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暗黑心理測量者:鎖罪 > 第三十章:日記

          第三十章:日記

          39

          高世妍哼一聲。

          車敏翻開日記,一頁一頁地細讀起來。以下是從日記中節選出來的部分內容:在我遇見她的時候,我好像是看道了鏡子里的自己。

          最初我們在某個聊天室里邂逅,她在里面散發著生活無趣、人生無望的信息,正是這種陰暗和頹廢吸引了我。因為我的心情和她一樣。于是,我們互加了kakaotalk。有一天,她大概喝多了,在我和她搭話后,她不停地述說著自己的不幸,她說她在酒吧里認識了一個男人,一夜情之后,那男人瘋狂地追求她,她開始和那個男人交往。那個男人說他是做生意的,最近接了一單大生意,邀她同他去陪客戶喝酒簽約。不勝酒力的她,醉倒在餐桌上。當她醒來之后發現,她已經赤身裸體躺在客戶枕邊。她意識到男人將自己出賣了,又惱又恨,一氣之下踢了睡得跟死豬一樣的客戶襠下一腳。那客戶疼醒了,慘叫一聲??蛻裟樕钒?,滿額冷汗。后來,客戶被送到醫院后,她被告知客戶已失去了性能力,而她必須承擔高額的醫療費用和精神損失費。于是,男人露出了皮條客的丑陋嘴臉,在男人的逼迫下,她開始賣淫。她無力抵抗經濟壓力和男人的淫威,從此陷入了無法逃離的深淵。

          過不久,我和她熟悉起來,她開始敞開心扉向我述說她內心的想法。她說,從那事之后,她恨透了所有的男人,男人都是最下賤無恥最骯臟的動物。生活中,沒有男人可以信賴。我回道,是啊,因為,每一個男人都會說謊。最恐怖的是,我們身邊每一個男人說謊,又總是會被我們揭穿。原來,我們都一樣討厭男人。

          這個世界太小了,原來她竟然是和我同一家酒吧做事的姐妹!意識到這一點后,我倆激動地抱在一起。她粉色玫瑰般的臉貼在我的胸口上,青春的光澤像清晨的露水一樣耀眼,我心疼著想,這樣一張絕美的臉,怎么可以讓臭男人蹂躪呢。我情不自禁地親了她。

          我們相愛了。當她說“我愛你”的那一刻,我甜蜜得像掉到花粉里的蜜蜂。我們決定開始實施我們的計劃。

          今天,大清早起來,陽光明媚,晴空萬里。心里的陰霾仿佛也被這陽光驅散了。因為今天是我們清除障礙的日子。她對我催然一笑,那感覺好像是鏡子里的我對我“笑”。我精心打扮了一番,看著鏡子里妖冶嫵媚的自己,我滿意地笑了:棕櫚色大波浪卷發,濃艷野性的煙熏妝,暗紅色性感的嘴唇,黑色緊身低胸背心,超短迷你熱褲,天??!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真的是我嗎?

          中午一點,我到達人販子換班接貨的地點——園a路,我朝盡頭那棟樓三樓的窗戶笑了笑,走向前面第三個垃圾桶。我想,人販子之所以選擇在這里接班,是因為甬道周圍居住的大多是在夜總會、酒吧工作的人,都是些晝伏夜出的人,加之現在正是午休時間,被人目擊的概率很小。我輕而易舉地割斷了垃圾箱里大麻袋的繩子,一個圓圓的腦袋冒了出來。那是一張平凡的女人的臉,甚至還長有星星點點的雀斑。她緊閉著眼睛,嘴唇有些干裂,均勻地輕微地呼吸著——她已經睡著了。準確地說,是藥物的作用下沉睡著。我把她抱出來,放在早已準備好的輪椅上,推到不遠處一道偏僻的暗巷里,之后,我鉆進麻袋,頂替了她,等候換班的人販子將我運走。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一個男人甕聲甕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咦?大哥,繩子不知咋地松了?!?

          “媽的!混賬!”另一個男人粗魯的一聲暴喝,“人還在嗎?”

          “在,在,還在。大哥放心?!蹦腥它c頭哈腰的樣子令人發笑,但我忍住笑,立即裝出一副熟睡中的樣子。

          一道白光豁然射入麻袋,那人掀開袋口,驚叫一聲,怪聲道:“嘩!這次的貨色一流??!這么漂亮的妞,賣到那窮不啦機的山坳去可惜了啊?!薄业男拿腿灰怀?。

          “混賬!”沙啞聲音的男人暴喝一聲,“沒頭兒的命令,誰敢動她一根毫毛,即刻剝了他的皮!”

          那群粗魯的男人罵罵咧咧地扛著我上了小貨車。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我一定會想辦法讓警察看清我的面貌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