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聊一個齋 > 第七十三章 攝像頭能照出漠漠原形

          第七十三章 攝像頭能照出漠漠原形

          立皮衣走了后,我們各自睡覺.第二天一早,我們幾個就起程了.我媽說還想著把燕子你倆的事辦了再說呢.燕子說不急這一會兒媽,等我們辦完事回來再領個證一樣的.我從現在起就把我們兩個當結婚了看.

          我媽高興的笑,笑的眼淚都出來了.看來她老人家想媳婦想瘋了都.到鎮上車站坐車的時候,我有點兒為漠漠擔心.雖然別人看不見她,但她還是有個黃鼠狼大小的真實身子在的.又沒出來見過這么多人擠在一起過.我叮囑漠漠千萬小心些,別怕,看準了縫隙再往里鉆.別被人家踩著了.公車上人擠人,別讓人家碰著身子看不見人,再嚇到人家.

          漠漠聽著這話對燕子直擠眼,還對燕子悄悄地說什么.燕子笑著對我說“漠漠叫你別瞎操心了,她說叫你見識見識她的厲害.”

          我們這個鎮上的車站是個中間站,果然在上車的時候車門剛一打開漠漠嗖地一下就躥上去了.等我們擠到車上卻看不見漠漠.四下里望都沒找到.突然覺得褲腿被什么拉了一下.一看漠漠正縮在一邊的座位底下.這下我算是放心了.

          我們是下午從民權上的火車,坐到鎮江下車,又從鎮江坐車到揚州.到揚州時天已經亮了.我和卜算子到租房的地方拿東西.還好沒欠房租,屋子都沒動.兩個房東一樣的抱怨,說你們一走這么長時間總該打個招呼.我連忙說對不起對不起,是臨時有急事.

          我和卜算子沒帶別的東西.卜算子在他房子里就拿了錢.我在滄州買的筆記本放家里沒帶.就把房里的筆記本帶上,卡和身份證帶著.其他的東西就都不要了.

          弄好了我們去看劉丁,來一趟揚州不能不到大舅哥那兒去瞧瞧.路上我問燕子還回不回南京去拿東西.燕子她身份證都隨身帶著.也沒什么要拿的.打個電話跟房東講一聲不住那了就行了.

          燕子給劉丁打個電話,我們幾個就打的去劉丁的超市.路上燕子說“嗷嗷,聽我哥的聲音不大對頭,不會有什么事吧.”我安慰燕子說“就你哥那樣的能有啥事,厲害人物他不去惹,一般人也惹不起他.”燕子瞪我一眼“怎么說我哥呢.”

          在叉河鎮一個不算太大的超市里我們見到了劉丁.劉丁比以前瘦了,臉色也不大好.見到我們他很高興.對一個營業員交待了一下帶我們出去吃飯.他還是開的那輛商務車.我說劉哥,我和燕子準備結婚了,你啥意見?

          劉丁騰出后拍我一下說“只要燕子沒意見,我能有啥意見.”

          燕子說“哥,你出什么事了,怎么看起來臉色很不好.”

          我逗他說弄不好是萬金來答應的錢沒有給.

          劉丁說不是,萬金來那錢,根本沒打算要.是超市的事兒,超市最里面是個套房,我平常吃飯睡覺都在那里.開始倒沒覺得有什么,從前些天起,一睡下老覺得超市里有人.就起來去看,看了又沒有.但一睡下就覺得超市里面有人.這來回折騰真熬死人.開始還有跟我干超市的兄弟一起住.后來他們都到外面住了.因為這兩天不但超市里會有人的感覺,而且連睡的屋子里都感覺到有人.

          我說有人就有人唄,反正是一種錯覺.你老怕有人偷你東西吧.

          劉丁說不單單是怕有人偷東西.我也想這樣,可是現在,一關燈就能聽見有女人的哭聲.而且就在床邊站著一樣.

          這不是見鬼嗎?我一拍劉丁肩膀說,小事一樁,這不我表舅爺來了嗎?你該吃吃該喝喝,啥事別往心里擱.

          劉丁說你們一來我心里是踏實多了.

          我說這事兒劉哥你剛才在超市里就該說.先讓表舅爺給你看一圈到底有沒有什么東西心里不就更踏實了.

          劉丁說你們不還沒吃飯嗎,我得先帶你們吃個飯啊.

          我笑著說那也是,把你妹夫餓著了你妹妹會不高興的.

          燕子在后面照我肩頭上擂了一拳說,叫你瞎說.

          吃飯時,我問了問劉丁超市的情況.他這個超市,是直接從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手里盤下來的.房子是租的.對于這個男老板的情況,劉丁不大了解.我說那就不奇怪了,說不定是男老板的什么人冤死了來找他的.比如小三啊,什么的.剛好你在這里,人家找不到頭了,自然賴你這兒了.

          劉丁一聽說“嗷嗷你別說,弄不好還真是這么一回事兒,要不這超市生意好好的為啥轉讓呢?”

          那他當時轉讓時怎么給你說的?我問.

          他說想回家發展,老家是外地的,不想在揚州一直做了.劉丁說.

          騙子可不都這樣說的.我說.

          卜算子在一邊笑,還沒弄清什么情況就瞎猜,是不是這樣的故事看多了啊.漠漠在一邊幫腔說“嗷嗷哥說的很有可能呢.”把劉丁嚇了一跳,誰,誰在說話?漠漠一吐舌頭說我忘了他看不見我了.燕子對劉丁說“沒事,哥,自己人.”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