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殊途無極 > 第17章青陽崖尸魁

          第17章青陽崖尸魁

          鄭兵盯著抱著臂膀,一不發的張界。也是默不作聲,只是眼神一直往左邊洞口處膘去。

          張界猛然轉身,略有所思地地盯著來時的礦洞通道。

          “不好,陰魔谷?!?

          “什么?”,鄭兵不明所以往張界這邊走來,直感到全身忽然是冷颼颼的。

          -股濃厚而惡臭的黑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充滿了幾人來時的礦洞。

          厲短見有些繃不住了,張界口中蹦出來的“陰魔谷”三字,他是聽過傳聞的,自是知道這古怪黑煙的厲害,吞噬靈力,侵蝕肉體。

          “這是?”,鄭兵大眼瞪小眼看著趙明年,仿佛在詢問趙明年。

          卻只得趙明年的一聲冷哼。

          遠處一陣”轟隆隆”的響聲,幾人只覺得天旋地轉,竟有些站不穩腳。

          “塌了,塌了?!?,眾人看著來時的小路瞬間被礦上塌落下來的石塊掩埋,不由地都向后退去。整個礦洞自出發時一點,極快地向此處塌陷。

          這要再不走,怕是還沒出去,就被活埋了。

          “這黑煙古怪的很,諸位小心,在下先行-步?!?,張界拋出這句話后,就一股腦沖進了左邊礦洞。

          而趙明年,趙弓兩人則走了右邊洞口,隨后鄭兵也是緊跟了上去。最后,厲短見在兩個洞口之間飄忽不定,在黑煙和那土頂掉落下來的前-刻,進了右邊洞口。

          左邊洞口進去之后,只有一是小段狹窄的空間,越是更近一步,空間就變得更大了些。張界這一路來,神識都沒感知到鄭曉曲的蹤跡,倒是覺得有些蹊蹺。

          走這左邊洞口,實屬無奈之選。和陰魔谷模一樣的黑煙突顯時,張界就有了一種大事不好的臨危感。齊森睛,告誠時所說,陰魔谷一事必然是蠻疆魔修所為,今日再次碰到這古怪黑煙,就說明這幾人中大有可能藏匿著和蠻疆修士有瓜葛的人。

          如此一來,張界就不得不拋棄先前的想法了。這幾人,還是離遠些為妙。

          畢竟,張界可不想一早就在他們面前亮出自己的底牌。

          只是,厲短見竟沒有選擇和自己走同一條路,不免讓人生疑。

          張界每走百個呼吸,就往后施展一次混元之光。一是控制黑煙往此處的蔓延,二是怕有人偷跟在后,好有個提防。

          終于,小半個時辰的趕路,鄭曉曲的氣息也算是能有所感應了。只是,還有兩具尸魁的氣息也在鄭曉曲附近。張界還沒得放松,喚出了石震一錘,握于雙手。

          “有東西來了?!?

          尸魁也同樣感受到了張界的氣息,有一具正往此處飛奔而來。

          整個地道里,只聞得沙沙地趕腳聲。來此的尸魁是個男子身軀,滿身的毒瘡,身上的道袍已然是血紅色,臉面也早已瞧不出原樣,只是腰間還掛著瑩綠色的令牌。

          尸魁不太靈活地扭轉著腦袋,找尋著人影。其上的石塊突顯兩點黃光,隨即兩條金黃色長鞭如魅影般,極快地纏住了他的兩條臂膀,將整個身子拖了起來,懸掛于洞頂。

          這時,昏暗之中才突顯一道人影。兩道銳利光劍瞬間而出,接連刺中尸魁胸口。懸掛著的尸魁已然成了活靶子。

          張界又祭出了剝噬雷雨劍,劍隨著絲絲雷光好不壯觀。本想著這是必殺一擊,尸魁一聲慘叫,自斷了雙臂。瞬間倒著身軀,一股惡臭氣息襲來,腎部延展出兩條肉鞭,刺向張界,打斷了施法。

          對于尸魁肉鞭的襲擊,張界早已見識過了。和趙家一樣,如法炮制在其接近時,一把扯住。

          尸魁見狀,怪笑咧嘴。張界意識到事有不對,剛想調整身姿,背后卻突然被不知哪里冒出來的魔物,死死抱住。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