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42章 第4章

          第42章 第4章

          阿土仔挺耐心地解答我心底疑問:“這是木族的枸骨葉刀,加持了木族靈力,所以你不會痛,血液也不會自凝。木祖奶是在這村里生活多年的一位木族女子,仆族人壽命200年,她自50歲成年后就生活在這里,至今已過了快一百年,所以,這村里的人都當她是老祖宗,叫她木祖奶。這個村子地處荒僻,沒有多少人關注,近一百年來,村里人歷經戰亂、饑荒、病痛種種災難,木祖奶都曾出手打救。不過,因為一直要求村人保密,她的存在,也就只有村里人知道。這么長時間里,亦有離開村里不再回來的人,木祖奶會給他們吃一顆失憶果,這樣就不會再記得她的任何事情。一個月前,村里地下有一條暗河崩塌了,整個村子會在頃刻之間被沉陷埋葬,木祖奶將全身血脈化作萬千條樹根扎入地底,抓取泥沙石土重塑河壁,堅持了三天三夜,保住村莊無恙……就因為這樣,木祖奶的血液流盡了?!?

          這個故事,即使充滿著讓人難以置信的神話色彩,我聽了也覺得頗為感動,又問:“那之后發生了什么?村里人怎么會知道這個儀式?木祖奶現在怎么樣?怎么能知道木祖奶被救成功了沒有?又怎么知道什么時候止我的血呢?”

          阿土仔答:“木祖奶血液流盡后,剛開始尚能勉強維持人形,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就回到這個林中空地等待散形離世。但村人不肯放棄,村里有些老人知道這個儀式,這個巫臺是三十多年前木祖奶建的,她要救一個仆族人,請村里人幫忙,所以老人們經歷過一次完整的儀式。那一次有木祖奶靈力護持,儀式很順利,也很快就得到了涅母神的回應。村長老爺爺是認識木祖奶最久的人,那次發愿乞靈的人就是村長老爺爺,所以他還記得儀式的過程以及有可能出現的后果。這一次,要救的是木祖奶自己,村長老爺爺沒辦法找到別的仆族人,村人靠消音粉消音又花了太長時間,木祖奶無法撐很久,二十天前已經退化成植物本體了。你現在躺著看不到,這個巫臺后面有一株垂死的桫欏,就是木祖奶的本體。什么時候這株桫欏重新化作人形,什么時候你的血就不會再流了?!?

          我沒有力氣表示驚訝,在心里犯疑:“桫欏……那不就是蛇木嗎?這地方的大山里怎么會有這種植物呢,欺負我不懂么?我可是綠色和平組織的人,動植物常識都知道一些的……哦不對,她不是凡人,不能以我們凡人的知識來判斷……注意邏輯,哎喂,這整件事情到底有什么邏輯?還植物化作人形,怎么化?你會做3d特效么?……哦不對,我又忘了,跟我說話的不是凡人?!?

          阿土仔淡淡地回答我:“對,我們都不是凡人,所以你不能理解。這無妨,好在,你理不理解都不會影響發愿乞靈的效果,你看,這又是跟你們平常的神話不同的地方,你們人類,相信心誠則靈,魔法不生效或者奇跡不發生,總是歸結在心誠不誠上。其實呢,我們需要的,只是你的行動,不管你心里想什么,也不管你信不信,你自愿滴血乞靈,儀式就可以進行?!?

          我努力撐住自己的意識,在心里挑他的刺:“既然不管我心里想什么,又為什么非要我自愿呢?我不自愿,你照樣也可以讓我躺在這里滴血嘛?!?

          阿土仔認真地回答我:“對于儀式來說,當然只見效果,但是,對于進行儀式的人來說,卻有底線需要遵守。所謂做事的底線,意味著這個人的自我操守。仆族人做事的底線是不能強迫,我們可以說服,可以解釋,可以勸喻,而我們唯一不能做的,就是強迫。這不是誰給我們定的規矩,這是我們在建立自己的族群時,就做出的選擇?!?

          我漸漸覺得無力睜開眼睛,再怎么年輕體健,我這具凡人肉身,這樣一直滴血,到底還是堅持不住吧?但我的思緒還在亂飛:“話是這么說,但誰又保證真能不強迫任何別的人?有時候,別人不強迫我,情勢也會強迫我,我是自愿滴血不假,但前提是我想救孩子們,如果沒有這個前提,我也不會自愿,這算不算強迫?還有,誰知道這個儀式是真的還是假的,你騙了我,讓我說自愿,那又算不算真的自愿?”

          “強迫的意思,就是不給你選擇的機會。欺騙是強迫的一種方式,我哄騙你,意味著你選擇的前提就錯了,那自愿當然就不是真的自愿?!卑⑼磷姓f,“但是,你說情勢強迫的這種邏輯不對。你自愿選擇,當然就會需要前提,沒有前提,沒有特殊的情勢,誰會自愿選擇傷害自己?我告訴你真實的情勢,讓你選擇,你也認同眼下并沒有更好的選擇,所以你才在明知會傷害自己、甚至有可能犧牲自己的情勢下,仍選擇讓自己流血,這就是在眼下這個真實的情勢里你最真實的意愿,這就叫自愿?!?

          我在心里贊嘆起來:“喂,阿土仔,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的口才很好?你要是講起故事來,大概能讓人聽三天三夜吧,你們這族什么人……哎我老記不住……口才都這么好嗎?”

          阿土仔這次沒有馬上回答我,靜了好半天。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