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聊一個齋 > 第七十二章 我也算有錢人了

          第七十二章 我也算有錢人了

          晚飯時有個陌生人拎個小包來到我家.說要和我單獨談談.盡管不認識,人家已經找到家里,該談還是要談的.到我住的屋里,關上門我問他什么事.

          來人說今天中午的事希望我不要追究了.其實我最清楚事情的來朧去脈,實在是跟那李所長沒多大關系.他們一伙人也不過是喝酒喝多了被閻羅王一幫人上了身.

          我現在好像被卜算子教壞了.人家說學壞容易學好難.這話真不假.我很委屈地說“你們堂堂一個派出所,還是所長帶隊,說抓我就抓我.還開翻車差點兒要了我的小命.這事兒要擱你身上你會怎么想?你讓我村里人以后怎么看我,還以為我犯了多大罪呢.”

          其實村里人都看著哪,明顯一場鬧劇,不會怎么想.

          來人很理解地說“這對你來說是有點兒不公平.李所長一個下屬過生日,他們一些人喝了點酒,然后還不忘記公事,所以就誤抓了人.你對任何人都這么解釋就行.我們會給你一筆補嘗.”

          來人從包里拿出一疊錢來,往桌子一推說.

          我一看這么多錢心里就激動了.看來閻羅王說的對,我回到陽世自會有錢花的.我把手往錢上一按說“別,別給錢,就這點兒事我本來就該給所長擔著點兒,你看看我又沒受啥傷,以后用著所長的地方多呢.談錢多傷感情啊.”我說著話手可沒敢從錢上拿開,怕他萬一反悔再收了回去.接著追問一句“那個,這是多少錢啊?”

          來人會意地一笑“五萬塊”

          我靠,不少了.要不是這事件發生得邪乎,又加上車子開進溝里翻了車捅出去容易被媒體炒作,抓了我也白抓,大不了再放了,還怕我這屁民能反了天.我得見好就收,我說“你放心好了,能給所長解決點麻煩那是我的榮幸,這事兒就到此結束,哎,對了,你這錢不算是行賄吧?”

          來人笑著說“不算不算,你又不是當官的,這叫補嘗,是應該給你的.那這事咱就定了,以后你用得著所長的地方,盡管提.我就先走了啊.”

          等他起身往外走,我才站起來把手從錢上拿開去送他出院子.這可是第一次有人給我送錢,哈哈.我這小心肝得意的咣咣跳.他人一走這下總算踏實了.

          我捧著錢走回堂屋.把錢往桌子一放.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問我怎么回事.我得意地說這是我被誤抓的補嘗.我爸媽忙說“哎喲嗷嗷,那派出所的錢是好拿的?趕快退了吧,別回頭再找個什么茬兒讓你加倍還.”

          我說不用怕,我后臺是閻羅王,硬著哪.還有我表舅爺在這兒.他不敢.漠漠興奮地說“嗷嗷哥,你這一年里只要多被派出所抓幾次,比打什么工都強.”

          屋里人全都石化.燕子用手指點著漠漠腦門說“你瞎說什么呢漠漠.”

          我把我的領彩票獎的那個銀行卡掏出來.又問卜算子把王老板給的那個卡和密碼要回來.幾個人都看著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拿著卡和錢比了比問卜算子“表舅爺,你揚州那邊還有錢嗎?”

          卜算子不解地望著我說“有,大概一萬多塊,都是現金.”

          我自自語地說,不少不少,燕子肯定沒多少錢,高級一點兒的白領差不多是月光族.我那還有一張卡,有十來萬.夠我們花一陣子的.

          幾個人看著我莫名其妙的.我從五萬塊錢里抽出一部分,給卜算子一千,給燕子一千,我自己裝一千.然后把剩下的錢和卡一把推給我媽“媽,你把這錢全合成到一張卡上存起來.以后我們一大家人用.我們幾個明天先去揚州,到租房那兒拿了錢路上花銷.”

          漠漠嚷著說“還沒我的呢?”

          我說人家都看不見你你怎么花錢.要什么讓表舅爺買,表舅爺也不大會花錢,他那錢他自己花不完.我和你燕子姐得多花一點兒.

          我說完問卜算子“我說的是吧,表舅爺?”

          卜算子笑著說是是,嗷嗷你可真會把家.這錢到你這兒基本上只進不出哈.

          我說表舅爺你放心好哩,到那邊咱倆的錢加起來十二三萬有的吧.夠花的.你抻開了花,閻羅王中間還會補充咱.從前那大胡子說的真準,我遇上表舅爺就逢兇化吉,富貴相伴,我現在是不是也算有錢人了哈.

          燕子用手搗了搗我胳膊肘兒笑著說“你醒醒吧嗷嗷,十萬不算富,百萬才起步,少在這兒得意忘形了你.”

          我撓撓頭皮嘿嘿傻樂著說“咱不需要那么多,夠過日子就行.”

          漠漠突然說“對了表舅爺,閻羅王不是叫嗷嗷哥回到陽世就把立皮衣放了嗎?我們還沒放哪.”

          卜算子說,對對,嗷嗷快把立皮衣放了.說著他從口袋里掏出那塊蛇玉遞給我.我把玩著那蛇玉,不知道從哪下手.那整個就是一盤著的蛇.我昨夜親眼看著立皮衣被纏在里面.現在連個縫也找不到,我怎么把它放出來啊.我左看右看找不出一點兒破綻來.

          燕子跟著好奇,搶過去研究一番也沒有重大發現.漠漠手支著下巴看看我和燕子,一幅這還不簡單的樣子.燕子問漠漠“你有辦法?”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