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32章 第3章

          第32章 第3章

          說是快走,但實際上我們三個走得并不快。日頭快要正午的時候,我們才到達大路盡頭,北面山坳里有一個住著農戶的小村莊。

          我們剛進村口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太安靜了,一點聲響都沒有,連狗叫都沒有,而且放眼望去,也無一戶人家房頂上有炊煙,時下正是做飯的辰光,怎么會沒有人家開火呢?

          煩人猶疑地停在村口磨盤處,四下張望了一會兒,靠近阿土仔身邊問他:“這個村子里沒有人嗎?我怎么覺得有點兒疹得慌,照說迪拜哥哥他們應該就是到這個村子來的,只不過走的是另一個方向的路,難道他們還沒到村子?”

          阿土仔沒什么表情,想了想,然后走去最近一間院子的門前探頭看了看,轉臉對我說:“這里象是沒人,你能感知到有木族人的氣息嗎?”

          我搖頭,一進村口我就發現了,這里全無絲毫木族人的靈氣,這地方怎么了?其實幾年前,我來過這里一次,那時候雖然這里也不算人多,但是各家各戶過得熱熱鬧鬧,雞鴨貓狗四下飛跳,而且因為和大路相通,還有外面的人開車來這里的農家小院度假,和現在這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完全不同。

          村子并不大,我們幾個分頭四下里走了一圈兒,確認沒有一個人在村里。家禽家畜倒都在,卻關得嚴嚴實實的,連看家狗都戴了嘴套拴在屋里,難怪聽不到一點叫聲。還有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是煩人發現的,她說每家每戶的院門上都長了一株小小的火絨草。

          她還真是對這種小草敏感得很。

          我把這些火絨草全撥了下來,火絨草是火族人的零食,如果想用火絨草來傳遞信息,那通常就是要傳給火族人,會是這里的那個木族美婦女出了什么事嗎?但我用靈力探查,仍無法感知到什么信息,正在想是不是象煩人一樣把這些火絨草吃掉的時候,突然頭頂上響起一個聲音,嗚哩嗚嚕含糊不清。

          我抬頭一看,原來我剛巧停在一棵大樹底下,有一張胡子拉碴的臉正拼命從厚密的樹葉中鉆出來,看起來是個人。

          煩人和阿土仔離我不遠,聽見聲音也跑了過來,煩人一見那張臉就失聲道:“迪拜哥哥,你怎么在這里?你怎么了?被綁在樹上了嗎?你別急你別急,我來救你!”她說著就往樹上爬,樹上那個人已掙扎著露出上半身來,身上亂七八糟的捆繩松了大半,但嘴里顯然是塞了什么東西,還是嗚嚕嗚嚕的。

          我和老大互相看了一眼,很有默契地同時往后退了幾步。煩人一腳蹬在樹杈上,回身看見我們的動作,驚詫地問:“你們怎么不幫我救人???倆大男人……呃不對,你倆不算男人……咳,算了……”她把話咽了回去,扭回身繼續爬樹。

          我對老大說:“你覺不覺得這場景有點熟悉?”

          老大說:“不熟悉,我只聽說過,沒見過?!?

          我說:“你聽說過,那證明不是我自己瞎猜,這里的人真的在弄那個儀式啊……沒有仆族人護持,弄那個儀式搞不好要出人命的,怎么這么膽大?”

          老大說:“出人命也是自愿,這里的人會為了救仆族人不惜犧牲性命,倒也難得,千百年都沒有聽說過這種事了?!?

          我說:“他們插了火絨草,看來是想借火族人的靈氣,無論哪個火族人來吃掉這些火絨草,都能帶給他們些許助力,算他們撞大運撞對了,來的居然是我?!蔽冶侈D身子,拿出吐焰盒,對準我手里那捧火絨草,輕念真言,只見蓬的亮光一閃,那捧火絨草化作輕灰立刻散入空中,無影無蹤。

          老大幫我遮住火光,那邊還有兩個人類在呢,最好不要讓他們看見我們在干什么。

          煩人沒有注意我們,她已經鉆到樹葉里面去了,絮絮簌簌一陣亂抖,緊接著“喀喇喀嚓”幾聲亂響,就見兩個人裹著亂蓬蓬一堆樹葉“哐”的一聲砸到了地上。

          我和老大不約而同又往后退了一大步。

          煩人摔在另外那個人身上,很快就爬了起來,一抬頭看見越退越遠的我們倆,簡直氣不打一處來,跺著腳說:“你們倆太不仗義了……不幫忙就算了,怎么還躲那么遠?你們……你們也太不象是來幫我們的了?!?

          切,我們本來就不是來幫你們的,我們仆族人,護佑的是這世界上的資源,雖然資源為你們人類所用,仆族人可并不為你們所用。

          地上那個人都沒力氣嗚嚕了,摔得七葷八素,煩人見我們沒有搭手的意思,自己蹲下去扶那個人,一邊安慰說:“迪拜哥哥對不起啊,我沒力氣,摔到你了吧,你等下,我看看你嘴怎么了……天吶你嘴里塞這么多樹葉,誰這么壞???”

          她用力把那人嘴里的樹葉往外掏,哇噢,真是好大一坨,他不知道咽下去多少才能嗚嚕出來這幾聲。

          那個人的嘴一被掏空就驚天動地地咳嗽起來,老大臉色一變,我也立刻反應過來,一個箭步沖過去捂住他的嘴,暗暗送了點靈力平息他劇烈的喘息。煩人嚇了一跳,大聲叫:“你干……”

          老大迅速跟了過來,順手就捂了過去,煩人的聲音被他捂斷在嘴里,老大說:“你別叫,這里的人應該都在不遠的地方辦正事,最忌聲響,你說說話也就罷了,不能大喊大叫?!?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