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聊一個齋 > 第六十一章 城皇印

          第六十一章 城皇印

          我知道這死胖子不肯說.也不再追問他.我告訴他我要回了,誰送我出去?黑胖子使了個眼神,那個高個子白臉站出來.默默地跟在我身后.航哥和那黑胖子耳語了兩句也攆過來.我問航哥可以帶漠漠走嗎?航哥說可以,當然可以.

          我和那黑胖子城皇爺開玩笑說“先給我個憑證,別到外頭隨便見個小鬼都敢對我呲牙.黑胖子說你過來過來.我走到他那土桌子邊,他叫我把手伸出來.啪地一下蓋我手上個東西.

          奶奶的我一看竟是一個城皇爺的章印.大章不給,蓋個印有個鳥用.我伸手去奪黑胖子的章,他給躲開了.我不再理他,扭頭就走.

          和航哥一起先回到他所在的那個空間里.漠漠見我回來開心地說“嗷嗷哥,你回來了,沒事吧?”

          我搖搖頭說“沒事沒事,這世道還有非給個官當的.”

          漠漠一拍手說“好事啊,當就當唄,我給你當跟班的.”

          我苦笑著說“我還沒活夠呢,怎么著也得過了六十大壽吧,我這年紀輕輕的還沒娶過媳婦可不想就這么死了來當這陰間的差.”

          漠漠連著呸了兩口說“不當不當,活的好好的當個陰間的屁官啊.”

          高個子白臉人瞪了漠漠一眼,漠漠一吐舌頭不敢亂說了.我指著高個子白臉人說“你瞪個屁,眼睛大還是怎么地,過兩天我當了這城皇爺,看我怎么收拾你.”

          高個子白臉人退到一邊表現得老老實實的.這有官當可真是好啊,我這還沒當官呢,就有人看臉色行事了.

          我對航哥說我們得回去了,你可有什么話要帶給嫂子的?

          航哥說不了.陽世間一般認為,人死萬事空.本來已無牽掛.知道還有個靈魂存在著,還不是憑空增加苦惱.我也不能再回到陽世.她既便來了陰間也不一定就能見到我.除了被牛頭馬面帶到閻羅殿受罰的,大部分人流浪兩天都找到奈何橋了.我們這兒,只不過是暫時收留些走投無路的人.然后分批的該送哪就送哪了.

          我覺著航哥的話有道理.也不再說什么.道了別就和漠漠跟著那高個兒白臉人出了野魂城大門.高個子白臉人一左一右拉起我和燕子,飛速地往上升.穿出水面來到河岸上.天快黑了.雨還在下.閃電還在繼續,雷聲還在轟鳴.

          高個子白臉人說聲告辭,一眨眼的工夫就遛走了.生怕哪句話說錯再得罪了我.我和漠漠兩個人往回走.路上我問漠漠“你以前聽說過野魂城這個地方嗎?”

          漠漠說聽說過.我接著問“那孤魂野鬼不都收容或者遣送了嗎?為什么還有那么多鬼魂在這到處游蕩?”

          漠漠說“屁,哪里能管得了,做做表面工夫,只要不發生啥大事就行了.游蕩在外面的這些也歸野魂城城皇爺管的.”

          “哎喲媽,我要真做了城皇爺,權力還不小的嗎?相當于陽世的公務員不是?”

          漠漠一笑說“嗷嗷哥,你不會是動心了吧,你要是真當了這城皇爺,燕子姐姐可怎么辦啊?”

          燕子?我如果不在了,燕子也活不下去.這事兒我不好給漠漠講.就對她說“我就過過嘴癮,還能真的來當這個城皇爺啊.”

          還沒到瓜棚跟前,就聽見燕子的哭聲.還有一些小孩子的歡笑聲.他們叫著燕子的名字嘻嘻哈哈的鬧.我和漠漠趕緊飛掠過去.一看是一群小毛頭堵在瓜棚門口里面一點兒的地方,然后一個吊死鬼正掛在瓜棚頂在那表演呢.因為天下大雨,光線很暗.所以這些陰物就特別張狂.普通陽世人也能隱隱約約地看見他們.

          那個吊死鬼正背對著我們,看上去是個女的,也就三十歲左右年紀.她在那兒弄一根繩子掛在棚頂的橫木上,身子飄著在教燕子怎么上吊.周圍一群小屁孩兒喊著燕子的名字起哄.在這種情況下,別說是燕子,就是換成一個男人也得嚇個半死啊.

          在她一邊不遠的干草上,還坐著一個人事不醒的我,挨著她還有發怔的漠漠.她是又害怕又不能逃走.我見著那吊死鬼自以為了不起的姿勢就氣不打一處來.走上去飛起一腳就把她踹了下來.因為是踹在她屁上,她脖上還掛著不太牢的繩子,所以她晃了下直接就躺在了地上.漠漠上去就把她按住.用手去拉她的長舌頭.

          這黃鼠狼精漠漠可真是什么都干得出來.換成我是斷不會去碰吊死鬼那伸得老長的舌頭的.漠漠這一招真管用,把吊死鬼拉得哇哇叫.一群毛孩子看到吊死鬼躺到地上還在起哄,見我們真收拾起她來,紛紛的愣在了那兒.

          這幾個小毛頭回過神來一看根本不認識我和漠漠.哄的一下叫著就跑散了.

          我對漠漠說“我看著她,你先回到你身體去安慰下燕子,估計是嚇壞了.”

          漠漠說要去你去,你去哄比我去管用多了.

          我說漠漠我去是行,我一回到我身子再想靈魂出竅就難了.你看這雨大的,再有什么事你一個人應付不了的話連個幫手也沒有.你不同,你成精了,隨時都能靈魂出竅.

          漠漠這丫頭最大的好處就是機靈.一聽我說的有理二話不說嗖地一下就回她本體了.她真身一醒過來就拉著燕子的一只胳膊說“燕子姐別怕,漠漠回來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