾!”

          “這確實是一種解釋,可是,大小姐,”車敏拍拍韓彩妍的肩膀,“我們在現場沒有找到證明殺南信的兇手是孔雪兒的任何證據。若殺南信的兇手不是孔雪兒,接下來的推論可就全推翻了。相反的,從南信被害現場采集而來的兩枚陌生的指紋,我已經弄清是怎么回事了。這兩枚職位是姜素奉的,也就是說,姜素奉曾經出現在現場,她最可疑?!?

          “此話怎講?”韓彩妍狐疑著問道,“我已經將那兩枚指紋與這案子中的四人的指紋比對過了,沒有一個相吻合?!?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