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41章 第4章

          第41章 第4章

          不過,我張口結舌,說話支吾起來,是覺得自己沒辦法直接質問他為什么不用別人,畢竟先前是我說了大話,我說過愿意替孩子們流血,現在一聽明白他可以安排別人,自己就想打退堂鼓,內心深處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沒辦法再找別人了,確實因為你一個人突然大喊大叫,發愿乞靈就是禁忌這個?!蹦莻€聲音顯然完全不受我的表達能力影響,準確地回答我心里的疑問。這也對,他直接聽我心聲的,我好不好意思說出來,他其實都能聽到。他繼續說:“發愿乞靈的最終目的是要讓涅母聽見,如果周邊一直嘈雜,涅母不會注意任何聲音;只有當萬物靜寂時,那個突如其來的聲音才會是能引起涅母注意的聲音。同時,也不能接二連三不停地大叫,必須只有一聲,接著便要以血滴聲為引,不能同時發出聲音,會讓接下來的血滴聲也變成嘈雜之音,涅母不會關注。所以,剛才時辰正好到了,你一個人大叫一聲,別的人就都沒辦法再和你一起上巫臺了。對了,還有件事要事先告訴你,由于現在只能是你一個人在巫臺上流血,圣卷筒用不上,而火兄弟的靈力剛剛施用在全體村人身上了,短時間內并無余力護你,這次發愿乞靈能否平安完成,全得靠你自己的身體素質,我不能保證你不受到傷害,更無法預測涅母能否在你的血流干之前聽見乞靈的聲音。把你弄醒過來,是為了要問清楚你的意愿……不然就不用給你解釋這么多了,如果讓你暈迷著流一陣血也能達到乞靈的目的,反倒省心……可你必須是清醒且自愿的?!?

          我了個去……這叫什么事兒???那個什么……母?她要是耳朵不好使,我就得流血到死嗎?

          阿土仔的聲音繼續說:“你別太擔心,你身體看起來挺強壯的,而且村里人準備工作做得相當充分,安靜保持得相當好,你這聲大叫可能很有效果,或者不用流多長時間的血,涅母就能聽見了。另外,必須告訴你,如果你堅持不肯發愿乞靈,我們也不好強迫你,你可以從巫臺上下來,但村里人堅持要舉行這個儀式,他們準備了這么久,絕不放棄,但現在已經錯過了正午陽光,圣卷筒的加持力釋放不出來,別的村人血液不合,只能再讓孩子們躺上巫臺來。由于你先前大喊了一聲,你不肯完成這個儀式,儀式的正常狀態就會被破壞,即使仍有火兄弟的靈力護持孩子們,我也不能再保證孩子們不受到傷害,你愿意讓孩子們來冒這個險嗎?”

          去你的,我憤憤地想,居然還搞道德綁架,我當然不愿意孩子們冒險,我從昨晚到今天吃這么多苦頭就是為了救孩子們吧?但是,我憑什么要相信這個見鬼的儀式?又憑什么相信這一切是為了救什么來歷不明的神仆?要是流光了我的血也達不到他們的目的,這群野蠻人會不會繼續禍害孩子們?那我犧牲的意義何在?

          我正轉著紛亂不安的念頭,突然感覺自己的掌心里探進來一只小小暖暖的手,輕輕握住我的大拇指,我轉過視線一看,原來是昨晚我見過的那個哭泣的小女孩,她站在我身邊,拉住我的手,一雙黑亮的大眼睛看住我,而她的另一只小手,牽在阿土仔的手里,緊接著,我腦子里響起了一個柔嫩的女孩聲音:“叔叔,你是好人,我告訴你,我們為什么要救木祖奶。木祖奶是我們村子的恩人,每家每戶都被她保護,我剛生下來的時候,心臟缺了一塊,我媽媽說,是木祖奶剜了她的一點心尖給我補上,我才能平安長大。一個月前,我們遭了災,全村人都要死了,是木祖奶出來替我們擋災,她的血流了三天三夜,就快不行了。我爺爺說,做人要知恩圖報,我們還血給木祖奶,她就能活下去,我愿意把血還給木祖奶,旺仔哥哥和姐姐也愿意。我昨晚有點怕,不過現在已經不怕了?!?

          這柔嫩的童聲拂過我的心,我一腔焦燥不知不覺竟平息了下來,我想,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樣無辜的孩子來做這件事,哪怕只能救他們一時,哪怕是送了我的性命,我也要代替他們做這樣的事。

          我不管這是不是可怕的陰謀,我只是受不了這個世界上有無辜者的犧牲,就象我這么多年盡心竭力為了保護自然環境不被破壞而四處奔走,歸根結底,就是為了想要保護那些無辜生靈不要受到無妄之災。

          阿土仔的聲音又在我腦中響起:“時辰差不多了,你同意嗎?”

          我深吸了一口氣,在心里,一字一頓地說:“我同意。但我還是希望,你給我一個相信你的理由?!?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