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萬古仙雄 > 第37章 妥協

          第37章 妥協

          破曉十分,蘇天行神形焦慮地從龍榻上站起身來,在屋子里不安地來回走動。不多時,門外侍衛急慌慌地前來報告了圍剿黑虎潭的不利戰況。

          蘇天行聽到竟然一無所獲不說,還損失了兩位護法和韓風子!頓時變得暴怒無常,直接一掌就暴斃了消息報告者,還橫豎怒目責怪他晦氣。這一幕直把門口另外兩位侍衛嚇得直打哆嗦,不敢多往屋子里面看。

          “來人,把這掃把星給老夫拖出去喂狗!”

          蘇天行眼睛緊閉,粗重地呼吸著,陰冷地喝道。

          門口木立的兩名錦衣侍衛便馬上小跑著進屋,把倒在地上的尸體給抬了出去。剛出門,蘇天行又說快去傳話兩位護法和三位香主過來說話。蘇家雖然沒有像其他八大宗門一樣開宗立派招收弟子,但是,盤踞瀘沽湖畔,雄霸一方,家大業大,為了便于管理,蘇天行還是參照宗門的配備,設立了四位護法和三位香主,香主下面又各設二堂,堂下面各自分設三隊,總共三香六堂十八隊,每隊三十人,一共五百四十人,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武者身份。其余,又有各類雜役近百人,總共近六百余人。在整個瀘沽鎮算是首屈一指的大戶人家。

          此次圍剿黑虎潭,蘇天行原本志在必得,并力親自率領蘇家大隊人馬前往黑虎潭。但是,卻被趙無諱勸阻說動了。改變了既定的計劃。趙無諱的理由很簡單,殺雞焉需用牛刀!區區一個黑慮潭,有他親自前往就綽綽有余了!其次,他是想借此次機會驗證一下八大宗門宗主對蘇家的忠誠度到底有沒有他們自己所坦誠的那樣高!

          蘇天行一聽,趙無諱之有理,區區一個黑虎潭,乃高家殘兵敗將,如無牙之虎,何以為懼。但是,八大宗門宗主雖然表面上一直表態擁護支持蘇家發揚光大,背地里卻是各自在打自己的如意算盤。特別是浪隱居宗主柳湄,一直不肯交出那通靈鼎。自己又礙于顏面和當初君子之約,不便出手相奪。但是,此次圍剿黑虎潭倒不失為一個絕佳的機會,可以一石二鳥。于是,他便召開了一次秘密會議主,會上簡要說明了圍剿黑虎潭的時間和具體要求,同時指定行動負責人為趙無諱,并明令八位宗主必須親自參加!

          最后,行動前昔,蘇行天又恐趙無諱單槍匹馬實力不濟,又派出一位護法和兩位新晉堂主各帶兩隊人馬隨同趙無諱前去。趙無諱又將四隊人馬拆分開,一部分隨自己負責打先鋒,另一部分負責適時增援。

          計劃可謂天衣無縫,蘇家兩大護法聯合八大宗門宗主出手,其實力不要說是區區一個黑虎潭,就是蕩平半個瀘沽鎮也只怕是綽綽有余了。然而,蘇天行機關算盡,卻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會憑空冒出一把自己夢寐以求的誅邪劍!并且,幾大宗主為了爭奪神劍,竟然甘冒開罪堂堂蘇家的巨大風險。更讓他惱火萬分的是,如果自己親自跟著前往,那誅邪劍百分百地成為自己囊中之物!

          哎!

          蘇天行重重地跌坐回龍榻,雙手使勁拍打著自己的大腿。為自己的失算而懊惱不已。不過,懊惱歸懊惱,亡羊補牢為時不晚,他馬上尋思著找另外兩位護法和三位香主來商量補救的辦法。這一次,不能再依靠其他宗門力量,得全憑身家本事!弄不好,還好與先前的盟友為敵呢!

          “爹!”

