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萬古仙雄 > 第42章 得到通靈鼎

          第42章 得到通靈鼎

          高揚的身體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心里暗忖道:“這個女人的心腸竟然如此毒辣,竟然會如此對待自己曾經的師父。當真就是蛇蝎女人哪!殺她的情郎千山的又不是柳湄,而是自己呀!”

          這時,萬紅從火堆里撥出一個燒得通紅的烙鐵,緩慢地站起身來,臉上掛著陰冷的笑容,一步一步地朝柳湄走去。在距離柳湄兩尺余許的時候,突然立定下來,嘴巴一鼓一癟,一股強徑的冷風從她嘴巴里噴射而出,直直地掀起柳湄飄散在臉前的長發,露出那張依然俊美的臉來。

          萬紅把那通紅的烙鐵高舉到柳湄的臉前,陰冷地說道:“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我的烙鐵硬!最后再給你一次機會,交出通靈鼎,我這烙鐵便不烙下去,你還是我的漂亮師父!如若不成——”

          萬紅突然把那通紅的烙鐵狠命地朝柳湄的胸口重重按了下去。

          茲茲~

          烙鐵烙在肉上,發出陣陣刺耳的聲音,同時一股強烈的焦肉瞬間就填充滿了空氣當中。

          啊~

          柳湄的身體劇烈的掙扎著,發出一陣慘絕人寰的慘叫,之后,連連求饒道:“我說我說,這通靈鼎就在……”柳湄說到這里聲音頓時小了下去。

          “萬紅聽到柳湄愿意交待,把烙鐵從柳湄的胸口移開,一只手舉在半空,接著,眉毛向上一揚,得意洋洋地說道:“對了嘛,這才是我的好師父!早說么就不消受這皮肉之苦了??煺f,那通靈鼎藏在什么地方?”

          柳湄氣若游絲,把眼睛瞇成一條縫,卻恰恰是這樣,才瞅見了萬紅另一只手里燒焦的動物皮。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剛才她就是用那動物皮墊在柳湄胸口,再把那燒得通紅的烙鐵熾重重烙了下去,雖然隔著動物皮毛,但是那瞬間涌起的焦灼感還是足以嚇唬到柳湄,讓她誤以為烙鐵是烙在自己身上。

          “就藏在——你過來,我告訴你?!绷氐拿嫔桨l慘白,聲音越發小了下去。萬紅暗暗得意道:“哼!什么狗屁宗主,這樣的雕蟲小技就嚇得屁滾尿流……諒你也耍不出什么花招?!庇谑?,一邊高舉著還在飄散著焦臭味的烙鐵,一邊小心翼翼地向柳湄踱步過去。

          高揚躲藏在暗處,當萬紅重重地把那通紅的烙鐵按下去時,他差一點兒大喝一聲跳將出去制止,幸好他及時看見了她另一只手里的那張動物皮。于是,他暗暗驚佩萬紅的詭計多端。時下,他卻又看到佯裝的柳湄在戲耍萬紅,不由得暗暗贊絕。仰頭看看天,夜色尚濃,也不急于這幾息的時間,于是,決定再多留一會兒,一方面是多看會兒她們師徒之間精彩絕倫的表演,另一方面聽萬紅在逼問柳湄通靈鼎的下落,也想看看能否有意外的收獲。

          “你過來,師父這就告訴你……”

          柳湄眼睛輕閉,腦袋不停地輕輕搖晃起來,像是在夢囈一般。

          萬紅見狀,暗自竊喜,以為柳湄真怕是被自己嚇得犯了癡傻。頓時放松了警惕,伸長脖子,把耳朵向柳湄貼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柳湄突然之間,眼睛一睜,一個倒掛金鉤,兩腳向上一挑,重重地踢在萬紅握著烙鐵的手上。跟著,大喝一聲,束縛在她手上的蔓藤盡數被震成碎片,四散而飛。萬紅猝不及防,被柳湄踢中的手臂一陣劇烈的酸麻,手中的烙鐵飛脫出去,卻是直砸在息的門面上。

          啊~

          萬紅被燙得呼天喊地的號啕大哭起來。所幸那烙鐵早已被她先前釋放了許多溫度,烙鐵只在她臉上留下了一道輕淺的痕印。她憤然地打飛烙鐵,瘋狂地哭喊著從腰后抽出一把長劍,憑空胡亂一陣狂劈亂砍。疼痛已經讓她失去了目標和耐性。

          柳湄雖然沒有完全恢復體力,卻輕易就避開了萬紅的劈砍,接著她站直身子,神態自若地笑道:“哈哈,我等這一刻已經很久了。你真的以為憑你就能鎮得住師父嗎?真是太天真,太可笑了!還想大不慚地要什么通靈鼎。要不是我中了那天火箭傷,一直暗中治療,你豈會猖狂得到今天!不過,也要謝謝你為我烤了這么長時間的兔子肉!哈哈!”

          萬紅苦笑道:“什么,這么長的時間,你竟然一直在佯裝軟弱騙我!我真是太大意了!低估了你這老狐貍!不過,你也別得意得太早,我已經在給你的烤兔肉里放了失氣散。用不了多長時間,你就會真氣盡散,苦苦得來的修為盡散!徹底變成一個廢物!一個連入武者都不如的大廢物!”

          “不可能,什么失氣散,本宮縱橫瀘沽數十年,從未聽聞有這等邪邪惡之藥?!?

          柳湄說完,已經悄然棸氣,隨時準備結果了萬紅這個忤逆之徒。

          萬紅理直氣壯地說道:“哼!天地之大,無奇不有,你自己孤樓寡聞,并不代表世間沒有 。實話告訴你,這失氣散乃我從南沼國的一位大仙處得來。不信,你倒運真氣試試看,是不是感覺有氣在流出體外?!?

          柳湄一驚,當即倒運真氣,果然感覺氣門處涼嗖嗖的,像是真氣在外泄一樣。立時,暴怒道:“孽徒!你竟也用如此下三爛的手段算計師父!快把解藥給我!”

          “哼!是你自己好事做在前面,根本就沒有把我和千山當成徒弟看待,面只是當成你的工具!玩偶!在利益面前,你有哪一次是為我們著想的,都不是犧牲我們!沒錯,我是有解藥,不過,我寧愿死也不會給你的!反正千山已經死了,我一個茍活于世也沒有什么意思??墒?,一想到你從武道巔峰淪為一個一氣不存手無縛雞之力的平凡女人時,我就很高興!很開心!哈哈哈!”

          萬紅說完,把長劍當成拄杖立在地上,支撐著搖搖晃晃的身體。剛才,柳湄那兩腿踢得太狠毒了。

          “你這個瘋子!喪心病狂的瘋子!”

          柳湄頓時也抓狂了。恨不得立馬就把萬紅粉身碎骨,挫骨揚灰,方才能解她心頭之恨。

          “哼,你不想想,我變成瘋子還不正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假惺惺弄什么生境空間來選撥正門弟子,其實那只不過是你的詭計罷了??诳诼暵曊f為了我們的將來,可是當我們的生命都面臨危險的時候,你竟然為了寶物而選擇放棄我們!我恨你!”

          “廢話少說,再怎么說你也不會相信我的。給我解藥,我念在咱們師徒一場的緣分上,既往不咎。從今往后,咱們橋歸橋路歸路,老死不相往來?!?

          “哼,瞧你說得可比唱的好聽多了!可是,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除非你拿通靈鼎來換!否則,說什么都是多余的,做什么都是無謂的?!?

          萬紅不為所動,毫不示弱地回應道。

          柳湄頓時垮下陰沉的臉來,異常憤怒地叫道:“難道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