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5章 第1章

          第5章 第1章

          我這是說到哪兒去了?我本來想說什么來著?哦對了,我是想說土孜婆這一脈的養育人老是冒犯涅母的規矩去提醒人類躲避災難,這種冒犯的事兒一多,碰上時任族長又比較嚴厲,就處罰了其中的一個。聽土孜婆說,不知是她前面幾代的養育人,被罰去人間過市井生活,也沒有封存她的靈力,所以她依然可以預言,但嚴厲的族長封固了人類理解預言的智力,于是無論她的預言多么準確,從頭至尾就沒有一個人類相信過,這真是慘無可慘。打這次以后,土孜婆這一脈的養育人就老實多了。

          咦,壞了壞了,土孜婆怕是遺傳基因大發作了,從種我開始,她就差不多老在冒犯各種規矩,我要是當初沒被種出來,靈魄石就沒法兒選擇我,說不定就會選擇族長,糟糕,族長這要是悔不當初,會不會處罰我呢?

          我一邊畢恭畢敬躬身站在族長對面,一面任由思緒不受控制地飄散開去。

          “你還是先收收心想想眼前的事吧,我可不能處罰靈魄石的主人?!弊彘L好脾氣地替我發愁,“你這樣一點狀態都沒有,真是前途叵測。剛才靈魄石給你預言了嗎?”狀態!族長最愛用這個詞,我該有什么狀態?我按捺不住肚里的嘀咕,明知道族長能讀我的心,還是忍無可忍地犯倔。

          “你不能用靈力控制你的巫具,這就叫沒有狀態,我看你啊,只怕連最簡單的與巫具溝通都做不到?!弊彘L態度還是平和的,話卻一點兒也不客氣。

          我唯唯喏喏,族人對族長的權威必須要尊重,這是我們族群的傳統。

          “我不應該打探靈魄石給你的預言,但如果你確實收到了靈魄石的預言,我就要即刻向你傳達涅母的神喻。你收到預言了嗎?”族長端起了架式,嚴肅地問我。

          “收到了!”我唧唧噥噥地回答,饒了我吧,還傳神喻,也不先惦量一下我有沒有可能聽懂。

          “那好,你聽著,涅母神喻如下:神心有難,靈魄回歸。五仆齊聚,一日可追?!弊彘L就那么淡淡看著我,也沒啥特別手勢,更沒見他沐浴更衣焚香禱告,平平板板的,他就把神喻給說完了。嘿,好話不中壞話中,我果然聽不懂是啥意思。

          “你不明白?”族長明知故問。

          我把頭搖的象人類的撥浪鼓。

          “涅母神喻據說是土仆消失前留下來的,具體是讓仆人們去做什么卻沒講清楚。但靈魄回歸一定意味著這個世界將逢大災,這是每個族長歷代相傳的。所以靈魄一旦回歸,再世土仆就須得在一日之內找到其它四個再世神仆,只有五仆齊聚,這場災難才有可能化解?!弊彘L說著,上下打量了我一會兒,到底還是沒忍住嘆了口氣。

          我不怪他瞧不上我這個“再世土仆”,說實話我自己都瞧不上。

          “一日之內?”我傻傻地重復,心里想,不知道我現在把靈魄石丟回米契泉里去還來不來得及。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