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44章 第5章

          第44章 第5章

          我不是早說過,我長到這么大聽土孜婆講了無數故事嗎?還兼帶夾敘夾議,包括對人類的觀感啦,對仆族人的評判啦,都是土孜婆嘮嘮叨叨講給我聽的。我活了這三十幾年,又不象其它的土族人一樣有護佑資源的工作要做,作為一個呆瓜廢物,沒有對應護佑的土地,就沒有活著的目標和意義,沒誰理睬我從早到晚都在干些什么,全部生活內容就是聽故事和回憶思考這些故事,真是想記不住也難啊。

          也因為我沒有固定的任務需求,于是關注的信息就五花八門毫無限制,土孜婆見我耐煩聽,更加沒忌諱,反正她講什么給我聽都沒別的族人會注意,所以當講不當講的,全都一古腦兒說給我聽,于是,我對這世間的很多事情都沒見過,卻曾聽過,且還記得很牢。

          而我現在發現,“聽說過”是很管用的一件事,仿佛先儲存了大量信息,到用的時候就能隨時提取。當然最大的風險是我有可能聽錯了,那用起來肯定會惹麻煩。不過,一直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發現我聽土孜婆說過的事,有哪件是不對的,或者是我聽錯了的。

          只有林子是個意外,我沒有聽說過她,她自己說她曾遇見過一個阿土婆,但我的族群里并沒有阿土婆。如果是土孜婆見過她,我一定會聽說這件事,土孜婆絕不會瞞著我任何事,這倒不是表示她多信任我,而是她習慣了對我喋喋不休、口無遮攔。林子遇到的不可能是土孜婆,這個凡人,不知道最初是因為什么緣由,與我們仆族人有了越來越深的關聯,這是仆族建群以來絕無僅有的一次,對仆族會不會帶來什么影響我還不知道,但對凡人來說這不會是好事。

          本來按照涅母立下的規矩,這世間的凡人很難聽清和記住我們仆族人存在的信息,這是為了凡人好,免得他們身體受損。正常情況下,所有的凡人都會本能排斥記住我們的相關信息,比如卜杜,我說再多遍,他也很難記住“仆族人”和“涅母”這兩個稱呼,剛聽完再重復,都會不是忘記這個字就是忘記那個字,這才是凡人的正常狀態。而林子卻能一直記住,現在還了解得越來越多,越來越細,這對她不好。這樣下去,時間久了,她一定會身體受損,命不久長,仆族人的靈力也救不了她。

          那么,還要不要繼續帶著她一起走呢?從巫臺回到村里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回去的路上,一村人興高采烈地輪流抱著小女嬰,歡聲笑語地走在我們前面,完全看不出來經歷了一天一夜的勞累。而火兄弟拉著林子,我背著血已止住但還沒有知覺的卜杜,心事重重地綴在村人后面。

          林子保持沉默,火兄弟難得的耳根清凈,他一路走一路就老瞪我,我估計他是聽到我心聲,知道我為林子發愁,很是不以為然。但我不能分辯我聽到的心聲是什么意思,亂糟糟,而且漸漸褪弱。

          離開巫臺有一段距離后,火兄弟突然訝異地開口:“老大,你的靈力怎么沒啦,我現在聽你的心聲,就跟聽凡人的一樣雜亂難懂,我們還是說話吧,你是把靈力收聚起來了嗎?”

          我楞了楞,答道:“沒有啊,我這靈力是剛才突然有的,不受我控制,不是我想釋放就釋放,想收聚就收聚的……哦對,我猜是因為離開了巫臺太遠了吧?我的靈力,看起來只有在巫臺旁邊才能管用?!?

          “那要不,我們回去巫臺旁邊再多待一陣子吧,說不定你能想起來還是土仆那時候的事?!被鹦值芎芎眯牡靥峤ㄗh。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