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聊一個齋 > 第四十九章 鎮宅之磚

          第四十九章 鎮宅之磚

          卜算子問我爸“狗是怎么死的?有沒有看到?”

          我爸提起這事還有些害怕“哪敢看啊.那狗一到晚上就不對勁,叫的聲音像哭.到夜里也沒聽見叫聲,天亮看就死了.身上也沒傷,狗眼都睜著.倒像被人掐住脖子掐死的.你說好好的誰掐死個狗做什么,院子里又沒丟東西.肯定不是小偷做的.”

          卜算子又問“那幾只鴨子呢,能不能看出來是怎么死的?”

          我爸說“能,這個能看出來,是被什么東西咬死的.”

          咬死的?卜算子先搖了搖頭,然后反問,以前有過養的小動物被咬死的事嗎?

          我爸說沒有,偶然也會有雞被黃鼠狼弄走,那都是很少的,一家丟個一兩只后黃鼠狼就不會再來.再說現在黃鼠狼也少了,都很難看見了.所以基本上沒發生過這樣的事兒.這家里的小動物一個不留地全部被咬死,鮮見的很.

          卜算子說這是有東西要禍害你家啊.

          我爸不解地問“為什么呀,我家沒做過什么對不住人的事啊.”

          卜算子看了看我,又看看我爸.什么也沒說.

          我不明白卜算子的意思.想著這是事情和我有關?

          我爸看看我說“嗷嗷明天還是走吧,你媽犯起病來可能對你不利.”我不得不佩服卜算子.很多事他好像都在跟前的一樣.我不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為什么他有時也會失誤.

          我爸接著告訴我“你媽犯病時老說要你回來,要帶你走,要你去侍候她.這肯定是有什么東西在借你媽的口說話.所以你回來,我和你媽會很擔心.”

          我告訴爸說不用擔心,有我表舅爺在呢.我爸驚訝地問我“哪個表舅爺?”我指著卜算子說.就是他.他曉陰陽通八卦能未卜先知,應該能解決咱家的問題.

          卜算子擺擺手,對我爸笑笑說“略懂一點兒,也沒那么厲害.還有,都以為嗷嗷是塊唐僧肉,可也不是那么好吃的.你放心,有我在,必不讓嗷嗷吃大虧,我這表舅爺可不是白答應的.”

          我爸自是對卜算子感謝不已.

          吃完飯已經四點多了,天已隱隱放亮.我們趕緊回屋睡一會兒.我爸叫住我問我那個女孩子是誰.我說她叫燕子,是我朋友.我遇上些麻煩,她說她對我遇上的麻煩很感興趣,所以要和我一起經歷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我爸一聽是奇奇怪怪的事情,大概想起了二十年前那個算命師的話,問我“你遇上了那個人啦?”

          我點點頭,告訴我爸說就是我表舅爺.

          我爸欣慰地笑笑說“那就是說你以后都不會有事了?”

          我又搖搖頭說“我這個表舅爺深不可測,什么事也不肯輕易地說.倒是二十年前的那個大胡子算命師,說我會禍事不斷.”

          我爸驚奇地問“你又遇見那個算命師了?”

          我說那也不奇怪,那個人是我干爸的師父.他也知道咱家的事,估計是干爸給他說的.他可能來咱家院外看過,知道拿不下來,也沒到家里與你見面.就去找干爸的師爺了.

          我爸臉色有些不自然,追問我“你見過你干爸的師爺了?他對你說咱家的事了嗎?”我搖搖頭,他還不知道有我干爸這層關系在,就死了.

          一整個晚上,我家都很平靜,什么事兒也沒有.平靜的我爸都感到意外.天放亮后,干爸說他回家了.干爸的村子離我們村有四五里路.干爸對我爸說,你看這說是請人的也沒辦成事,還好,嗷嗷帶了個人來.

          我爸說這都很麻煩你了,一猛子都扎到外省去的.我爸說嗷嗷帶回來這個人真不簡單.我干爸問他怎么知道.我爸說平常院子里動靜老大了,不是貓追老鼠就是什么東西在跑,咚咚咚地也不閑著.昨天一晚上竟然什么聲音也沒有.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