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封神:我為人皇 > 第2章 初識妲己

          第2章 初識妲己

          大殿之上,眾臣拱衛王庭,氣運交織之下,產生金鳴之聲,蘇妲己這個千年狐妖,被眾臣注視之下,也不免緊張。

          “平身!”

          李紂的磁性聲音傳來,蘇妲己也不由得將頭抬了起來。

          李紂在看蘇妲己,這蘇妲己又何嘗不是在看他。

          李紂如今二十八歲,正是英俊之色,頭戴宇內朝天冠,象征著四海臣服之意,身穿堪比黃金的蜀錦人皇袍,腰帶由北海珍珠鑲嵌的人皇帶,腳踏人皇白虎靴。

          天生貴相,坐在人皇寶座之上,真龍之氣環繞,人族皇朝氣運,化成玄鳥,直接在上空盤旋,正是皇朝鼎盛之勢。

          蘇妲己的眼珠一轉,直接與高坐人皇寶座上的李紂,四目相對。

          這雙眼睛中,清澈見底,配合上美妙的身材,似乎擁有無窮魅力。

          也就在四目相對之時,李紂的眼中出現了一對勾玉狀的眼瞳,頓時大腦一陣清明。

          李紂暗暗發笑,小小狐貍精,一上來就想引誘寡人,真當寡人是好欺負不成?!

          蘇妲己則露出嬌羞之色,心中暗道,這人皇果然氣運深厚,憑她這手無雙的魅術,卻是不能迷惑他,看來要從長計議了。

          此刻,滿朝文武皆在左右,蘇妲己卻是不能再行冒險之事,要不然她的計劃就失敗了。

          “大王,小女自愿進宮服侍大王,只盼大王能念在我的辛勞,放我父親歸國,妲己在這感激不盡?!?

          蘇妲己說的楚楚可憐,高坐王座上的李紂,如何不知這是她的詭計?不過是怕露出馬腳,讓那蘇護起疑罷了。

          “哈哈,孤早聽聞冀州侯勇武過人,我大商正值用人之際,孤還有重要的職位留給他呢?!?

          “大王莫不是怕了我冀州兒郎?”

          “放肆!”

          蘇護見狀,連忙一躬身,道,“小女口不擇言,胡言亂語,還望大王念其年紀尚小,勿要怪罪?!?

          “罷了,只是此話萬不能再提?!?

          帝辛一改前態,全然沒有殘暴之色,這不由讓比干暗生警惕,只道是人王這是看上了這小小的冀州侯之女。

          不由暗道,“此女絕不簡單,若是入宮,必定使大王后宮不寧,我卻是要做點什么?!?

          心有九竅的比干,自有一套觀人識人之法,正是這套觀人法,才讓這位亞相素有賢名。

          全程看到蘇妲己行為舉止的亞相比干,斷定面前的蘇妲己禍國殃民,又看了一眼蘇護,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只聽比干義正詞嚴的說道,“都說娶妻娶賢,此女還未入宮,就要大王行廢后之舉,大王乃是人王至尊,更是這天下之主,此女妖惑示人,卻是萬不能留,還請大王賜下毒酒一杯,也好絕了妹喜之禍?!?

          比干一說完,就看到蘇護臉色一白,虧得比干有賢相之名,竟然要加害自己的女兒。

          蘇妲己也聽到毒酒一杯,妹喜之禍,當即臉色蒼白,但仍是挺直了腰桿,那樣子直接讓人十分憐惜。

          其實蘇妲己心中早就開罵了,“你怎么知道的妖惑示人了,還毒酒一杯,老小子,好狠毒的心腸?!?

          李紂心中也是五味雜陳,他也在思考,若是此時順了亞相比干的請奏,直接用毒酒鴆殺蘇妲己,是否會改變整個封神的局面。

          李紂的默不作聲,這可急壞了為此事奔波,促成此事的費仲尤渾,當下大夫費仲直接便站了出來。

          “亞相此言差矣,夏桀殘暴無能,荒淫無度,我先王成湯這才順應天命,取而代之,區區女流不過疥癬之疾,大丈夫當頂天立地,焉能嫁禍一女子身上?!?

          若是旁人聽到這話,以為說這話的乃是一大丈夫,但李紂打眼一看,確實笑了,說這話的正是開始勸說蘇妲己的大夫費仲。

          【費仲:大夫,品格:奉承諂媚?!?

          比干冷哼一聲,頗為不屑的看著面前的費仲,道,“若是旁人說此話,我還信幾分,費大夫說這話,當真可笑?!?

          “你!”

          “亞相乃祭祀禮樂大臣,豈會做出如此不禮的行為,莫傷了和氣?!?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