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暗黑心理測量者:鎖罪 > 第五十三章:內奸

          第五十三章:內奸

          64

          誰都知道在一年前的受傷中,傅青輪頭部中彈并接受過手術,切除了左側大腦的一部分。時隔多年,現在居然聽得液體流動的聲音。任何人想想都是異常變態和恐怖的事情。傅青輪扶正了腦袋一會,休息好半天。

          在之前已經聽聞過英國醫學史上有一名女孩左邊半個大腦都被切除的新聞,那女孩在手術之后雖然沒有完全失去記憶和學習能力。但在往后的生活中,有留下了不少的麻煩。平衡感,情緒,記憶長久性上都有深遠的影響。而且整個人都是萎靡不振。傅青輪只有少部分大腦被切除,但時間已過去那么長久。這時候腦脊液流動的聲音又再次聽見,雖然舊傷口已經再次破裂。

          “搏,好好去醫院再檢查一次。這次我可是認真的了?!崩罹珠L說。

          “對。老劉,去人民醫院好好檢查下,看看情況如何。至于這邊問題,我們會好好解決的,什么人敢襲警非重罪不可?!毙“渍f。

          “還真是奇怪,這人怎么知道我出門的?又如何偏對我一人下手?看的如此清楚?!备登噍喿聊ブ?。

          “莫非他已經在這些日子一直監視著我們?”小白說。

          “莫非。有人高密?”李局長叫了一句。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不由地緊張了起來?!拔覀兙掷镉袃燃??!备登噍喺f,“也有可能是長期觀察我們這么長時間了。選擇在此動手?!?

          他心想,“難道是fallen angels?”傅青輪正在發呆中。

          聽到內奸二子,小白不由立馬向小宋望來,這舉動引起了連鎖反應。李局長,另外幾名警員一起盯著小宋看。因為之前傅青輪有懷疑小宋可疑的行為,現在更是可能高密的內奸就是他了。

          “你們看我干什么。我什么也沒有做啊?!毙∷蔚哪槺锏耐t通紅。

          “說。小宋,你聯系了什么人非要取搏性命?!崩罹珠L厲聲問道。

          “不,不不是我?!毙∷我粫r緊張的口齒不清了?!袄洗?,我剛才拼死護住你,你都看見了?!?

          “我沒有看見,當時我暈在地上,什么也沒有看見?!?

          “這?!毙∷斡魫灥牟恢勒f什么好了?!袄洗?,你不相信我嗎?我真的沒有高密我們的行蹤?!?

          “那你之前給誰發短信呢?”小白問。

          “我?!毙∷芜@才想起自己之前給三小姐發了一條消息說,:“我們4個一起去局對面的飯館吃飯?!彪y不成是三小姐派人來暗殺傅青輪的?這一切究竟是為什么?想到這,小宋的心懸了起來,想說的話全部吞回了肚子里。

          “真的是你?小宋?”傅青輪捂住頭疼的一側說。

          “你到底有沒有發短信給三小姐?”傅青輪問。

          小宋停了五秒,才說:“有?!?

          “好吧,好吧。我都了解了。其他都別說了,先回局里再說?!备登噍喺f。

          “不行,這回一定得送你到人民醫院檢查。這可不是好玩的?!崩罹珠L說,“小白你去叫120來。這邊,你們兩回去先暫停王總那件案子,所有人去查剛才的那個騎摩托車的人。他奶奶的,居然在公安局門口襲警?不想活了?!笨礃幼?,付局長真的動怒了?;鸫蟮碾y以形容?!靶∷??!毙“渍f,:“現在開始你給我老實點?!绷硗鈳酌瘑T收拾了現場,將這把大刀小心翼翼地送回局里。

          同時,局里已經有警車開了出來,向著那行兇者逃走的方向追去,希望是能找到蹤跡或者什么。

          “小宋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還是有意的??傊F在開始你不要參與局里的任何活動,給我老老實實回自己家,要是再被看到你在這附近轉悠別怪我手下不留情?!崩罹珠L惡狠狠地罵了一句。

          “你要開除我?”小宋很是氣憤,說:“我都說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剛才我還拼死護著老大,要真的是我,真的是我想害老大,那么多的機會我早就可以下手了,何必剛才呢?”小宋說話有些沒有邏輯了,但聽起來還是很激動。

