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暗黑心理測量者:鎖罪 > 第三十一章:頂罪?

          第三十一章:頂罪?

          40

          車敏輕輕合上的日記本,將日記遞給韓彩妍、高世妍剛看完日記,便“唰”一個激靈地從椅子上跳將起來,說:“這案子太一目了然了!顯然,這后一本日記的主人就是兇手!她在日記里記敘了行兇的全過程,孔雪兒是自由撰稿人,她的文章我看過,這種陰郁、深沉而又比喻連篇的筆調,非她莫屬了!”

          兇手真的是孔雪兒嗎?還是姜素奉?甚至,池英勛?面對這案中的三個主要人物,蘇啟輝長吁一口氣,說:“從文筆、文采來看,后者的日記更華麗、沉重,更像是一個職業寫作的人所寫,但因此認定兇手就是孔雪兒,似乎太草率了點。我們不妨轉換一個角度看問題:在事件發生之前,兇案中涉及的四人有過怎樣反常的舉動?”車敏回憶這池英勛的口供,說,“首先是池英勛,若把時間推前幾個月,他在忙什么?”

          “搬家?!表n彩妍核對起池英勛的口供,說,“他說過他要搬家,要搬出去和姜素奉同居?!?

          “對了。搬家?!避嚸裟钪湔Z般念叨起這兩個字,“搬家反映了池英勛怎樣一種心理狀態?與其說是和南信的關系惡化到了不得不搬家的程度,倒不如說是池英勛迫切渴望著一個新家,并且對于這個全新的住處,抱著相當程度的理想和期待。那么對于一個事業處于上升期二十歲出頭的小伙子來說,什么事情可以讓他有這種程度的期待呢?”

          “愛情?!备呤厘摽诙?。

          “沒錯,”車敏點頭,“就是池英勛對姜素奉的愛情。既然對愛情抱著相當程度的理想和期待,那說明愛意濃烈,愿望迫切,可是,”車敏又嘆了口氣,“搬家最終沒有實現。又是什么事情讓他突然改變了初衷呢?”

          “現今社會,同性戀并不被人們普遍接受,而她們為了避開世俗的眼光,會怎么做?至少,不會在公眾場合肆無忌憚地親熱吧?”車敏繼續說。

          “你是說,姜素奉和孔雪兒一直保持著地下情人的關系,而這一點池英勛渾然不覺,可是當他突然發現了姜素奉竟然是同性戀……”高世妍說著微微皺起了眉。

          “對!一開始,他必然會驚訝、驚駭”車敏點頭道,“他對姜素奉的癡情在我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就已領略到,試想,他這樣一個癡情的人,當他發現自己一直追求期待,甚至奮不顧身投入的愛情竟是一場空,他會如何反應?他會接受得了現實嗎?”

          “因愛成恨,對于得不到的愛情而轉為對愛情的對象的恨意,這是人的正常心理?!表n彩妍接著說。

          “在他的心里,多多少少對姜素奉有怨恨的情緒吧。因為,姜素奉擊毀了他對愛情的熱切期待和美好愿望。而不管他接不接受姜素奉和孔雪兒同性戀這一現實,孔雪兒既然是姜素奉的戀人,也就成了他的情敵。正常人的心理,都會對情敵產生敵對甚至嫉恨情緒吧?”

          “你是說,在這種情緒的驅使下,無論他替姜素奉或者孔雪兒頂罪,都顯得有些不可思議?”韓彩妍問道。

          “對。除非,他有更深層次的,不為我們所知的原因?!避嚸羧粲兴嫉卣f。

          “那會是什么原因呢?”高世妍撲閃著水靈靈的眼睛,有些茫然。

          “不知道?!避嚸魮u搖頭,陷入了沉思,“再來分析劉建武的口供,池英勛說,姜素奉和他**的時候,正巧被南信撞上了,南信惱羞成怒,破口大罵,于是兩人打了起來,而劉建武情緒失控,措手殺了林威,在這里,兩人打起來的原因是什么呢?”

          “這還用說,”高世妍撇撇嘴,“情敵之間爭風吃醋唄?!?

          “可是,依池英勛所述,林威只是把女人當作性工具,當做玩物,他甚至教唆姜素奉去賣淫,可見,南信并不在乎姜素奉和其他的男人上床,于是,這就出現了一個矛盾之處。南信此與池英勛大打出手似乎不符合他的思想為人?!?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