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萬古仙雄 > 第63章 妙計退強敵

          第63章 妙計退強敵

          不一會兒,眾人便來到兩軍對壘的村口。只見那蘇天行正趾高氣揚地橫刀立馬,看見高守一行,揚起手來就破口大罵道:

          “哈哈,高守,你終于舍得出來啦!我還當你真的要當一輩子的縮頭烏龜呢!哦,那臭小子果然就是你們高家孽種!”

          長老向高守遞過一個復雜的眼神。

          其時,都已經到了這關頭了,無所謂暗示不暗示的了,蘇天行既然已經率眾安然來到村口,那說明一直被高家寄予厚望的三道虎口——滾石、藤橋、水池,至少是前面兩關已經被破了。而這最后一關,現在這種情況,也是決計使不得了,否則,蓄水池一泄,玉石俱焚,也會害死許多手無寸鐵的村民。

          “蘇老賊,我還以為你有多么神能廣大,原來只不過是一個嘩眾取寵,以多欺少的跳梁小丑罷了。哈哈哈!你糾棸著這么多官兵來到底是什么意思?說我們高家謀反,可有真憑實據?”

          看著那密匝如蟻群的官兵,高守的內心慌亂極了。但是,他得想辦法拖拄蘇天行,爭取更多的時間。他已經暗示兩位徒弟去把老弱婦儒轉移到地下秘室藏身。

          高揚看到匆匆離去的高卓和高絕,心里明白了許多,更是佩服高守的心細慎密和臨危不亂。接著,他又隨在來福耳根囑咐他帶著高梅和靈兒一起去幫忙。只是,那高梅執搦,不肯離開表哥。高梅不肯去,那靈兒竟然也不肯去。

          來福便只有獨自一人追上高卓和高絕,三人一道挨家挨戶地去做轉移動員。好在,惶恐不已的村民早就盼望著有個能夠安身立命的地方,也不消多費唇舌,他們便一一聽從安排,前往養生堂地下秘室去了。

          蘇天行仰天一陣狂笑,最后揚起手中的誅邪劍,直指高守,厲笑道:“哼,證據,還要什么證據!我說有就有!”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師伯,不要跟他一般見識。且讓師侄先行斬了這老賊,滅掉他們的威風!”

          高揚怒不可遏地大聲喝道。

          高守咳嗽一聲,給高揚遞過一個暗示,壓著嗓子道:“哎,你懂什么?!?

          高揚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只不過,他一看到蘇天行手里的誅邪劍,再一想到慘死的族長,頓時氣血翻涌,恨不得馬上就沖殺上去。

          蘇天行神形得意地叫道:“喲,就憑你這乳嗅未干的毛小子,也敢跟本尊叫板!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到天高地厚!”

          “佗主,我們沒有必要與他們多費唇舌,直接踏平高家村再說……”彩云鎮鎮長插話進來提醒蘇天行。

          蘇天行板起面孔來訓斥他道:“哼,本尊行事,什么時候輪到你來指手劃腳!什么時候該怎么辦,本尊自然有分寸,你就不要瞎呼蘿卜淡操心了!做好自己份內的事吧?!?

          這時,高揚突然想起來福曾經提及過的鳳鳴山一事,馬上提足真氣,跨步往前,直指蘇天天,厲聲道:“蘇老賊!你好大的膽子,公然勾結南沼國、東洛國,暗殺瀘沽鎮八大宗門宗主!竊取上古神器誅邪劍。而且,最可恨的還是你竟然視朝廷如無物,公然私占鳳鳴山寶石礦場!私抓百姓為你日夜挖礦煉取寶石,你眼里到底還有沒有王法!”

          “哈哈哈,王法,什么是王法!王法就是本尊的一個屁!……”

          啊~

          蘇天行這句話一石激起千層浪,眾官兵馬上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蘇天行意識到自己的失,慌忙改口道:“諸位官家兄弟,切莫受了這臭小子的蠱惑!本尊剛才只不過一時激動失!在這方圓六鎮,誰人不知道本尊的為人處事光明磊落!誰人不知道本尊忠肝義膽,義薄云天……”

          “得了,大家聽聽,他什么時候不是口口聲聲自稱是本尊?什么人才能自稱本尊?只有當今圣上!而他蘇天行一介凡夫俗子,憑什么以本尊自稱!大家想想他平時是怎么對待大家的?他現在稱你們是兄弟,可是他真的有拿出兄弟的情義來嗎?不要念及他每年提供給你們的那一丁點寶石,那只不是他的九牛一毛!而那鳳鳴山本就應該屬于大家所共同擁有的,憑什么你們許多人連知情權都沒有,就要甘當牛馬,受他支配!他血口噴人,說我們高家村謀反,可是大家仔細想想——”

          “蘇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不就是原本屬于我們高家的東西嗎?是誰勾結邪惡之徒,做出那些喪德失性的事來!就是蘇天行!他今天可以妄加罪名給高家,明天更可以妄加給你們彩云鎮、鐵牛鎮,后天再妄加給白旗鎮……因為,他的狼子野心已經暴露,大家看看他手中的誅邪劍,知道為什么,誅邪劍在他手中就失去光澤嗎?因為他本質上是邪惡的,他要當那九五至尊!而誅邪劍本就是懲惡除奸之神器!”

          “住口!哈哈,你以為憑你巧舌如簧就可以逆天而為,改變高家村滅亡的命運嗎?真是太天真了!不過,本尊倒是很欣賞你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慎密的心思和膽識,本尊答應你,只要你跪下頭給本尊磕三個響頭,本尊便破賞你個全尸!哈哈哈,真有意思,本尊就是喜歡看你們這一個個灰頭土臉,一副喪家之犬的模樣!”

          蘇天行說完,又是一陣狂放的長笑。

          這時,來福已經氣喘吁吁地趕回來,悄然向高揚使了一個眼色:老人、婦女和小孩全部安全轉移到養生堂地下秘室了。

          但是,高揚感知著那些有些心神動搖不定的官兵,決定再搏一搏,把該說的話都說完。

          “彩云鎮長,你為什么不問問蘇天行他把你引以為傲的彩云三仙弄哪兒去啦?據鄙人所知,只怕已經被蘇天行利用那東洛蠱術變成活死人了吧!不信,你看——”

          高揚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了無精打采的半臉麻婆,就斷定肯定是因為沒有成功緝拿到自己而被蘇天行處死了。事實證明,他的猜測半點沒錯。那半臉麻婆在聽完蘇天行的部署后就被他給偷襲了,一招致命。接著,蘇天行還真的就給她施了東洛蠱術。

          彩云鎮長順著高揚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就看到那神情恍惚的半臉麻婆,以及她身后那一支同樣沒精打彩的死尸戰隊!

          “半臉麻婆——”

          彩云鎮長叫喚著,舉步朝她走過去,想要探個究竟。

          啊~

          就在他跨出第三步的時候,蘇天行手中的誅邪劍冷不丁就從他的后心窩穿過了。

          “本尊不喜歡三心二意的人!”

          蘇天行的話猶如一盆冷水,直潑到眾官兵的心上。他們的心猛地一陣收縮,啥滋味只有他們自己能夠體會。

          “大家看到沒有!這就是你們踏平高家村后的下場!”高揚繼續煽風點火。

          “住口!孽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