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聊一個齋 > 第八十一章 白頭巾女人2

          第八十一章 白頭巾女人2

          中年男人扔下一句走著瞧氣哼哼地走了.

          卜算子說你把他給得罪了.我說得罪就得罪了.要護著漠漠和小煙就不得不得罪他.我問卜算子“表舅爺,依你看來,這中年男人能斗得過小煙嗎?”

          卜算子摸了摸小胡子說“這個人有點兒本事,看起來是個捉鬼師.做這種職業的人現在很少了.他們不同于普通的大仙上身給人看病的明眼人.他們自己就能看到鬼,通過一些手段把鬼就是人的靈魂或精怪之類的給抓到.這些人除了會畫符念咒,本身的武功也相當了得.估計小煙不一定能行.”

          那我們應該立即搬離這家酒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那狗日的要是盯上我們,真是防不勝防.我說.

          燕子回屋去通知漠漠.我去敲煙的門.小煙還沒開門就在里面嚷“死人了啊,敲什么敲?”

          我說小煙,我們搬走.防止那家伙再來找麻煩.

          小煙打開門說“要搬你們搬,反正我是不搬,剛住進來,我為什么要搬.誰來我也不怕.”

          說完門一關又去睡了,我對卜算子攤攤手,表示很無奈.想了想我對卜算子說“表舅爺,要不這樣,我帶燕子和漠漠另外找一家小規模的旅店.你在這看著點兒小煙別讓她出什么事.反正我在也看不住她.萬一那個捉鬼師要來,我也幫不上小煙.”

          卜算子說行,這樣也好,漠漠已經被人注意了.在這里也不安全.

          我給卜算子一萬塊錢,以備急用.然后我倆又一起到外面買了個手機.我把號碼給他弄好.方便我們有事聯系.

          我隨便收拾了一下,帶著漠漠和燕子我們打個的去了紅嶺路,在武警七支隊旁邊,離玉龍新村不遠的一個小村子里找了家小旅店住了下來.這里除了進門樓梯間有一個做樣子的攝像頭,其他地方都沒有.就是這個攝像頭平常也沒人看監控畫面.

          我當時只想到帶漠漠離開那個灑店會安全些,然后卜算子也能保護好小煙.完全沒想到另一方面,如果那個捉鬼師找到我們,我保護不了漠漠.這事兒誰也沒長著前后眼.卜算子當時也沒考慮這么多.卜算子就是會算,他也不是每件事每時每刻都先預測的.他說如果沒有一種預感先到.他一般也不會算的.預測未來就是泄露天機,會受天懲.況且很多時候他都不得不泄露天機,所以能不算時他是不會算的.

          我們安定下來后,燕子說把小煙那包袱甩給表舅爺了,我們就輕松了.我們去姐姐那看看.拿兩瓶化妝品來用.我們到女子新世界的圣女形象店時,兩個姐姐都在,見了我很是驚喜,問我怎么有空來這邊了,電話都沒打一個.

          我已經一個月都沒給她們打電話了.我把燕子介紹給她,說是燕子在這邊工作,我過來看看她.姐姐很高興,馬上拿兩套高級化妝品塞給燕子,說是叫她試試好不好用.

          我和燕子在寶安那邊和姐姐一起吃過晚飯才回來.回來的時候順便到菜場給漠漠買個雞.這個菜場就是我和小煙碰到卷發婦女的那個菜場.我竟然在菜場又看見了她.她身邊還跟著那個白頭巾女人.

          很顯然,漠漠也看到了.

          漠漠用手碰碰我,說那個卷頭發的女人有問題.我說不應該是那白頭巾女人才有問題嗎?她根本不是人,這樣一直跟著一個人肯定沒安好心.

          漠漠說你想想嗷嗷哥,她怎么不跟著別人單跟著那卷發婦女.證明那卷發婦女現在人氣兒特別低.估計有什么想不開的事兒.這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這鬼也拿一個活力正旺的人沒辦法.

          我對漠漠說上午和小煙見過這兩個女人.小煙講那個白頭巾女人想害死這個卷發婦女.

          漠漠說我沒小煙看出來那么多.但我能看出來白頭巾女人絕對沒有好意.小煙應該是對的.

          我把這情況給燕子作了匯報.問燕子我們要不要幫幫那卷發婦女.燕子說要啊,能幫就幫,別把自己搭進去就行,救人一命勝造七個寶塔.”

          我哦了一聲,沒聽說過.

          我問漠漠“那白頭巾女人能看出你來嗎?”

          漠漠說應該能的.我說那我們跟過去不就露餡了嗎?漠漠說不用擔心,她奈何不了我.我的道行不淺呢.就算她知道也拿我沒辦法.主要還是看那中年婦女有什么想不開的.解決了她的心結,這白頭巾女人再跟著她自然就達不到目的,也靠近不了她.

          打定主意,我們就跟在那卷發婦女身后.白頭巾婦女看見漠漠.露出很戒備的神態.竟然拐回頭來問漠漠“你想做什么?”

          漠漠反問白頭巾女人“我沒想做什么,倒是你想做什么?”

          白頭巾女人說“這不關你的事,我倆很投緣,我想拉她和我做個傳伴兒.”

          漠漠說“陰陽兩隔,人家好好的過日子,你瞎攪和什么,好端端的一個家庭都給你毀掉了.你這是逆天的.遲早會受到懲罰”

          白頭巾女人無所謂地一笑說“我不在乎,反正我都是孤魂野鬼.找個做伴兒的得過一天是一天,總比一個人沒個說話的強百倍.咱們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井水不犯河水.”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