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93章 第10章

          第93章 第10章

          后來,我聽故事聽許多遍,就只當是復習故事細節,但凡她老人家又開始嘮叨人類的情緒問題,我耳朵會自動關閉,啥也聽不見。

          可現在這塊靈魄石,怎么搞的,好象在跟我鬧情緒一樣……喂,你是我的巫具呀,你幫我完成任務不就得了,就算我呆,你把話講清楚我自會照做啊,我很隨和的嘛,偏偏毫無來由地時不時鬧個情緒,這到底是能起什么作用?搞得我象被傳染一樣,也覺得自己開始出現莫名其妙沒有緣由的情緒了。

          這么一煩燥,我就沖口對火兄弟說了一句十分莫名其妙的話:“我不知道,你既然叫我老大,那你最好還是別這么胖,就算你吃不出問題,我看著也煩?!?

          話一說完我自己先吃了一驚,這可不象是我,我說話一向平穩不帶情緒,怎么會突然對火兄弟說話這么不客氣?他是再世火仆啊,我該特別尊重他才對……呃嗯,不對,又忘了,我是再世土仆,我不用特別尊重他……那也許,是前世的土仆喜歡用這口氣說話?

          對面的火兄弟看起來比我還要驚訝,扔下點心叉子,板著臉說:“老大,你憑什么煩?涅母都說過無妨,而且我這么能吃甜食,其實是你安排的規矩,你要是煩,當初為什么不直接跟涅母說你不樂意?”

          我安排的?我怎么可能安排這種事?就算是涅母吩咐我應該也不會干吧?土孜婆講過的,涅母創造五個仆人護佑這世界,可從來都不會強迫仆人做任何事,涅母只會說,交給哪個仆人的事,就由哪個仆人自己看著辦,辦成什么樣涅母都不會攔阻,都會全盤接受。

          若是由我自己看著辦,我會給火兄弟安排這樣濫吃卻無任何負擔的一個身體嗎?且別說我有沒有這個本事(好吧,我不記得的那個前世土仆也許會有這本事),就算我有,我也不能干。我們都知道的,仆族人的身體與所護佑的資源息息相通,濫吃會導致身體受損,身體受損意味著資源會漸趨貧瘠,比如我們土族人,如果身體吃出毛病,對應護佑的土資源就很難種出東西,勉強種出來的東西也會生病羸弱缺乏營養。再比如說火族人,如果身體吃出毛病,火資源就會無端自燃,消減火脈不說,還會殃及其它資源,尤其對木族來說簡直就是災難……前世的那個我怎么會這么干?

          火兄弟讀到我的心聲,聳聳肩說:“反正就是你干的,你自己愿意的,好象對護佑資源也沒什么特別要不得的壞處,老大,你別糾結啦,涅母說無妨的,頂多就是人類的身體會有點麻煩,但你本來也不在乎人類麻不麻煩的嘛,應該沒關系?!?

          我閃了一下神,仿佛忽如其來,心間劃過一道光亮,模模糊糊想起了點兒什么。

          但我還沒來得及想真切,火兄弟已向我示意,我們可以上路了,窗外天已擦黑,店內吃客來來去去再沒什么人再關注我們倆,火兄弟主動把紙碟收攏丟進店內垃圾桶,順便去買單結賬。

          我就沒再繼續琢磨,土仆過去的那些事就算忘光了,應該也沒什么要緊吧,其實我對前世土仆的事不是很有興趣,想的起來也好,想不起來也好,我認為,對眼下我們要去做的事都不會有什么影響。

          我拎起小黑包袱同火兄弟一起走出甜品店,火兄弟吃得心滿意足,對接下來的行程再沒提出什么意見,我倆直走到夜半時分才算到了一處幾無人跡的僻靜遠郊,火兄弟拉住我,捏了個字訣,瞬時便移轉到赫祁河谷附近的一片原始山林之中。

          火兄弟凝神探了探周圍環境,同我說:“老大,雖有火焰盒加持我的靈力,但我只能移到這兒了。木仆當年最防范我,在距離木族聚居地一天腳程以外,上上下下設了一整套避火陣,連我在內,沒有任何火族人能瞬移進去。夜深了,行走不便,我倆就在此地先歇歇吧,明早再走路過去?!?

          我當然同意,倆人各自找了安歇處睡下。

          但還沒等我閉上眼睛,我的一個褲兜突然唱起歌來。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