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聊一個齋 > 第六十章 我有機會當城皇

          第六十章 我有機會當城皇

          我答應著出了航哥的小院,那高個子白臉人還在外面等我.我就跟著他轉出小巷,沿著正對大門口的那條大道往前走.不多遠前面有一處高大的空間,這大道正對著那處空間的入口.我們進去,看到里面像是個從前的公堂.一個人坐在上面,一邊還有個文書.兩邊站著好多小鬼.我一看那文書不是別人,正是航哥.我想他是從別處抄近路過來的.

          坐在上面那人黑黑胖胖,一臉大胡子.我說我臉蛋給電焊烤黑了,和他一比我頓時有了信心.有自覺地笑了笑.

          黑胖子見我笑,很嚴肅地問“下面站的可是嗷嗷?”

          我這人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會見風使舵,不管什么情況下都是實話實說.我這會兒也不怕它,反正都靈魂出竅了,不知道還會不會再死一次.我看他臉黑黑的,那嚴肅勁兒越發好笑,問他“黑胖子,你不認識我?”

          黑胖子哼了兩聲往一邊別了別臉.我當著這么多小鬼的面這么叫他,他肯定覺得挺沒面子.黑胖子加重聲音又問“你可是嗷嗷?”黑胖子為了顯示他的能耐,問過我后又噼哩啪啪地報出了我的生辰八字.然后得意地等我回答.

          我反問他“你認識我?”

          黑胖子說“了如指掌.”

          我沒好氣地說“你都認識還問個啥勁,有意思嗎這?”

          航哥在上面暗暗對我豎大拇指,兩邊的人也都暗暗發笑.我不知道這是個什么情況.難道這里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當官的怕老百姓?

          黑胖子見這樣下去不行,就換了一種說話方式“嗷嗷,直說吧,你現在有兩條路一是你去閻羅王身邊去協助他,他身邊缺一個人手.二是你坐我這個位置,我去侍候他老人家.”

          “等等”我打斷黑胖子的話,“去侍候閻王,敢情我家的事兒全是那老家伙挑起來的,就是為了讓我去侍候他?”

          黑胖子想笑又不敢笑“嗷嗷,什么老家伙,那是閻羅王,你說話小心點兒.再說就憑你還能讓閻羅王出面?也就派了個閻羅殿高手立皮衣出來.立皮衣不想把事情搞砸,就采用了變通的法子.我去頂你的職,你來頂我的缺.反正兩樣隨便你選擇一樣.你看呢?”

          黑胖子說完樂呵呵地望著我,那意思是我對你夠意思吧.我這下明白了為什么這些人都不難為我.因為這兩條不管我選哪一條都能直接或間接影響著這些人.我立即反對說“我兩樣都不選擇,立皮衣呢?他在哪兒?你讓他出來說.”

          黑胖子啊了一聲說“立皮衣不在,二選擇一你都不干,這可由不得你.你想想你在陽世上有什么好,整天累死累活的還得受氣你能得到什么.早晚都得走這一步,你這差使多美呀.”

          “美個屁!”我不以為然地說.我現在知道自己有了放肆的資本,所以就更加放肆.你想啊人這一輩子有多少時間是夾著尾巴做人,所以得放肆時且放肆,莫得無花空折枝.我說“我在陽世有更美的事情,我三十頭上才找到一個如花似玉的女朋友.正一天不見如隔三秋的好時光,你給個天皇老子我都不想干,還到你這破地方來做……..”

          我忽然想到自己還不知道他這叫什么官職.就問他“做什么來著?”黑胖子說做城皇爺.

          我接口說“對,我哪有心思到你這來做城皇爺,還得死后才來”

          黑胖子哈哈一笑說“高嗷嗷啊高嗷嗷,你可真有意思,到現在還做著娶媳婦的美夢呢?你可是在閻羅殿生死簿上都掛了號的.再說了就算天下人都能結婚,你也不能.還和你那燕子結婚,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黑胖子的話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的,好像真有過硬的理由在.不單單是生死簿的事.我稍微客氣點兒說“胖子,你說說清楚,什么我不能結婚,還特別不能和燕子結婚?”

          黑胖子見我語氣變緩,小小得意地問“嗷嗷,你表舅爺沒告訴你啊.你是童子,至陰童子,知道嗎?你是不可能結婚的.你在兩歲時,被封了六十年,整整一個甲子.你都是兩歲.你都生活在至陰的環境中.如果你一直不脫離那個環境,那么生死簿上就一直沒有你的名字.后來你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在陽世上,那你就只有三十歲壽命.”

          什么至陰的環境?我問黑胖子.我隱隱想到了什么,兩歲,至陰的環境,漢王墓,難道我就是那個墓地里的孩子.我原來一直懷疑年齡上的差別,按黑胖子的說法,我竟然被封在了兩歲上六十年.那這個差別就不存在了.況且當時,我爸的確是通過我干爸直接去找了干爸的師爺李老頭的.按村里人說法,因為我上面有兩個姐姐,我是爸媽躲計劃生育到外地生的.出去三年,回家時我都已經兩歲了.這些都說明,我完全有可能是那個墓地里的孩子.而卜算子原先就是生活在墓地里的,這也許就是卜算子一直對我非常好的根本原因.

          黑胖子見我不知道這些情況,就沒有正面回答我,繞話說他只知道這些,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他接著說“你本來不可能有機會戀愛的.可是陰差陽錯的你遇上了燕子.”

          我一聽黑胖子說我遇上燕子是陰差陽錯我就又煩了,叫道“黑胖子,我剛才叫你胖子都沒帶前面那個黑字.我遇上燕子是天大的緣份,怎么到你嘴里就成陰差陽錯了?十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和燕子容易嗎我們?你就不能說點兒好聽的.”

          黑胖子不理會我,淡淡地說“嗷嗷,燕子是童女,童女你知道嗎?她也是不可能結婚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