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萬古仙雄 > 第19章 蘇云的石洞

          第19章 蘇云的石洞

          高揚跟在蘇云身后小心翼翼地鉆進了石洞。石洞初始只是一條極其狹小的不規則的通道,只夠一個人貓著身子才能進入。走到二百余步的地方豁然開朗起來,一道巨大的半圓形的空間便呈現在高揚眼前,頂部有數個碗口大小的孔洞與外界相連,四周石壁上火把臺里放著躥得正旺的火把,把整個空間都照得通明亮徹。

          借著火把跳動的火焰,高揚看見石洞的頂部、四周等幾乎到處都是或倒掛、或依壁而生、或突地而出的各式各樣形態逼真的石鐘乳。石洞的正中央還有一條暗河與大海聯通,外面波濤洶涌,里面的暗河卻只是水位高低交替變化而已。暗河的旁邊有一張石桌,石桌上放著許些食物。石桌一旁有一個火坑,火坑的旁邊放著些枯枝……

          高揚環顧一圈四周,由衷地贊嘆道:“喲,還真是想不到,蘇兄這里竟然是這么一個應有盡有的小天堂?!?

          蘇云咧嘴笑道:“呵呵,讓張揚兄見笑了。我來的時間不長,哪能有這般能耐。這石洞可是一位老前輩贈予我的呢??课易约旱脑?,花十年功夫也造不出來這樣巧奪天工的石洞。來,到石桌那邊坐著說話?!?

          高揚驚道:“什么?依蘇兄這么一說——莫飛這石洞并非與生俱來,而是人為打造的?可是這些石鐘乳——說實話,這真是讓人太難以相信了。不知這位老前輩是誰?依照浪隱居的規矩,似乎并沒有人能夠一直在這里呆太長時間呀?!?

          蘇云手掌朝石桌一揚,一股強勁的風便刮了起來,把石桌的石桌旁邊石凳上的灰塵吹得一干二凈。接著,朝高揚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高揚也急忙把手一揚,連聲說蘇兄先請。兩人想到推辭一番后,雙雙坐到了石凳上。

          蘇云繼續剛才的話題說道:“他應該是個例外。他是專門為尋找兩種稀世之物——無量海里的冰魄海參和萬獸山的黑虎角而來的。他首先來到了無量海,所以才修建了這個石洞,現在他去了萬獸山,不需要這個石洞,這才準備拋棄它。是我走運,老前輩臨走之前碰上了我,就把它送給我了?!?

          高揚陷入一陣深思中,心道:“這生進空間難道不是浪隱居宗主柳湄所設的虛境么?怎么能有現實中的人來尋寶呢?這似乎不太可能呀!”

          蘇云似乎看出他的疑惑,進而解釋道:“其實,這生境空間是現實里的真實存在,在里面所取得的物品、修煉提升的武魂、戰技,出去后還是一樣的。確切地說來,這兒就像一座絕秘的地下倉庫,而鎖倉庫大門的鑰匙掌握在柳湄手上而已?!?

          “倉庫?”

          高揚急道:“那這樣說來,完全可以不通過浪隱居的傳送方式離開這里?”

          蘇云默默地點頭回應道:“理論上應該是這樣,我也不知道?!?

          高揚道:“老前輩沒有告訴你嗎?”

          蘇云道:“我沒問,他又走得很急。再說,果真那樣的話,只怕他也就不會裝成閑散青年游蕩在瀘沽湖邊,故意給萬紅用麻袋扛進來了?!?

          蘇云這話讓高揚心中燃起的熊熊火焰頓時熄滅了。原本他還指望著可以不通過浪隱居的傳送方式就能離開生境空間,那就完全可以不理會那些打擂臺什么的無聊比賽了。如此看來,要離開這里,似乎只有浪隱居給定的一條路可走了。

          “哎!”想到這里,高揚莫名地泛起一陣傷感,不由得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對了,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為什么會幫你嗎?我現在就告訴你真相——你長得很像一個對我有恩的人,他叫高煒……”

          蘇云剛一說到高煒二字,高揚的身子就莫名地打了一個寒顫,一屁鼓跌坐到地上,心里暗忖道:“怎么竟然與我那死鬼老爹同名同姓呀。

          蘇云慌忙伸手來把他扶起來,問道:“沒事吧,你?”

          高揚漲紅著臉搖頭擺手道:“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坐空了。如果蘇兄不介意的話就接著說吧?!?

          蘇云更咽一下喉嚨里的口水,接著開口說道:“我那時候還很小,父母突然害病過世了,沒有錢安葬。我只好的到瀘沽鎮上去乞討,但是哪知竟然被奸人所害,把我騙到青樓賣身為奴!我想到家中父母尸骨未寒,就頭腦一熱,想要逃跑——把青樓弄得像被捅亂的馬蜂窩。氣憤的老鴇一心想置我于死地,幸得恩公解囊相助,不但悉數還清了因為抓我而損壞的物品錢,還另外給了我一大筆錢。我這才回家安葬了父母。最難得可貴的是恩公并沒有親自說出他的名字。而是陰陽怪氣的老鴇道出了他的真名——高煒……”

          蘇云的話讓高揚越來越不安,那個高煒竟然越來越像是自己的死鬼老爹!直到蘇云最后貼身拿出高煒的一幅畫像。高揚像被閃電擊中一樣,徹底崩潰了。畫像上的人正是自己的死鬼老爹,因為他娘手上也有一幅一模一樣的畫像。

          “可是,可悲的是,蘇氏一族與高家村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激戰——恩公被蘇家生擒了,關入大牢。我為了想辦法救恩公,便化身蘇云,做了蘇家的掌燈。然而,哪曾想到竟然被萬紅這個臭婆娘一麻袋就套到這個鬼地方來了!不知道為什么,自從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甚至我有一種直覺,你與恩公的關系一定非比尋常!天底下哪有如此相像的兩個人?!?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