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98章 第10章

          第98章 第10章

          我站著不動,眼前那片柳枝開始試探性地拂來拂去,我猛然省悟,我要是再不做點兒什么,若被柳枝纏住我,估計就把我也扔河里啦,然后會隨河水淌出谷去,那我這大半天的路就算是白走了。

          我退后一步,從褲兜里掏出靈魄石來。

          大片拂來的柳枝登時如被凍住般,在我面前凝結成一張巨盆大口,吐出一聲嬌呼:“天吶!你是再世土仆?。。?!”

          隨著這聲呼喝,我眼前的一切,竟如魔術幻景一般,倏地變化了模樣。

          怎么描述此情此境呢?

          現在我終于知道了,為什么土孜婆對我講赫祁河谷是世間仙境:眼前一前都鮮活了起來,谷內河水緩緩流淌,水面蕩漾著薄霧輕靄,河堤用各色木質品精雕細琢裝飾,美倫美奐。離岸不遠,精巧繁復的樹屋與林木錯落有致,望去皆如畫作。而原本在我面前的這株巨大垂柳,居然變成了一座橫斜在內河邊的木制引梯,約有數十級,通向懸在半空中的瞭望樓,樓窗前正倚著一位唇紅齒白的英俊小哥,吃驚得半掩著嘴,撐直身子向下望著我,我身邊仍有一株搖曳細柳在隨風擺動,只是再無半點粗豪模樣,宛如身段曼妙的廷前侍女。

          我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很覺納罕,我這雙沒有靈力的仆族人眼睛,看不穿木族人的幻化偽境就罷了,難道連耳朵也不好使了嗎?我剛才聽見聲音時,只覺得一定是個女子在講話,怎么這瞭望窗前站著的卻分明是個小哥呢?

          男女性別,于我們土族人來說是無所謂的,就是個外形選項,沒有實際用處,但我所知道的是:木族人的身體有男女之別,可不只在于外形,內部構造也實打實有所不同,和凡人的功能差不多……瞭望樓里的這位小哥,看他撐出這大半個身子,一眼可知是男性構造,他的聲音怎么竟會柔媚成這樣兒?

          當然啦,我并不是說男人就不能有尖噪子,若是天生剛好長成那樣誰也沒辦法,可這般語氣嬌滴滴的男性木族人,怎么我印象中不曾聽土孜婆八卦過?細想從前,土孜婆超級喜歡給我八卦各種奇聞異事,類似木族族群里的這般風景人物,她有沒有講給我聽過呢?

          我這邊廂呆呆地回想著土孜婆講過的木族人故事,那邊廂英俊小哥又開口說話啦,沒錯兒,就是跟個女孩兒聲音一模一樣,對我道:“土仆大人,您這是怎么了?您再世回歸,這是多了不得的大事兒啊,可這么長的時間,怎么就沒見著土族族親往唔們河谷捎個信兒呢?”

          我摔了摔頭,醒了醒神,向上抱拳說道:“這位小哥,我來尋找再世木仆,您這里可有什么消息嗎?”

          小哥嬌笑了一聲,飛身一躍翻出樓欄跳了下來,但見他背后刷一聲伸展出兩片彩虹似的翼翅,花蝴蝶一般,輕飄飄落在我的面前。

          我往后斜退了一步,給他多留了點空間,因為這雙彩虹大翼我倒是聽土孜婆詳細給我八卦過:木族人為了好看無所不用其極,而漂亮這種事得有裝飾幫襯才能花樣繁多,否則總是肉身看來看去,那再漂亮也難免麻木。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