          香主之一的蘇飛是蘇天行的小兒子!他就住在父親的隔壁,所以他最先得到蘇天行找他的消息,立馬就趕了過來,一進屋就高聲叫道。蘇天行還有一個大兒子,只不過,先天癡呆,成天只會對著天空咧笑著數星星和云彩。蘇天行眉毛輕揚,沖兒子默默地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不一會兒,兩位長老和兩位香主風疾火燎地奔忙過來,他們一一先行向蘇天行請安,爾后,整齊地列隊站好,等待蘇天行發話。

          “今天這么急找你們過來,是想和你們商量商量——剛剛得到消息,由于我們的大意,掉于輕心,過于輕信八大宗門宗主!因為他們的臨陣逃脫,使我們這次圍剿黑虎潭高家余孽的計劃徹底失敗了!非但如此,我們還損失了三位得力干將,當然還有數十名武者。都怪我,原本還想趁機讓他們新晉武者歷練歷練,長長經驗和見識,沒想到竟然發生這種事!我難辭其咎,于心不安哪!”

          蘇天行帶著哭腔的一席話說得大家欲哭無淚。大家紛紛勸慰他切莫傷心過度,并紛紛表示,愿意立馬再度前去一雪前恥,為死去的蘇家弟子報仇!最后,才怯怯地詢問八大宗門宗主棄戰的原因。

          “誅邪劍!他們都是為了上古絕世神劍誅邪劍!三十年前與高家一戰的初衷就是為了得到高家所擁有的兩件神器,誅邪劍便是其中之一。而且,高展便是仗著它,以一敵十竟然還能夠全身而退……”

          蘇天行回想起當初血腥的對戰情景仍然心有余悸,難以釋懷。

          最后,大家都同意他的提議,暫時放緩圍剿黑虎潭高家余孽一事,大家全力追查誅邪劍下落,一旦查出其下落,不論它是在何宗主手里,都堅決合力討伐,就算冒天下之大不為,屠盡其宗門弟子,也要奪回神劍。

          高守把高揚一帶回養生堂便迫不及待地問他關于高家老祖的事情。高揚如實對他說了高家老祖就藏身在一座寸草不生的石頭山的一座石屋里,同時還繪聲繪色地把與之相關的藍色葫蘆湖和金色海灘,以及柳湄建立起的選撥弟子所用的三座大院等情況一股腦兒地告訴了高守。

          知道高家老祖還活著,高守顯得格外歡喜。不過,馬上就陷入憂慮之中。

          “要救老祖,恐怕沒有那么容易??!高家后人的精血自然不是問題所在;但那天山紫蠶卻是世間絕品,更何況上天山的必經虎口已經被蘇天行霸占,苦心經多處,機關重重——還有,要取得上古神器通靈鼎;最后,也是最難的就是要收集齊五色焰火,有了它們,大藥師才能煉制出絕世神藥,回魂丹!方才能夠讓老祖起死回生,重新活過?!?

          高守一邊慢步踱步一邊自自語地說道。

          恰時,追在后面的高明和高梅一前一后走進了養生堂。高守神色凝重地瞟了他們一眼,又靜默地回過頭去。

          高揚說道:“師伯,請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想辦法收齊你所說的這些東西的。而且,那通靈鼎就在浪隱居宗主柳湄手上,我有把握不日就能將它拿回來。上天山,應該也會有辦法的。不過,晚輩有一事不明,師伯所說的那五色焰火所指——”

          這時,高明走到高揚面前,直視著他搶過話來說道:“那就是西域國五龍族與生俱來的五色焰火,分別是火龍族的紅焰之火;水龍族的藍焰之火;金龍族的黃焰之火;木龍族的紫焰之火;土龍族的黑焰之火。而我看你體內的異火與那紅焰之火頗有幾份相象……”

          ??!高揚腦袋一沉,馬上想起了莫飛關于自己是西域國龍族王子的話。他慌忙打斷高明的話,急道:“怎么可能,我明明就是高家子孫,怎么會回西域國扯上關系呢?!?

          高梅也插話進來說道:“是呀,師叔,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