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56章 第6章

          第56章 第6章

          要說真心話,我的確有點不平衡,怎么著我也算是救了林夫人吧?難道連一個“謝”字都當不起?不過,我沒有勇氣去主動提這件事,因為我接近林夫人時的確有所圖謀,如果沒有意外出現,我們萍水相逢很快分手。日后再利用這件事時,我說一開始沒認出她來還說得過去,那就透出我是純好心了。

          結果卻鬧出這么大陣仗,我拿著林夫人的手機到處打電話,除了林總出差在外地說是關機之外,其余人一接電話我就自報家門說明林夫人的情況,那有誰還會相信我之前碰見林夫人的時候并不認識她?本來設計好的陌生人熱心幫忙的戲碼已然穿幫,這還怎么敢去主動表功?不嫌被啐回來難看?我臉皮還沒厚到這種程度。

          一個月后,我的經紀人突然通知我,說林總約我見面,地點在他家里。

          我按時赴約,見到的卻只是林夫人一個人。林夫人的身體已經休養過來了,手術及時,效果很好,林夫人面色紅潤,精神爽利。而這次見面,她依然沒問起我的工作,只是感謝我那天堅持陪她看病救了她一命,說要兌現諾言請我吃飯。

          那一頓飯,我使出渾身解數,再次和林夫人相談甚歡,我們照樣說著不相干的家長里短,林夫人照樣埋怨著她的女兒還在外面野連媽媽生病了都聯系不上,一個多月都不同家里聯系,再次對著我感嘆說要有個孩子象我那就好了。

          忽略掉我正在給林氏打工的微妙身份,這完全就是到鄰居家做客閑談的氛圍,而在這種氛圍下與人相處是我的強項,我以前曾演過若干類似的打醬油角色,話題可以順手拈來,不著痕跡。

          打那次以后,林夫人囑我常常同她聯系,我正好借風駛船,她平日里在家的時候比較多,有時間我會去林宅看她,有時候還帶些小禮物,有時候就直接說要蹭飯,通常我跟她說些八卦新聞,也會認真地聽她嘮叨家事,我從不跟她談我的工作,更不向她打聽任何公司內部的事情。

          在這段時間里,林總從沒有找過我,他以前沒有看重我的意思,現在仍沒有看重我的意思,我的片約資源依然只在二三線晃蕩,但工作量漸漸多了起來,我的生活是能顧住了,再不會窘迫到生了病也必須撐著完成某個不關痛癢的通告的地步。

          我想,幸好當時在醫院對林夫人演戲時,我并沒真說什么假話。所以,我等了這么多年的機會,終于一點一點地,浮現出來。

          這么著過了半年多,我和林夫人的感情越來越好,有點象是半子半友,我改口叫她干媽,和她十分談得來,當然這得歸功于我的小心遷就和曲意討好,不要以為跟中老年婦女談得來是件容易的事。而且光靠演戲是不行的,我說過林總兩口子都是人精,敏感著呢,我要沒有真情實意的關心流露出來,干媽不可能跟我講越來越多的心里話,林總更不可能放任他太太跟我這樣交往。

          有所欲求,也得沉住氣真用心,沒有餡餅會從天上掉下來。

          干媽跟我越說越多的,是她的女兒林子,這一年多下來,我應該算得上是了解林子的。通過干媽,我知道了她很多事情。從小到大嬌生慣養,連個正經大學都沒上過,就知道一腔熱血在外面亂跑搞環保。以前呢,干媽聽林總的,覺得女孩子就該寵著,愛干什么干什么,反正家底豐厚折騰得起??墒菨u漸發現女兒沒有要嫁人的意思,干媽就著急了,玩歸玩,快三十了還不收心,沒有當爹媽的不發愁。干媽說,她其實也不想讓林子自己找對象,林子那個丫頭對安穩成家沒概念,挑不著什么好男人,比如上次居然帶回來一個外國神經病,雖然林總兩口子也知道那是林子故意帶回來給他們出難題的,可這也表示林子交往的人全是些不靠譜不能過日子的人,怎么敢放心讓她自己選女婿。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