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聊一個齋 > 第三十九章 打鐵老婆的屁屁

          第三十九章 打鐵老婆的屁屁

          卜算子見我和燕子用怪怪的眼光瞅著他,一骨碌爬起來.瞪著我倆接穿過了人家的肩膀,那人一點兒感覺也沒有.燕子馬上改用腳踹,也是不起一點兒作用.燕子跑到那人前面伸開雙手要攔住他.那人穿過她的身體若無其事地朝前走.燕子嘆了口氣說“原來鬼也沒那么可怕,一個鬼魂,是什么也做不了的.”

          卜算子說“如果是惡鬼,又不一樣.”

          燕子詐舌,原來鬼,還是有可怕之處.燕子忽然想起什么,笑著幾步追上那人,對著他脖子吹氣.那人忽然回頭看了看.嘴里嘟噥說“沒人啊這.”然后大聲對卜算子說“老頭,快離開這吧,我總感覺身后陰陰的有什么東西.”

          燕子一聽把她說成了東西.發力地吹了幾大口氣.那人回頭看看,大步流星地走了.卜算子無奈地笑笑說“你看你這孩子,好端端地嚇唬人家做什么.”燕子笑著說又不會傷著他,就是覺得好玩兒.

          我想起我和燕子的身體還在王老板的那個農村小院子里,別時間長了出了什么差錯,問卜算子“表舅爺,你也沒辦法讓我和燕子活過來嗎?你得想想辦法啊.我可是家里的獨苗啊,我們家可是三代單傳.”

          卜算子拍拍我肩膀,一拍手直接穿過我的身體滑了下去,收回手笑著說“行了,行了嗷嗷,我說過不讓你們復活嗎?表舅爺哪啥得沒有嗷嗷啊.”

          我一激靈問“你不是說你也解不開李老頭的什么獨門秘術嗎?”

          卜算子說“我那是為了讓你們堅決沖上奈何橋.”

          我想起了瑤瑤,問卜算子“瑤瑤呢,她和我們一樣還是鬼魂嗎?”卜算子從口袋里掏出蛇玉看了看又裝進口袋說“我們得找到瑤瑤,她是個病體,她家人肯定會帶著她四處求醫,那是看不好的.我們得盡快把這蛇玉給她,她戴上這護身符,就會好起來.”

          卜算子邊說邊往路上走.燕子跟上問“我們到哪里去找瑤瑤?”

          我們兩個在卜算子身邊一忽兒飄前一忽兒飄后的.卜算子眉頭一皺說“好好走路,晃得我眼花.我們得先解決你們的問題,然后再去找瑤瑤.萬一連嗷嗷,哦,不是,萬一連你們都沒了,我找誰哭去.”

          走著說著天就黑了下來.我問卜算子打算住在哪兒.因為我和燕子現在的狀況是住哪都無所謂的.卜算子說能住哪兒,到前面村里找個人家借宿一晚唄.我說這不大好吧,現在還有誰會讓一個陌生人留宿家里呢.又不是過去,沒誰會這么單純.

          卜算子反問我“那你說怎么辦,帶錢了么你?”

          我苦笑著說“你看我這樣子,就算帶了錢也是冥幣,你能忍心花給人家嗎?”

          卜算子說“我也沒帶錢,要不想在外面過夜,還不得借宿.”

          走到前面村里,正是人家做晚飯的時候.卜算子繞到村南頭挑了一家進去.農村人家睡覺之前一般不關院門.卜算子咳嗽了兩聲.從堂屋里走出來一個青年男子.那人看看卜算子,一臉地驚訝“是你呀?”

          那人正是在河邊與卜算子說話的那個人.我和燕子也覺和意外,這事兒這么巧.卜算子倒是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對那人說“大夏天的,都晚上了還這么熱.走累了想借口水喝.我們這都見了兩次面了,還沒問怎么稱呼你.”那人連忙把卜算子往屋里讓,說“我姓婁,叫婁一逸.”

          還沒進屋,就聽見孩子哇的一聲大哭,又哭了一聲后竟然停了.我和燕子一驚,難道是我們倆的事兒.因為我倆現在是鬼魂,或者會驚著小孩子.我與燕子就想退出去.卜算子回頭對我倆擺擺手,意思是不關我們的事.進屋里坐下,婁一逸把茶倒上.卜算子端起茶杯吹了吹熱氣,然后又放下.問婁一逸“你家孩子最近總是哭鬧嗎?特別是一到晚上.”

          婁一逸點點頭,嘆了口氣說“是啊,我們家小蘇,三歲了.最近老喊肚子疼,吃藥打針都用上了,就是不見好.唉,孩子遭罪,大人心疼,也是沒啥辦法.”

          卜算子打量了一下屋里,問“這孩子一直是你帶嗎?”

          婁一逸掏出根煙讓讓卜算子,卜算子不吸.他自己點上一根吸了,說“我哪能在家帶孩子啊,在外面工地上干活的,孩子一直是我媳婦帶的.這不孩子生病了,一直不見好,才把我叫回來兩天,我也正常沒轍呢.愁死個人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