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聊一個齋 > 第五十八章 瑤瑤的消息

          第五十八章 瑤瑤的消息

          那黑狗精并不逃跑,只在那兒轉圈子,一邊轉圈子還不時去咬亂跑著的雞.看來黑狗精是來撒氣的.奶奶的,現在要是有桿槍,可以直接要了黑狗精的命.可是幾個人要想在野地里抓一條狗,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兒.

          我和燕子上前幫著那男子去對付黑狗精.叫漠漠抓只雞先回玉米地里.我覺得我們這也是拜佛的磕一個頭放仨屁,行好沒有作惡多.這黑狗精牽著我們三個人在這轉圈圈竟然不走.直到最后那男子村里人聽見狗叫聲異樣來了很多人,黑狗精才咬起一只雞逃了.

          把那男人氣的直罵狗娘養的.

          我回到地里本打算再干一會兒活,感覺天陰暗了下來.再停一會兒就聽見呼呼的風聲.這是雨還沒到這兒,已經從別處往這邊趕過來的聲音.夏天的天就是孩兒的臉,說變就變.我對燕子說快點兒回去.慢一點兒就得淋成落湯雞.

          我們還沒有跑出玉米地,挺大的雨點兒已經砸了下來.我拉著燕子穿出玉米地不再往村子里的方向跑.而是跑向離我家地不遠的大坑邊上.就是剛才在這兒打過黑狗精的那個大坑.因為這邊對面的田里先前種過西瓜.所以為了看西瓜方便人家在這兒搭了一個瓜棚.

          我和燕子剛躲進瓜棚里,外面的雨就來得更大也更急.雷聲咔咔地響.閃電就在前面不遠處一道一道分著岔像樹根一樣從天上直畫到地上.燕子看著外面的雨害怕地說“嗷嗷,知道這樣寧愿淋死也得跑回家去.”

          我也后悔的要死.這樣的鬼天換成誰在外面心里都好受不到哪兒去.風大雨大,電閃雷鳴.更要命的是天暗得像晚上一樣.按我們農村的說法,這個時候什么東西都得避雨,而野外的瓜棚正是避雨的好場所.這些我都沒敢對燕子講.我只所以趕到這兒來躲雨,一是當時心里急,二是覺著這雨來的又急又猛不會下太長時間.

          我只得安慰燕子說,沒事,有我在呢.夏天就這個樣.這雨很常見的,一會兒就過去了.我忽然想起漠漠來,她就在我們幫那男子打狗的時候提了一只雞鉆玉米地里了,怎么一路從地里跑過來沒見著她.

          燕子顯然也想到了這個問題,看著我問“漠漠呢?怎么沒見漠漠?”

          “她,不會是跑回家了吧?”我遲疑著說.

          “怎么可能?”燕子反問我,“她是和我們一起出來的,不可能不打個招呼就自己走掉的.從她提只雞離開,到我們往回跑,前后根本沒錯多長時間.她不會是又出什么意外了吧?”

          “那我們怎么辦?”我看看外頭的大雨,瓜棚里面也有好幾處漏雨呢,我和燕子各自躲在一片干燥的地方已經冷得發抖了,“就算我們去找,又到哪兒去找她呢.”

          我和燕子正為漠漠犯愁,不知道如何是好.外面一個聲音說“不用找了,我把她送回來了.”隨著話音,一個打雨傘的高個子男人和漠漠一起站在了瓜棚前.

          燕子看看我,眼神里滿是警覺.我也覺得太不正常.因為卜算子說過,我也親眼見識過.別人一般是看不見漠漠的.那這個高個子男人是什么人呢?我發現他的臉好白,不太正常的那種白,像白紙一樣.讓我更不解的是,漠漠并沒有向我們走過來,而是愣愣地陪著那人站在外面.

          瑤瑤體弱多病的狀態一直沒有大的改善.大人無計可施,一下到醫院去看,一下又是請陳瘸子教魂.兩種方法都能暫時保住瑤瑤的小命,但是都除不了根.一家人很是為這事發愁.

          自從馬大媽叮囑她輕易不要講話后,瑤瑤好些天都沒說話了.這一天瑤瑤突然對馬大媽說“奶奶,我有話給你說.”

          馬大媽關上屋里的門,問瑤瑤有什么事?

          瑤瑤說“奶奶,我的大難要來了,我感覺我撐不過去了.”

          馬大媽說“別瞎說瑤瑤,有什么過不去的坎呢.有病咱看病,啊,別胡想八想的.”馬大媽一邊說著一邊掉過頭去抹眼淚.

          瑤瑤伸了伸小手,給馬大媽抹抹眼淚說“奶奶,我不是一般的孩子,我的事兒我都知道,我接下來會生一場大病,別帶著我去醫院看了,看不好的.我在去奈何橋的路上,遇到一場災難,然后我昏迷了,昏睡中模糊聽與我一起的人說我有一塊蛇玉,那蛇玉能救我脫離苦海.現在我體弱多病的原因,也是那場災難造成的.所以要根除我的病,要渡過這場大病,就得找到那塊蛇玉.”

          馬大媽大吃一驚“你以前的事兒,全都記得?”

          瑤瑤明亮的眼睛看著馬大媽說“記得,全都記得.我當時昏迷著,上不了奈何橋,是幾個朋友幫我闖上橋的,自然也沒喝成迷魂湯.”

          瑤瑤把當時的情形簡單地說給馬大媽聽.馬大媽聽完后發愁地說“瑤瑤,跳下奈何橋,那都是投胎的,萬一那幾個人和你一樣,你那蛇玉到哪里去找?”

          瑤瑤給馬大媽解釋說“奶奶,他們一定能回去的,里面有個叫卜算子的老頭,是個世外高人,如果不是他,我們連奈何橋都找不到.你想他一定能回去的.嗷嗷哥的身體還在我爸安排的一個院子里,他也說過他會回去的.”

          馬大媽說“你的意思,我們去找他們.”

          瑤瑤說是.

          馬大媽問瑤瑤“你知道那個小院的地址嗎?再說也不知道他們還在不在那兒.如果他們從陰間回去了,那他們也該離開那小院了啊.”

          瑤瑤說“不礙事,我知道我家的地址,還有我爸的電話號碼.你打個電話,讓我爸來就行.我想我爸應該和他們還有聯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