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萬古仙雄 > 第84章 起風云

          第84章 起風云

          子夜,萬賴俱靜。

          一個黑影悄無聲息地躥進一間低矮的茅草房里,一劍挑了熟睡中一名男人的喉嚨,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蜷縮在男人懷里的一名小女孩攔腰抱起,轉身便走。

          小女孩那剛剛撒尿返回來的母親起夜撒尿回來,從窗戶中窺見這一幕,一驚一乍地追了出去。然而,她先天無舌,發不出任何聲音。

          小女孩看到自己父親被殺,瘋狂地手抓腳踢,大喊大叫,然而,才一開口,喉嚨就被一團破布給塞住了。

          那個黑影像老鷹叼小雞一樣叼著小女孩徑直往高鎮長家狂奔。

          “誰!”

          高揚感知到窗戶外一股殺氣逼近,馬上驚坐而起,同時手掌揮出一股掌風啪一聲就把房門打開了。

          “便宜你了,她就是你要找的陰時女孩——”

          一名黑衣人蒙面人威凜地站立在高揚的房門口,陰冷地說道。語末,只見一道煞白的流光閃過,他手中的匕首飛快地剜出腋下小女孩的一只眼睛。然后,把沾血的匕首連同眼睛和小女孩雙雙向高揚扔了過來。緊接著,大笑一聲,破空而去。

          “且慢——”

          高揚想要阻止他逃跑,卻分身無術,只得躍身上前一手接住血淋淋的眼睛,一手接住慘叫的小女孩,嘴里咬住飛來的血匕首。

          “媽——”

          小女孩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猶如一記重磅**,馬上就驚動了許多人前來一探究竟。

          耳只為虛,眼見為實,當大家看見高揚的模樣時,全都被驚得目瞪口呆,用手捂住大張的嘴巴,把尖叫聲埋葬在火辣辣的喉嚨里。

          “太殘忍了,真沒想到他竟然會對一個小孩子下如此毒手,嘖嘖!”

          “可不是嘛,哎!”

          ……

          “揚兒,真沒想到你這么快就——哎!”

          鎮長高守從人群中擠出來,憤憤地甩了一下衣袖,欲又止。接著,他飛奔到高揚面前,飛快地出手用萬創膏捂出了小女孩血流不止的那只眼睛。

          高揚這才吐掉嘴中的匕首,慌忙解釋道:“師伯,我——沒有——”

          恰時,小女孩的母親也終于從人群中擠了出來,看見因疼痛而昏厥的女兒,以為她遭遇了不測,頓時呼天喊地地哭喊起來。

          “娟兒哪,我可憐的娟兒——你這無義的種,你殺了我丈夫,又害了我女兒,不如把我也一起殺了吧!”

          小女孩的母親一屁鼓跌坐在高揚面前,死死抱住他的一只腳,聲淚俱下。

          人們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原來,高揚早已把小女孩的父親給殺了!

          “表哥,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高梅的聲音更咽在喉嚨里,心中五味雜陣,早已淚流滿面。

          “揚哥哥——”

          靈兒大叫一聲,奔忙到高揚面前,用極其復雜的眼神瞪著他。

          “不是我——”

          高揚漠然地看著手里血淋淋的眼珠子和地上的血匕首,拼命地搖著頭。突然,他的腦海里飛快地閃現過一個人的身影,沒錯,一定是他處心積慮地裁臟嫁禍于自己,可是,眼下這景形可謂是人臟俱獲,百口莫辯呀。

          接著,他自忖道:“眼下這情況,只能先救人要緊了……”

          于是,他心一橫,冷靜地對高守說道:“師伯,先救人吧,其他的以后再說,我相信總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說完,馬上把手中的眼珠子交給了高守。

          就在這時,瘋狂的母親從地上抓起血匕首,絲毫不考慮后果,站起來就把它刺向了高揚的胸膛。高揚完全沒有防備,眼看匕首就要刺進去。

          砰!

          就在匕首接觸到高揚胸膛的一瞬間,他的身體自覺地散發出一股強大的防御力量,直直地將她給震得飛出數丈之遠,重重地砸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她像沒有骨肉的泥一樣癱伏在地上,悲憤地瞪著高揚,嘴角滲出一攤鮮血,身體一陣抽搐,一會兒便沒了氣息。

          “高揚,你真是太過份了!竟然對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嬬下手!真是把我們高家的臉都丟盡了!呸!”

          人群之中,一名白衣少年,手持金槍直指高揚,威凜地叫罵道。他便是高揚那同父異母的哥哥高峰。

          高揚早已猜到先前那黑衣人是他所裝扮,于是怒火中燒,粗聲回應道:“哼,你不要賊喊捉賊!這——分明就是你一手策劃的好戲!別以為你做得天衣無縫,你這種小把戲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

          高峰反唇相市譏道: “嘖嘖,瞧瞧,大家快瞧瞧,就他這德性!還能給高家帶來什么?”

          “是呀,這高揚太不像話了!”

          “哎,沒想到他平時說話辦事一直斯文得體,原來竟然也是這樣冷血之人!”

          ……

          面對大家的冷葉嘲熱諷,高揚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

          所幸,這時鎮長高守沉悶之聲再次響起道:“好啦,好啦,大家都靜一靜,聽我一!今天在這的都是高姓族人,揚兒做出這種大逆不道之事,實屬不該——”

          “師伯,我沒有!”高揚打斷了他辯解道。

          高守用力地擺擺手,制止了他,繼續開口說道:“我也十分心痛!但是,正所謂家丑不可外揚,大家都打掉牙齒往肚里咽,誰都不許出去張揚!至于,娟兒父母,厚葬!娟兒就由我收為義女!我會盡力撫養其長大成人!大伙就都散了吧。老夫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