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3章 第1章

          第3章 第1章

          如今,距我成人禮那一天過去已經快兩年了,這一天晚上,我忽然自無夢的睡眠中驚醒。

          仿佛有一個聲音在內心深處綿長地呼喚著我,我慢慢從獨居的坑屋中站起身來,慢慢爬出坑頂,借著蒙蒙星光四下張望。而且,我并無任何意外的感覺,仿佛早就知道一樣,我看向遙遙處閃爍著的一點白光,忽明忽暗,恰如正在召我前去。

          我知道那兒是什么地方---族中圣地,米契居!

          其實我有個秘密,除了族長之外,就連土孜婆也不知道:十年前,在土族人里還只算得上是一個黃毛小兒未成年的我,曾經偷偷進過米契居!沒錯兒,偷進去的,就是我。

          米契居是土族人的圣地,也是土族人的禁地,除非是施洗大典和成人破關,非經族長準許,任何人(當然,除了族長之外)都不能擅入米契居。

          米契居實際上是米契谷中一塊極大的空地,用一匹黑如油土的緞布圈圍起來,你可不能小看這塊緞布,土孜婆說這是涅母神親手織的,裁云作棉,將月為梭,先是織成一幅白布,然后用夜色染黑。這匹緞布十分厲害,別看它平常只不過軟軟垂垂地立在那里,無依無憑好象一撥拉就能打開……然而,除非族長本人去揭開布角,別的任何人一碰緞布,它就會即刻硬直如鐵,什么也別想破壞它一頂兒。

          你也別想著能不能從上面翻過去或者從下面鉆進去,你往上爬,它就往上長,你向下鉆,它也向下扎,最后累死你都找不到縫兒!

          我怎么會知道這些?

          切,你以為我“呆瓜”的外號是白來的?幼兒時期,為了讓小伙伴們帶我玩兒,我不知被他們涮過多少次!新族人無一例外都會對米契居充滿好奇心,可又不敢自己亂闖,于是他們就哄著我去試試看,現在你知道我為什么那么了解那塊緞布了吧?

          被涮了好多次之后,我又氣又惱,進不去米契居,被伙伴嘲諷,自己沒面子都罷了,每次回來還要被土孜婆毫不留情地揍一頓。說起來,我再怎么呆笨惹禍,土孜婆也舍不得揍我,偏只為了這件事,回回她都能知道,回回我一落坑屋就被她抓住狠揍。起初我并不知道她怎么總能發現我又去了,后來土孜婆才告訴我,是哄我去的那些新族人向她告的密。我又不接受教訓,只要別人答應我不會再告密我就信,無一次不上當受騙。結果自然是每次等我一回到坑屋里,她就拖我過去一語不發地狠狠揍我,她倒是不用東西就用手,可是比用什么別的東西揍我都痛。

          我怎么知道用別的東西揍我有多痛?

          這是誰啊老問來問去這么難纏?我有說過我只挨過土孜婆一個人的揍么?我有說過別人揍我時不用東西光用手么?真是的。

          土孜婆這一揍我,倒把我的逆反心理給揍出來了,我下了狠心,非要偷進米契居一次,回來好震震那幫耍我的壞小子。

          我很難真生氣,但我真生氣的時候,腦子反而比較好使,我想到了一個絕妙的法子,那就是跟蹤族長!

          信不信由你,十年前,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族長真的如我所愿,一個人悄悄向米契居行去。而我,就壓抑著心中“砰砰”的激跳,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后面。

          事后多年我才感覺到很奇怪,照說族長差不多就是現存仆人族群中本事最大的厲害人物,怎么會容得我跟蹤直到進了米契居才發現我呢?不過當時我是想不到這些的,我只看到族長掀開布角走了進去,心頭一熱跟著就一沖,電光火閃的剎那以后,我發現自己已經站在緞布里面,面前是一片空空如也的黑土地,第一個感覺,竟是有些失望!

          “誰呀?”族長在空地中間直起身,一邊問一邊轉回頭來。我看見他身旁有一個圓圓的小坑,只不過人臉般大小,如果不是其中汪著一眼銀白耀目的泉水,這四下里黑乎乎的,我都不會發覺那兒有個坑。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