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聊一個齋 > 第二十一章 養黃鼠狼的女人

          第二十一章 養黃鼠狼的女人

          我一直睡到中午才起來.兩個老人早起來了,人也不在家里.老年人沒磕睡,這話一點兒不假,昨天熬夜那么久,還能起的這么早.想著明天可能來不及趕回去上班,就給張果打了個電話,說我在外面,星期一來不及上班要請個假.張果仍舊爽快地說“好的好的.不過嗷嗷,馬上活就忙了,你可不能這時候辭工不做啊,我去哪里現抓人.”

          我說“你放心,你對我那么好,我不在這做還能去哪做.我嫌換工作煩,不會不做的.”

          掛了電話我又想起了劉燕子,不知道這會兒她在做什么.燕子也喜歡看靈異故事,回去后我把這兩天的事兒講給她聽,她一定感興趣兒.我決定重新布局我的故事,聽劉丁的意見,不寫穿越了,就添油加醋地寫我的表舅爺,對第一個長篇來說,相對這樣做容易的多.

          我突然想到,今晚的事兒要燕子一起來經歷不是更好.于是我給她打電話,燕子說她正在車上,要回聯京了.我有些失望,說我的小說已經弄好大框架了,想請你幫著參謀參謀呢.燕子叫我在網上開始連載,她會去看.那好吧,我說.我決定不等了,直接開始連載.所以,我決定不了故事的結局.兩個老人還沒回來,我就打開錢秘書的電腦在網上發小說.

          吃中飯時,卜算子臉色好了不少.我感覺是有些事情,他決定下來了.也許這些事情,對他的威脅還在.就是他昨晚說的要泄露一次天機.

          吃著飯卜算子突然想起來似的問我“嗷嗷,你說的那個彩票今天就有開獎是嗎?”

          我隨意的說“是啊,星期二,星期四,星期天都有開獎.也就能買個希望,不能太當真.”

          卜算子似乎很感興趣兒“幾點開獎啊?”

          “晚上九點半吧.”我說.

          卜算子哦了一聲“那我九點二十九去買.離的越近越容易買中.”

          我笑著說“那不能吧,晚八點以后就不賣了.”

          卜算子說“想的真周到啊,就算是有些能預測的人有這一個半小時準確性也大打折扣啊,”然后他問了我具體的數字規則.然后問錢叔村里有賣的嗎?

          錢叔說村里沒有,這恐怕得去鎮上,不過錢叔說還是不買的好,算中的可能性很低的.全國那么多彩民,都盯著這五百萬呢.卜算子笑笑說“我們玩玩罷了,誰還真為它費大心思.”

          整個下午,卜算子都在睡覺.我很奇怪,他怎么突然又來了這么大的磕睡.錢叔也不打攪他,自個兒遛到外面找人說話去了.我在這生地方沒處可去,仍舊在錢秘書的電腦上發連載.寫小說這事兒,也是個體力活兒.就算是原本已有的東西,你也得寫寫看看再想想.如果是沒有的,那就更難.當然,跟電焊一樣,對于熟手自然又是不同.

          一直到下午七點多一點兒,卜算子才叫我騎了錢叔的電瓶車帶他去鎮上.在鎮上轉一一躺,他叫我找個偏僻點兒人少的彩票站進去.我們進去時是七點四十.就坐在那里一直看墻上貼的中獎號碼表.直到七點五十幾分,賣彩票的人說這期的再有幾分鐘就停售了,再買就是下期的了.

          卜算子說“再等一會兒,一小會兒.”我發現他臉上開始冒汗.

          七點五十八,卜算子開始報數.他緊閉著眼睛,每個數字都報的很艱難.臉上的汗珠直往下滾.賣彩票的覺得很奇怪,輕輕地問我“他以前沒買過彩票嗎?不至于這么緊張吧”

          我示意他不要說話.別錯過了打彩票的時間.

          最后一個藍球號碼,卜算子是邊搖著頭邊報出來的.報出來后,他渾身一陣輕松,跟著嘆了口氣.我問他沒事吧.他說沒事,拿了彩票,咱們回吧.

          回到錢叔家,老陳已經等在那里.錢叔看看卜算子又看看我,說“嗷嗷,你真是好人有好福氣啊.你表舅爺對你真好.”我點頭承認.錢叔又對卜算子說“有些事,能少做點兒就少做點兒吧,年歲大了,經不住再折騰了.”

          卜算子說“沒事兒,我心里有數.冥冥中一切都有定數,能改變的很有限,改變不了的,也都是在定數里吧.”

          我們匆忙吃了點兒飯,就跟老陳去了他店里.臨走前卜算子特意囑咐錢叔,要他幫忙留意電視上福彩雙色球的中獎號碼.我告訴卜算子不用這么麻煩也可以,用手機上網就能查出來.卜算子嘆息一聲,說他對這世界了解的太少了.

          一直等到十點左右,果真有個女人來買東西.那女人見店里有這么多人,明顯吃了一驚,不過很快鎮定下來.掏出一張二十元的票子,拿了一袋牛奶一袋雞肉.然后就走了.她看起來很正常,沒有一點兒異樣.

          我去看那錢,也是真的.老陳拿給卜算子看,卜算子沒接說“壓在桌子上吧.老陳就聽話地拿個碗把那錢壓在桌子上.卜算子示意我起來跟他一起去跟蹤那個女人.我問老陳借了把手電揣在身上.

          那女人出了小店,沒著小店門前的路一直朝鄰村走去.我發現她并沒有進村子的任何一家院落門,而是穿過村子,竟直向山坡的方向走去.我和卜算子不緊不慢地跟著.他走在前頭,我緊挨在他后面.

          上了山坡沒多久,前面那女人轉個圈就不見了.我們面前出現了一條大路.我想起了老陳說的那兩個人的遭遇.懷疑我們也遇見了鬼打墻.卜算子冷笑了兩聲,把手指送時嘴里咬了了一下,估計有兩滴血出來.卜算子把那血往大路上一甩.大路立即就不見了.我們前方幾步遠的地方,有一座新墳.

          我感到很奇怪,怎么我們的遭遇和那兩個逮黃鼠狼的人一模一樣.不一樣的是,我們兩個人中卜算子懂行,很容易就破了這鬼打墻.卜算子幾步走過去,在墳的四周看了看,就叫我過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