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43章 第5章

          第43章 第5章

          當我用靈力對卜杜說,他讓我對人類有了不同的觀感時,我感應到了蹲在那株桫欏后面努力用靈力護持村人與卜杜一起發愿乞靈的火兄弟的強烈不滿。

          其實我對這種用靈力進行無障礙心聲交流的方式并不怎么喜歡,也許是因為這三十多年來我一直都沒有用過這種方式吧,我已經習慣了說話和別人交流,雖然說話交流效率不高,還容易引起誤會,而且也不一定保證話語內容的真實性,但是,我一直覺得說話交流有一個很大的好處,那就是:我不想同別人交流時,我可以不說話。

          心聲交流完全沒有這個好處,彼此的心里活動有如一筒筒直接倒出來的豆子,不管你想不想同對方交流,只要對方用靈力探查,你都不得不暢開心聲。而且在近距離的范圍內,若是都用靈力探查,則本來沒準備相互交流的人也會互知心聲,就如比所有人都亮著大嗓門兒在喊話一樣,走過路過的誰都能聽見……這感覺有點煩。

          說話交流的方式,有點兒象是涅母賦予普通凡人的特權,我甚至認為這種方式比仆族人更先進……雖然這注定了凡人世界的混亂和嘈雜,卻也給了凡人心靈一個獨立的空間,有時候我覺得沉默的凡人是最獨立的人,只要凡人不想說話,他立刻就可以把自己同整個世界隔絕。

          我們仆族人反而沒有這樣的選擇權,仆族人之間不能相互隔絕心靈交流,更不能擁有與這個世界隔絕的、完全只屬于自己的私密空間。

          但我為什么會產生出要與這個世界隔絕的想法呢?回想起我的族長老說我不在狀態……我這個狀態的確有些不對,如果,我真的是再世土仆,那么,作為涅母的首席仆人,護佑這個世界的資源和秩序就是我的第一要務,我怎么會想要與這個世界隔絕?

          我還是覺得,靈魄石選擇我可能搞錯了吧……畢竟我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有很多年了,這塊石頭又這么任性,誰知道它會不會是在跟這世間所有生靈開一個玩笑:反正找不到再世土仆,就找一個最不在狀態的呆瓜?

          好在,離開巫臺后,我發現我能和他人交流心聲的靈力就再次消失了,這讓我立刻又找回了三十多年來做土呆的感覺,習慣真是非常強大的力量,我這種狀態一直被族人看作是呆瓜,但我自己已經習慣了啊,不需要改變習慣是最舒服的事了。

          涅母神對乞靈的回應其實來得很快,卜杜失血暈迷后沒半個時辰,那株桫欏就恢復了人形??上н@個凡人失去知覺,沒能看到這一幕,估計他始終會在心里存疑這件事的真實性。

          不過沒關系,我正好也不希望他相信。

          唯一有麻煩的是林子,她完全不受火兄弟靈力的影響,一直保持清醒旁觀,而且就跪坐在火兄弟身后,她親眼目睹了那株桫欏幻化成人的過程,張著大嘴下巴都要掉了,情緒震蕩應該不小。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