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73章 第8章

          第73章 第8章

          那天早上,林子帶著脾氣不好的鄉下小弟跟小方一起出門時,我意識到,我的人生從這一刻起開始,似乎被分成了兩半。

          我今年三十二歲,是個離婚女人,林子家隔壁是我父母家,我自己另外有公寓。不過,我非常喜歡游泳,離婚了嘛家里也沒別人,于是隔幾天就會回父母家這邊住住。

          昨晚,我做了個很奇怪的噩夢。

          我夢見,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穿著泳衣,居然翻過林子家的院墻,跑到她家的游泳池里去游泳,游了一會兒,泳池底突然冒出大片黑麻麻的植物根須,嚇得我尖聲狂叫……按說我驚叫,應該是醒了,可估計沒醒透,又睡過去了,剛開始似乎沒再做什么夢,但沒多久,我又魘住了,感覺自己猛的睜開眼,發現躺在一個房間里,月光從高處的小窗戶里透進來。

          這房間里有兩張床,我躺在靠墻里的一張,另外一張床上似乎睡著一個男人。我還在琢磨自己到底是醒了或是仍在夢中,就見小屋墻壁上突然有巨大的、數不清的綠色藤蔓伸展出來,搖搖擺擺撲向我,卻在觸到我之前戛然而止,只停在我的上方,枝條亂舞,另外有些枝條就直接朝地面上砸過去,但未及碰到,一晃眼,屋里竟憑空多出一個男人來,飛快地靠在沒有藤蔓攀延的金屬門上。他摁亮房間的燈光,從兜里掏出一塊石頭,枝條立刻不再貼近他,只是詭異地把他圍著。

          我覺得自己象是醒著,因為我明明白白睜著眼睛,將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可理智上卻覺得我看到的這一切根本沒法解釋得通,所以肯定自己是在做噩夢,所以我不由自主地使盡力氣尖叫,只求自己能真正驚醒過來。然而我醒不過來,只感覺到腦子里似乎涌入了很多很多奇怪的信息,仿佛我突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不知道是什么東西。

          緊接著,對面床上的那個男人象是被我的尖叫聲吵醒了,翻身坐了起來,就在同一時刻,我清晰地感覺到門邊那個男人驀然暴漲出一股強烈的殺氣……針對我?他想要殺了我,為什么?

          再接下來的夢境,我就記不清楚了,只覺得接下來我肯定還做了點兒什么夢,可今天早上我在自己房間里醒來,除了上面記得的那些細節,以及發現我自己穿著黑泳衣睡了一夜,此外就全是一片含混的印象,想不起來細節,夢中房間里的那兩個男人連臉都沒有,干脆是塊白板……恐怖吧,要不怎么說我做的是噩夢呢?

          今天我醒得很早,睜開眼睛時,天才剛麻麻亮,我爬起來,換了一套家居閑服,呆呆坐著床邊,努力回憶了半天夢境,還是不得要領。后來天大亮了,聽見隔壁林家有響動,知道他們家人也起來了,就出門去隔壁按鈴。林家我從小到大都隨時去的,很熟。我想,就算人家剛起床我就過去串門,想要看看他家泳池,應該也不會遭到拒絕。

          保姆阿姨來開門時說起,我才知道林子回家了,還帶了一堆人回來,我就順水推舟說我是來看林子的,保姆不疑有它,放我進了林宅。我剛進一樓客廳,正碰見一個黑衣男子抱著個小嬰兒從地下一層走上來,我一見這嬰兒,不知道為啥,心里又緊張又酸澀,一心一意只想仔細瞧瞧她,連自己要去游泳池探探池底有無古怪的初衷都忘記了。

          那男子沖我客氣的點點頭,絲毫沒發覺我的異樣心情,把小嬰兒交給了一旁的老爺爺,老爺爺逗哄著小嬰兒坐在太妃椅上,我就跟身上牽了條線似的,不由自主圍在老爺爺身邊轉。后來保姆阿姨從廚房里拿來個裝著滿滿綠汁的奶瓶,說熱好了,我還攔著搶過來先在自己手背上試了試燙不燙,然后才交給老爺爺喂小嬰兒吃。

          我可沒生過孩子哦,我咋知道喂奶要試試燙不燙?再說,小嬰兒吃綠色的東西,應該有點怪吧……不過我沒當過媽,現在的孩子吃啥營養品我也不太清楚。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