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封神:我為人皇 > 第40章 二伯仲衍

          第40章 二伯仲衍

          剛回到王宮,就聽侍從來稟告,說是殷郊殷洪中邪了。

          事關兩位王子,帝辛馬不停蹄的來到了中宮。

          此時的中宮,眾人表情嚴肅,但有條不紊,姜王后抱著殷郊,黃貴妃抱著殷洪,楊妃則急得團團轉,從這一點就能看出后宮和睦。

          帝辛沒有理會焦急的宮妃,直接伸手就抓住了殷郊的手腕,開始號脈。

          身后而來的蘇妲己和黃飛虎,也一起來了,黃貴妃看到自己哥哥一眼,頓時放下心來。

          帝辛將手一搭,發現殷郊邪氣亢盛,熱擾神明,以致邪陷心包,殷洪則肝風夾痰蒙蔽心竅,阻閉脈絡。

          兩位王子都是典型的邪盛神亂而失神的癥狀,這種急癥若不及時救治,即便治好了,也難免成為癡傻之人。

          “到底怎么回事?”

          帝辛焦急的詢問起姜王后。

          姜王后雖然看似鎮定,但從帝辛出現在了那一刻,就一下子變成了一個無助的母親。

          一邊擦眼淚,一邊道,“兩個孩兒從王宮祖廟回來后,就一直神神叨叨的,嘴里說著胡話,今日大王一出宮,便口吐白沫,倒地不醒了?!?

          這時,一個女仆突然跪地,大喊道,“大王,兩位王子說……說大王觸犯了神靈,降下神罰要懲罰大王!”

          “放肆!竟敢胡亂語,來人,將這造謠生事者,亂棍打出宮去!”

          姜王后第一次露出了兇惡的表情,無論是兩位王子,還是她的丈夫,都是她的禁忌。

          “娘娘饒命!娘娘饒命!”

          那女仆被侍衛架著就轟了出去。

          帝辛面色鐵青,整個中宮被這種壓抑的情緒,感染到了每一個人。

          “鬼神祖廟!”

          帝辛的禁臠,便是自己的兒子和妻子,這鬼神祖廟犯了不可饒恕的罪。

          “來人!讓大巫祝親自來一趟王宮,為兩位王子治病,否則孤不介意平了那鬼神廟!”

          帝辛的眼中通紅,六芒星眼瞳第一次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姜王后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的帝辛,仿佛第一次認識他一樣,本來想要勸諫的黃飛虎,看到帝辛這個樣子,也放下了勸諫,直接出去統兵去了。

          現在黃飛虎要做的不是勸諫,而是派駐大軍圍了那鬼神廟。

          ……

          此刻的鬼神祖廟,難得的平靜,好似一切不曾發生,又好似發生了什么。

          大巫祝仍然不斷的燒著龜甲,仿佛要從這龜甲中看出未來的某種軌跡一樣。

          “巫咸,你說帝辛知道他兩個兒子丟了魂后,有何反應?”

          沒來由的大巫祝問了這么一個問題。

          巫咸一躬身,道,“朝堂之事本就變化莫測,更何況我們手中也有不小的力量,這些年喂飽的那些貴族,大夫們,定然也不會讓他胡來,八成會叫來比干或杜元銑來做一個和事佬,和大巫祝講和!”

          巫咸曾在太戊王時期,擔任大夫,自然對朝堂之事很是熟悉,更何況鬼神祖廟經營多年,其勢力之大,就是人王都得掂量一二。

          大巫祝聽完則哈哈大笑,道,“這位人王,不同以前的人王,雖然明面上殘暴好色,但實則精明異常,恐怕這個時候,他定會來一個措手不及,將鬼神祖廟圍起來,一副隨時開打的模樣?!?

          巫咸一驚,不由一身冷汗。

          “朝政說白了便是下棋,誰占了先手,誰就占了先機,更何況他是人王,不用擔心,他不敢!”

          大巫祝話音剛落,巫盼慌里慌張的跑了進來,大喊道,“大巫祝,武成王黃飛虎將鬼神祖廟給圍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