          傅青輪被人扶著,靠在一邊的墻上,雖然腦子開始有些昏,不知道是不是大腦內的積液對其有了壓迫造成的。失血倒還是其次,這些小傷對久經沙場的老手來說可是家常便飯了。

          小白已經撥打了120急救電話,這回可是要進人民醫院進行徹底檢查,或許說不定要休息上好一陣子了。他閉上眼睛,盡量讓自己放松下來。

          腦子又開始運轉了起來:有幾個疑點呈現在自己的眼前:1,這名殺手很明顯認得自己,而且出手果斷。到底是什么人?或者是diablo surveyor指示的?2,故意丟下兇器在現場?顯得有些不合邏輯,另外,為何要選擇攻擊自己的胸口?如果是砍在脖子或者頭上不一樣造成致命傷害嗎?3,小宋給三小姐發的消息如果是真的,也不至于這么快就有人盯上自己四人。小宋的確在剛才拼死救了自己一命,這一點是非常之確認,一點也虛假不得。4,這人非常之囂張。雖然不能排除囂張個性,但有部分感覺是在做戲,故意做作給人看的一般,究竟這是為什么呢?

          想著想著,他將之前發生的事情給聯系在了一起,另外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了心頭。除了之前已經有過一次不祥的感覺外,這次的感覺又是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上次懷疑是在王家內的隱藏秘密,這次卻是令人恐懼的大事件。他自自語道:“難道是?”但,一想到此就將此想法給壓了下去。

          “是什么?你想到了什么?老博?”小白關切地問。

          “沒什么。我想好好休息幾天了恐怕也可能是一星期?!备登噍喺f。

          第三人民醫院對傅青輪檢查了身體情況,得出的結論和之前的小醫院也差不多??傊@回有護士對其進行嚴格監控,控制飲食和抽煙等情況。就連門外的兩名警員也要時時監控著?!拔矣植皇前l政府武裝成員,何必如何搞的這么嚴肅?!备登噍喰α诵?。知道自己接下來的日子有的受了。

          休息的時間里,傅青輪再次將王總遇害的案件重新回顧了一遍,但主要的還是與這起案件聯系在了一起。心中所想的是:“來刺殺自己的那人不是真的要殺死自己而最多是給一個警告,讓我不要再去管這起案件。應當是我查案的時候觸及到某厲害關系,激起了對方的敏感神經。但究竟是哪里呢?是三小姐?不可能,如果是我來管她的事情,她高興還不及。李湘茹?我也沒有怎么和她打過交道。難道是雨沖財團內部?還是那個什么第一制藥廠?”

          考慮比較下來,只有這兩個地方是最有可能的。如果是a財團內部人員,擔心的是他們繼承的問題。但如果是制藥廠呢?為什么要這么擔心自己的查案?一時之間難以想明白。傅青輪閉上眼睛。心里覺得好笑,才出院多久???怎么又住了進來呢?太可笑了。

          自從小宋被暫時性革職,傅青輪被送進病房看護之后。負責王總遇害的這起案件就主要由a和b兩人負責。至于什么問話老管家,三小姐,小蜻蜓,暫時沒有時間去想了。不過很不甘心的感覺。

          小宋就回到自己租的公寓里,暫時也沒什么事情做。三小姐也一連好幾天沒有來過電話。在這個城市里他也沒有什么好朋友好兄弟。

          除了局里的人以外幾乎都不認識了。傅青輪對他而既是師傅也是生活上的好兄長。就連這套租來的地方也是劉警探聯系中介找到的。百無聊賴之際連續睡了兩天的懶覺,其余時間就只有上網和吃泡面了。

          本來28歲這個年齡已經不小,應當有一番事業出來。但現在才開始在警局里混,平時沒有任何計劃和打算地過日子,掙一個錢花一個錢。結果現在也沒有什么存款,局里配來的小車幸好沒有收回去。但暫時也只停在車庫,短期之內很難用得到了。

          這是離開警局的第三天了。早上10點,終于還是醒了過來。小宋想起之前傅青輪給他的一本本子。于是翻開來。之前果真是按照傅青輪的要求只有在危機時刻或者需要辦法的時候才看?,F在想想不知道該做什么了,也算是一個危機時刻。于是他像對待寶貝一樣將本本取了出來。第一頁寫著的是“乖乖地暗中監視蜻蜓,如果三小姐也出現千萬不要現身。等她走后再進去與之會面談話?!爆F在想想也不知道為什么要這樣下命令。搞的這么神秘兮兮。他苦笑了一陣,心想:“老大你不會是在耍我吧?!庇谑欠_了第二頁。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