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聊一個齋 > 第八十七章 要命小刺球

          第八十七章 要命小刺球

          我覺得不對勁兒,仔細聽了聽,說話的聲音來的并不快.就是說,說話的人并不是急急地往這邊趕.如果說話的人是追我們的,這就證明前面有人等著我們.燕子拉起漠漠說“嗷嗷,還不快走,管他來的是什么人,我們總是避開的好.”

          我看看前面變窄的山路,并排最多走五個人,兩邊的陡坡已是石壁,人都很難爬上去,對燕子說“你和漠漠先走,我懷疑前面有埋伏.咱別讓人家一鍋端了.”

          因為左右都上不去.漠漠必須朝前走,要么朝后退.朝后退已經有人追過來了.我和燕子則可以借著隱身等這些人過去再走.漠漠一個人走我不放心,所以叫燕子和她一起.我等她們過去了再走.這就好比雞蛋不能放一個籃里,不會被人家一鍋端完.

          燕子和漠漠走過去沒多大工夫,就有一群人過來了.大概有十來個人.看來先前把守路口的人全集中到一塊兒了.

          我把身子貼在一邊,等他們過去,我就跟在他們身后.才走進最窄的那段山路.忽然看見前面亮起了火把.這下給我猜中了,果然有埋伏.這邊的人也把火把點了起來.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兒,這些人都沒有影子.應該說這些鬼.白天因為沒有太陽,看不到他們的影子.原來在火把的照射下,他們也都沒有影子.

          看來鬼沒有影子的傳說,是可信的.

          這邊的人打著火把不慌不忙地往前走,那邊的人則慢慢往這邊來.我看見漠漠和燕子被這幫人堵在了中間.

          這時我看清了那邊的人,穿著統一的白制服.估計是陰間的部隊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該怎么稱呼他們.我心里一喜,她們兩個還有機會從這邊逃回去,大不了再上山,總比被抓著強百倍.我只要在這邊一搗亂.燕子借著隱身再往這邊一沖,那漠漠憑她的靈敏逃出去的可能還是很大的.

          我這樣想的時候,聽到后面傳來整齊的跑步聲.我扭過頭去,這邊有一隊和那邊穿著打扮一樣的人過來了.這下我的如意算盤徹底打錯了.漠漠是逃不掉了.如果可能,燕子也許還能避開.

          我貼緊石壁,這些人從我身邊跑過去.然后擺開把漠漠和燕子圍在當中.原先那些村里守路口的人就撤了下來.

          兩邊的白衣人并沒有急著去抓漠漠.而是從口袋里掏出一把一把的什么東西來.兩頭的人都排得緊緊的把整個出路都堵死,連一點兒大縫隙都不留下.然后走近漠漠.把手里的東西向漠漠還有漠漠的周圍砸過去.這么多白衣人輪流上前撒完了的就退后,后面的再補上來.

          我大吃一驚,不知道這是什么新鮮武器.這么多像豆子一樣刷刷地扔過去,那還不要了兩個人的命.燕子雖然是隱身的,但隱身不代表著人家攻擊不到她.除了別人看不見,其他方面都與常人沒有兩樣.

          很快我就發現我的擔憂是多余的.那根本不是什么武器.就是路邊常見的那種植物.上面結著帶刺的比豆子略大的小球.不注意碰上就會被它沾在身上.如果不小心一腳從一棵這樣的植物上劃過去,那褲腿上至少能沾上一二十個這種小刺球.

          現在這東西的作用明顯顯現出來.漠漠身上沾滿了這種東西,燕子身上也沾了不少.更多的白衣人把手里的刺球撒向燕子.

          燕子身上很快布滿了這種東西.她的隱身作用一點兒也沒有了.一個領頭的白衣人一擺手,過去幾個人就把燕子和漠漠抓了起來.就像老鷹抓小雞,一點兒懸念都沒有.我在這邊干看著也幫不上忙.我反應遲鈍,所以也不是個沖動的人.我知道我現在上去等于買二送一,全都搭進去.所以我就那么看著她們兩個人被抓起來.

          然后我聽到背后傳來一個老頭兒的笑聲,回過頭就是村里的那個族長.死老頭彎腰笑著對白衣頭領說“這丫頭一來我家院里我就覺得奇怪,她身邊好像還有別的人.這一試果然有哈.她們肯定是從陰陽邃道穿越過來的,按律得下地獄哈.您帶回去,可立了大功了.”

          白衣頭領從身上掏出一疊票子,遞給那老頭說“嗯,你表現得不錯,這個賞你.”

          死老頭笑瞇瞇地千恩萬謝,然后帶著他村里的人回了.我暗暗詛咒這老雜毛不得好死.

          白衣頭領指揮手下人用繩子把漠漠和燕子兩個人五花大綁.身上的小刺球也沒拿掉.然后押著她倆朝山外的方向走去.我就在后面跟著.一路上想著怎么樣能救出好倆.

          兩個人肯定只能先救一個.先救燕子最合適.因為只要把燕子救出來,把身上的刺球清理掉,他們想再抓到燕子就十分困難.我和燕子就可以很輕松地一直跟著白衣人隊伍直到把漠漠救出來.先救漠漠的話就得為漠漠如何藏身發愁.

          要救人就得先割斷她身上的繩索.要是用手解開繩結的話估計費時又費事.那我首先就得先弄到一把匕首我看這些白衣人腰里都有.雖然我沒做過偷雞摸狗的勾當,不過憑借著隱身弄來一個應該問題不大.為了安全起見,我決定挑隊伍最后邊的人下手.這樣就算失手了,我也能順離逃脫.

          說做就做,黑夜里行進的隊伍除了對燕子和漠漠看管的嚴,對外面基本不設防.他們知道有隱身人并且已經捉到了.沒想到隱身人是倆,還有一個漏網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