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萬古仙雄 > 第70章 陰陽師

          第70章 陰陽師

          “從哪里開始,就在哪里結束?!备邠P喃喃地重復著這句話。

          這九頭蛇——

          石壁上燈臺的無蕊燈被雪蟾給點亮,無蕊燈亮,九頭蛇現——

          那么,只要熄滅了石壁上的無蕊燈,是不是就應驗了莫飛所說的這句話呢。

          “啊~”

          靈兒的叫聲越發凄慘。

          “靈兒!”

          高揚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著抽出腰間軟劍,猛地向石壁上的燈臺擲出。

          咻!

          軟劍正中燈臺上的雪蟾虛影,只見它突然冒出一圈血紅的光圈,那光圈瞬間像水波一要不斷往向拉大,最后連同雪蟾一起消失不見了。

          啊~啊~啊~

          一部分九頭蛇慘叫一聲,就消散無蹤了。

          果然如此!

          高揚接住回飛回來的軟劍,再一次用力向唯一的一盞燈臺擲出。

          咻!

          又是一圈血紅的光圈冒出,跟著又慢慢被拉大,再拉大,最后照例連同燈臺上的雪蟾虛影一同消散不見了。

          啊~啊~啊~

          又是一陣凄慘的女子叫聲響起,接著,剩下的多頭蛇全部憑空消散掉了。只是,不知從哪一頭多頭蛇身上掉上一道黃符來,那黃符像一只風箏一樣飄蕩在半空中,沒有被狂風席卷而去。

          “快拿下黃符!”

          就在高揚遲疑之際,一個老者的聲音破空傳來。

          高揚不及多想,馬上飛身上去,一把扯下黃符。就在他的手剛緊緊抓住黃符的一瞬,狂風立時而停,正對著被高揚玲瓏弓所擊塌兩面石壁交匯的棱角,很遠很遠的黑暗之中,傳來一縷幽幽的亮光。

          “靈兒!”

          高揚飛快地瞟了一眼黃符,只見上面用血跡畫著雙龍搶珠的圖案,接著便朝靈兒飛奔過去,心疼地把她從地上扶起來。

          咳~咳~

          來福和高梅猛烈地吸一口新鮮空氣,卻被嗆得咳嗽不斷。

          靈兒強忍住渾身上下那鉆心的疼痛,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 “揚哥哥,我沒事,快,快,救他們倆~”語末,竟然腦袋一歪不暈厥了過去。

          高揚馬上將她攬到懷抱里,看著她那遍體皆是被九頭蛇咬噬得密密匝匝的傷口,眼淚簌簌而落,口中喃喃而道:“傻瓜,你真是一個大傻瓜!你的血不是可能治傷嗎,為什么卻治不了這九頭蛇之傷!靈兒,你快醒醒!”

          “哈哈,年輕人,這九頭邪蛇非尋常之物。因此,哪怕她是上古魚女,也無法自愈!”

          那個老者的聲音又突然憑空傳來。

          “老前輩,在下并非蓄意冒犯,只因老祖被奸人所害,急需天山紫蠶煉制奇藥去救,實在迫不得已,若有冒犯之處,敢請老前輩見諒。同時,懇請老前輩出手相救靈兒!”

          高揚一邊說,一邊環視四下,可是并沒有發現老者的身影和其聲來自何處。因此,他斷定老者一定并非尋常之人,要不然,憑自己超強的感知能力,早就感知到其存在了。

          “嘖嘖,恕老朽愛莫能助了!不過,這天山之路,一路艱難險阻,困難重重,老朽還是勸你早早回去吧。如果,你答應我現大就打道回府,我這里倒還有一滴天潭圣水,只要將它服下,那九頭邪蛇之傷便不治而愈!”

          高揚斬釘截鐵地搖頭道:“不!我絕不退縮!無論天山之路有多么兇險,我都要誓必要去闖一闖,拿不到那天山紫蠶,絕不回去!”

          “為什么?”

          高揚大義凜然地說道:“作為高家子孫,明明知道自己的老祖一直在受苦,苦苦等待天山紫蠶去救治,我又怎么能夠貪生怕死,知難而退!果真那樣的話,我就不配做高家的子孫!”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好吧,那我就告訴你,這天潭圣水乃天山寒潭龍泉泉眼之水,此去向東直行一千八里三十七里可到。而那天山紫蠶在蒼天閣,自此去向西直行二千四百一十九里可到。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只有剩下不到二十天的時間,龍泉眼將枯竭。在同樣的時間里,天山紫蠶將破繭成蝶?!?

          ??!

          高揚大吃一驚,急道:“為什么會這樣?既然是龍泉理應常年激流通出,何以會枯竭?而那天山紫蠶又何以會破繭成蝶呢?難道就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嗎?”

          “呵呵自古忠義兩難全,你的問題我回答不了你!但是,我有一個便宜的好買賣,可以達成你心中所愿。就是你身上的一樣東西來交換我的這沒圣水,救了你的靈兒,安心去拿天山紫蠶!”

          “什么買賣,但請前輩直說無防!”

          “我乃陰陽師,需要借助純陽之軀才能現身,因此,我想借你身體一用……”

          老者的話還沒有說完,高揚便憤怒地打斷了他。

          “荒謬!人的身體怎么能夠借呢!”

          “可以,可以,完全可以!只要是你心甘情愿,我便能夠進入你身體,與你合二為一!你還可以擁有我所擁有的遁地的能力!直到三年之后,我成就了自已的身體,便可以離開你,還你自由之身!”

          高揚暗忖道:“三年?這么說我還白白被他控制三年最美好的青春時光?他在我身體里,還怎么成就他自己的身體,除非——他吸食自己的精元!人之精元一旦被吸食,那將失去控制身體的能力,成為沒有思想和意識的行尸走肉……”

          “不!身體毛膚受之父母,我們作后生晚輩的就有珍之惜之,豈有相借之理!請我另請高明吧!”

          高揚斷然拒絕了陰陽師的提議。其實,他的心中早已經有了定論,先向東行到那天山寒潭尋那龍泉之水,救得靈兒,然后,再趕去蒼天閣找天山紫蠶。

          “哈哈哈,說得好!不過,不管你選擇哪一條路,沒有老朽的幫忙,未必能夠順利到達!最簡單的來說,在這暗地這中,你們連方位都高不清楚?!?

          高揚尋思道:“暗地?這里是暗地,難怪到處一片漆黑,要不是有萬向水晶球的照射,還真是伸手不見五指呢!不過,這陰陽師為什么對萬向水晶球這上古至寶都置之不理呢?該不會是欲擒故縱的把戲吧?”

          “我意已決,你就休得再費唇舌了?!?

          “靈兒,你再忍一忍,我馬上就帶你去寒譚打龍泉之水救你!”

          高揚說時,先給靈兒輸送了幾息真氣。

          靈兒接收了高揚的真氣,咳嗽一陣掙扎著清醒過來,喘息著拒絕高揚再次為她輸送真氣。因為,為他人輸送的真氣與自身抗敵所消耗的真氣不同,為他人輸送的真氣一損永失,需要重新利用一種極其罕見的雞血石來修煉才可以得到補充,無法利用進補丹藥和心法調息來補充。如果高揚再為她輸送,他的武魂氣境將會受到極大的影響,甚至導致直接下降層級!

          武者的武魂氣境每向上突破一層都煞費苦心,誰又愿意再走回頭之路呢!雖然高揚愿意,但是靈兒也堅決不愿意他那樣做。

          “表哥!你千萬不能再為靈兒輸送真氣!那樣太危險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