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主神大道 > 第92章 引蛇出洞?

          第92章 引蛇出洞?

          在這道法,神術,相呼應的道顯世界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偷襲大營的這些無腦舉動,道訣,佛法,神術,乃至是妖魔秘術,都有御敵先料的本事,誰也不差誰,雙方交戰最好的手段都是堂堂正正的兩軍交戰!一戰定下百年氣運,那就再好不過了。

          是夜,大離軍中奇人異士,紛紛顯露手段,天昏地暗,星月無光,蒼蒼茫茫的天地煞氣,混合著鐵血軍氣,將這大離軍營所籠罩。

          站在這樣的環境里莫說那些低階的妖族,就是那七階,八階,甚至是那只差一步就能已經成就不滅妖身的九階,只要進了這里,在這大軍的圍剿下絕對十死無生!

          至于那些妖王,妖神,它們自然有與它們同階的存在來抗衡!

          而在一處不起眼的軍帳之中,數十位玩家卻在這里濟濟一堂,顯然在商量著對于明天攻擊天雄關的計劃。

          “我的天?。。。。?!”那位叫陳欣的姑娘在最角落的地方看著在場的十幾位人,眼冒金星,面犯桃花,整個人一直顫抖到了現在都沒有停下來。

          “尤金喲,看來我死皮賴臉跟著你來這里,真是最明智的啊。佛僧恒魯,小天師張儀,萬相陳錦才,在加上帶我們進來的一劍墨香李三花,我們華國最有名氣的幾位三階的高手就都來啦!都是我的偶像啊啊啊?!?

          陳欣激動渾身顫抖不休,萬分感激尤金帶了自己來這里。

          今天靠傍晚的時候,那位李三花突然就來到了他們小隊的宿營地,就拉著尤金,說是有十分重要的事要和他商量,尤金想了想就帶著她來了這里。

          剛一進來,他們就已經被這華麗的陣容給嚇住了,雖然號稱三階高手,世界一斗,華國獨占三分。

          可這三分里也是高低有別的,就像他們今天干掉的那個噩夢空間里的三階,從開始到最后,他就沒在李三花面前組織的起什么有效的抵抗,被李三花壓了不止一頭!

          同理的在這里的只有華國近兩百位三階中的十幾位,但絕對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都是有望成就四階的!

          更何況眼尖的尤金,陳欣他們都看出在場的這些人都隱隱的以正坐在一邊與一個胖子談笑風生的那位面如冠玉,透出龍象紋理的那個人為首!

          他們都已經是三階接近四階的高手了,就這樣還要以那人為首,想想都有些讓尤金陳欣他們不寒而栗。

          “不是說我國沒有四階的高手嗎,那這位是怎么來的?”他們在心中暗暗想道。

          這時那胖子直接就站起身來,“諸位,明天就是進攻天雄關的時候了,你們都有什么看法?”

          “我倒是沒別的看法?!弊谏晕⒖窟h一點的武者打扮的直接就說道?!安贿^我們都有各自的任務,我想到了那時我們應該玩不到一塊吧?”

          “話不能這么說?!本妥谟冉鹋赃叺睦钊ㄖ苯泳烷_口道“我們現在可是很危險的,別看我們都是三階,可三級在這場攻防戰里三階算個蛋啊,就是炮灰都比我們強好不好?!?

          李三花這話說的毫不客氣,說的一旁好幾個人都直皺眉頭。

          “阿彌陀佛,李施主這話說的不錯。這所謂兵兇戰險,什么情況都有可能發生。與其這樣我們還是抱團比較好?!弊陔x主座不遠的地方,那恒魯和尚,輕呼了一聲佛號,開口提議道。

          這里的人說句不好聽的都是些桀驁不馴的人物,一個個都是以自我為中心,哪里顧得上別人?

          那眼中透出七色琉璃光華的陳錦才,坐在座位上,似笑非笑的看著那恒魯和尚,“你這和尚一腦子的沒安好心,你不會是在給那黨胖子當說客的吧?”

          此一出,這里的好多人都露出了許些的不自然。

          那站在這里的胖子是什么人,他們又怎么會不清楚?

          陳錦才剛出還在二階的時候可是沒少吃他的虧,也就突破三階之后,華國顧忌他的五

          感操控,才勉強將他以前的事給壓了下來,要不然早晚還是被追殺的命!可以說對于黨起志的提議,他就沒有不反對的!

          不過話糙,理不糙。陳錦才雖然話是有些火氣,但這也是他們擔心的,莫名其妙的就把他們都引到這兒來,還搬出了那的四階的大山,不是想收編他們是干什么?

          他們現在都是自由慣了,而且現在都有自己的資金供養,哪里受的了那些被收編的糟心事啊。

          一時間在場的好幾位,看著那黨胖子的眼神都不對了。

          “咳咳咳,我先說說啊?!秉h胖子咳嗽了幾下,“是,是我請人通知你們來這里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