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40章 第4章

          第40章 第4章

          那個聲音說:“要靠人類發愿乞靈。凡人若是肯不惜性命去發愿向求涅母求祈,就有可能乞回靈力拯救仆族人的性命。我之前說話,仆族人不會生病,但若受傷流血不停,三天三夜后血盡,靈力就開始衰竭,無法再自行恢復,三十天內得不到醫治,這個仆族人就夭折了。而如果在這三十天內,有凡人愿意上巫臺發愿,而涅母又能聽到,就能乞到靈力反哺給這個將死的仆族人,可以幫助他自愈恢復。為了讓涅母聽到凡人的發愿,整個儀式絕不能受聲音干擾,巫臺周圍方圓十里的任何生靈都不能發出太大的響聲。護佑此地資源的仆族人有種消音粉,可以讓動物吃了后靜聲,這個村里的人花了將近三十天的時間把消音粉遍灑各處,終于在昨天達到了能舉行儀式的靜音要求。所以他們安排在今天準備發愿,在發愿的前一晚,也就是昨天晚上,除了最終要上巫臺的凡人,其它在此地的凡人也要幫忙,越多凡人加入,儀式效果就會越好,所以這些凡人在昨晚都要禁食、禁火,不能大聲說話,還要整夜敲擊發愿石,以求引來涅母神注意?!?

          我忍不住又在心里問:“發愿石是什么東西?凡人要怎么樣才能發愿?”

          “發愿石是浸染過仆族人鮮血的泥石。土資源是五大資源之首,聚萬物氣息,涅母派仆人行走世間,通過仆人靈力與這個世界互通,她不會關注普通生靈的聲音。所以凡人要想引起涅母的注意,就得將混有仆族人鮮血的泥石掰成小碎塊,用來敲擊地面,借此匯集成類似仆族人靈力的力量,這樣的聲音才能引起涅母注意。泥石易散,敲擊不能太大力,還得用手握緊,這就是為什么你昨晚聽到的聲音很沉悶。而靠仆族人鮮血匯集靈力,必需積少成多,越多人越長時間敲擊,靈力匯集越強,凡人發愿時的聲音就越大,若可引來別的仆族人還能獲得更大幫助。這個村子里的人昨晚花了一夜的時間努力匯集靈力,才使得這個巫臺重現此地,沒有足夠的靈力,即便村人知道此處有個巫臺也是看不見的。巫臺顯身,凡人發愿才可以進行,村人們帶著沾血的發愿石來到巫臺前跪坐默禱,碾碎泥石涂抹在巫臺的底座上,等到正午的太陽光照到巫臺上,巫臺底座閃現紅光的時候,凡人就可以發愿了。所以我知道儀式必在過午后才能開始,而整個過程中都要避免突然發出巨大聲音,任何人在巫臺邊上發出大叫聲,就意味著這個人是將要發愿的人,需要躺上巫臺完成儀式。我本以為你和林子到不了這里,可你們跟的方向很對,竟然來到了這片林中空地,這里其實就是巫臺所在之處,剛才你們看不見我們,是因為火兄弟用了障眼法,但誰沒想到你會突然發出大叫的聲音,你離巫臺太近了,時辰也到了,沒辦法,你不得不成為在巫臺上完成發愿儀式的那個凡人……如你之前所愿,代替孩子們?!蔽倚睦锏穆曇艉茉敿毜亟忉屩?。

          “發愿儀式?需要我干什么?”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那個聲音這次沒有猶豫,很直白地告訴我:“流血。只有凡人流血的聲音才有可能會被涅母聽見。也就是說,凡人必須流血才可能有機會拯救仆族人的性命,這就叫發愿乞靈。我需要割開你的手腕,讓血滴在巫臺上。誰也不可能事先知道乞靈需要多少時間,這意味著無法預計需要流多長時間的血才能讓涅母聽見。因此,村人安排了三個孩子,免得一個孩子流血時間太長會傷及性命。但是,發愿的人必須在巫臺邊同時發出聲音,才能同時躺上巫臺。你剛才大叫的時候卻只有你一個人,所以這一次的儀式,沒有人可以替換你,簡單地說,在涅母聽見發愿乞靈的聲音之前,你必須一直流血,若是血流光了,你的確有可能會死?!?

          我非常驚怒,大聲喊了出來:“這是迷信!迷信!我不相信你,你剛才對我說過,你保證孩子們不會流血,不會受傷害,那如果我不跟來呢?你準備怎么救孩子們?”

          那個聲音又鉆進我心里,對我說:“你現在是唯一可以大喊大叫的凡人,若是大喊大叫就能讓涅母盡快聽見,你怎么叫都沒關系。但實際上,涅母能否聽見只取決于發愿石匯集來的靈力強度以及你流血時間的長度,并不取決于嗓門的大小。我勸你還是省點精力,你要是太激動,會加重身體的損傷,可能堅持不了太長。我告訴你,我們仆族人其實分五種,除了土族外,還有金木水火四族。凡人發愿時,如果還有別的仆族人在場,以仆族人靈力護持發愿凡人的身體,這凡人的血就可以流很長時間,且身體損傷不會太大,一旦儀式完成就能恢復正常。村里人在村內遍插火絨草,是他們知道附近山上有喜歡吃這種草的仆族人,而被引來的是火兄弟,他是火族人再世之祖,靈力極盛,剛才燃盡火絨草,就是在傳送靈力到巫臺這邊護持那三個孩子,所以我向你保證過孩子們不會受到傷害。村人也不是拿這三個孩子獻祭,由于村人并沒有把握會不會有別的仆族人能在儀式過程中及時趕到,為了保險起見,才安排了這三個孩子。因為村里要救的是個木族人,發愿石浸染的是這個木族人的鮮血,為了能與木族人靈力相合以減輕流血對身體的傷害,所以才選用了這三個孩子。這三個孩子年齡小,吃肉食比較少,他們會比別的村人更安全。而我和火兄弟急急走來,是想趕在儀式還未發動前換人,有我們在,就不必一定要用孩子們的血,我有仆族的圣卷筒,它能融合護持不相合的血氣,就算是換用葷氣極重的其他村人也不會傷到他們,在你大叫之前我都已經同村人商量好了,正準備換幾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上巫臺,所以我跟先前跟你保證過孩子們不會流血?!?

          “那……那……那為什么現在你……為什么我……”我已經聽得有點兒暈頭轉向了,這么一大篇金木水火土什么的,太復雜,我根本沒能聽明白多少,但最后幾句我聽得十分明白,阿土仔的意思是本來他打算換別人的,別人的血都能用,那為什么現在變成就只能用我一個人了?難道就因為我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錯誤地大喊了一聲這怎么聽怎么象是鬼話連篇。onclick="hui"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