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暗黑心理測量者:鎖罪 > 第四十八章:小宋有問題

          第四十八章:小宋有問題

          58

          “當然咯。你說的這點也不錯。這也是很奇怪的事情。但最重要的一點你們沒有發現嗎?”傅青輪笑了笑。

          “沒有?!?

          “沒有啊?!?

          “小宋,你還記得老管家說過的一句話嗎?”傅青輪問。

          “哪句?!毙∷螁?。

          “他說過,王總每天10點就睡覺了。但很奇怪的是,現在的時間已經是凌晨時分。但,他的房間里燈還是亮的。甚至可以說從頭到尾,幾個小時的錄像時間中都是沒有熄滅過。這說明王總根本沒有睡覺?!?

          “是啊,很奇怪,和老管家所說的話有沖突?!?

          “而且之前白藝珩所說的我還想補充一點,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老管家說了謊。他不在別墅里?!?

          “哦?”所有人不由更加意外地望著傅青輪。希望他繼續說下去。

          “現在我們用我們所掌握的有限線索和資料,再來回顧一下全部的案情?!备登噍喺f,“小宋,你來給大家講一講?!庇闷诖凸膭畹哪抗馔∷?。

          “好的,”小宋站了起來,清了清喉嚨說:“首先是凌晨時分,兩名嫌疑人開車到了別墅小區?!?

          “等等,你用詞不準,現在我們沒有證據也沒有確定。而且經過分析以后這兩人作案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嫌疑人這個詞應該換做可疑人員?!?

          “恩,好的?!?

          大家都知道小宋和傅青輪實乃師徒關系,于是對他們之間的交談也沒有什么奇怪之處。

          “等等!”小宋正還在準備演講之時。傅青輪突然想起了什么,打斷了小宋的發。他站了起來問:“再給我倒回去錄像?!?

          “是?!币幻瘑T將錄像重新回放了一遍。

          這次看完之后,傅青輪的臉上顯露出滿意的神情,他微笑著說:“原來進入小屋的那名男子并沒有戴手套,你們發現沒有?在他最后離開房屋的時候也是用手打開的房門。這么說,腳印以及指紋或者其他毛發之類的可做證據的物品必定會有部分遺留在案發現場。而時間上離我們到現場相差不多短短幾個小時而已,而我們的偵查員在尋找線索的時候發現房間里所有的東西都被擦去了指紋。這說明了什么?”

          “只有可能是別墅里的人做了手腳。從錄像可以看得出來,那兩名可疑男子已經乘車走了。至于有沒有回來再進入別墅繼續調查錄像觀看就行了?!?

          “據另外3名保姆和老管家證實,當天在家的只有老管家一個人。你們用正常的思考方式來考慮一下,覺得有什么影藏的事情沒有?”

          傅青輪說道這,又停頓了一會,繼續說:“之前老管家對我們說的話和我們看到的有矛盾?!?

          “的確是?!毙∷位卮?。

          “他說10點多王總就去睡覺了,就一直沒有起來。而且從那起一直沒有奇怪的聲音?!饼徣鹫f,“至少報告上是這樣寫的?!?

          “恩??礃幼?,老管家的可能性有一些?!备登噍嘃c了點頭。

          “我看是十拿九穩就是他做的案子!”一名警員說。

          白藝珩說:“老傅,案情我估計是不是這樣的:先是那個老管家將主人給殺了,然后清理現場么有可能是在兩名可疑男子到達之前或者是在他們走了之后做的。在凌晨0點27的時候,兩名可疑男子其中一人望風,一份進入別墅里,進入王世墨的臥室或者是想偷點什么。沒想到發現他被人殺死在房中,因此立刻逃跑。于是就是我們所看到的一幕了?!?

          “恩,有道理?!?

          “是啊?!?

          所有人都點頭起來。

          李局長稍微一沉思,說:“恩!我看這個老頭從頭開始就有些神色異常,果然大有問題。馬上派人把他帶來問話!”

          “是?!?

          傅青輪心里還有不少疑團沒有解開,心想:“真的就這么解決了嗎?那么其他所有的事情都不用考慮了?那個三小姐接到的恐嚇電話?這兩個可疑的男子,甚至可能其中一人就是制藥一廠的人。最可疑的還是那個外號叫做小蜻蜓的女人。這些又該如何解釋呢?所有案件中只有有一個不確定的因素,這件案件就不能說被完美解決了。另外,三名女仆人是不是也隱瞞了什么?或者如果管家是兇手,那么這三人是不是有可能是幫兇?”

          低頭沉思著,思維開始有些混亂,暈暈的,過了一會他頭不由一陣劇痛,啊地一聲慘叫。只覺得天旋地轉,什么五顏六色的東西都在眼前飄來飄去。只得捂住頭部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搏!”“老大!”“老搏!”

          傅青輪的突然倒下讓局里所有人的心都懸著,大家伙手忙腳亂地將他送到了附近的一個小醫院。

          與之前小宋看望病人的那家醫院不在一起。面對這次突如其來的劇痛,他自己倒不太在意,因為知道原因在什么地方,也知道該如何止痛。只是大家都這么熱心,也就不好拒絕。只得順從了大家的好意。

          在一間特別病房,傅青輪躺在中間的病床上。當然醫院見是政府人員,還是比較客氣的。

          傅青輪在進房之前,又吞下了兩片藥片。他自己也不知道***的藥效能不能繼續維持下去。自己的身體對它的依賴性究竟到了什么樣的地步。有時候想想說不定本來沒有這般嚴重,只是藥品產生的副作用讓自己越來越受不了。

          七八名警員圍在劉警探的周圍。極其有排場。

          “老大,要不要聯系人民醫院等其他大醫院,你現在繼續這樣吃***藥片估計身體也頂不住了?!毙∷尉o張地問。

          “小事情,只不過我的舊傷復發了。當年留下的子彈對大腦造成的影響現在還殘留著。用腦過度或者過度集中精神我就不行了?!备登噍嗊^了好長時間這才緩過神來,“不過話說回來,我不能繼續堅持了,至少要躺下休息一會。我還沒有破案怎么就可以死了呢?”說話之間似乎有一種藐視死神之意。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