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99章 第10章

          第99章 第10章

          這么聽來,再世木仆還真的給他的族人留了消息?我松了一口氣,接話道:“族長,有消息就好辦,我還有個伙伴,是再世火仆,他有靈力,您傳訊給他也是一樣的……不過,就有點麻煩,我的手機掉到河里去了,您這兒可有什么地方能打電話嗎?”

          族長站住腳,說:“火仆大人?哎呀,他可進不來我這河谷。說起來,慕蝶花您雖有所了解,可我猜,您不一定知道這是我族再世木仆回歸那天育出的新苗吧?花種早就有,我族育這花苗之前也已費了很長時日,但種出來的花瓣總是與真正的蝴蝶一般大小,顏色花樣又很單調,沒什么出奇之處。直到三十多年前,再世木仆覺醒歸來,原身竟就是一株碩大的慕蝶花?;ㄖ耆鐦?,花瓣似人身般巨大,一直盛放不敗,木仆從花朵中重形人身,足花了十年時間。自那之后,我河谷里生長的慕蝶花才開始變得千姿百態,花瓣美艷巨大?!?

          原來如此??陕?,木族族長這不是明明可以講木仆的消息嘛,怎么算是不能用片言只語?這個族長到底在忌諱什么?

          族長讀到我的心聲,對我解釋道:“木仆老祖三十多年前再世覺醒時,并沒有囑咐過不能傳他的消息,他還要我們去打聽土仆大人您有沒有回來呢。我施法探查過,土族那邊訊息全無,十年時間過去,木仆老祖耐不得,就自行出谷去了。直到前幾日,忽然老祖隱形葉閃現在我眼前,我經靈力收到老祖訊息,且令我不得將這訊息經由任何言語傳遞,只能留待再世的其它仆族老祖到來時,才能用靈力傳訊……我哪能料到土仆大人您竟然沒有絲毫靈力呢?!?

          好吧,那么,只有等火兄弟來此處找我了。

          對面的木族族長卻又搖頭,說道:“土仆大人,任何別的老祖前來,我族都會盡心竭力設法相幫,唯獨就是火仆大人不行。三十多年前,木仆老祖回歸時就為我族新定了規矩,絕不容火族人踏入我谷中半步,包括再世火仆。木仆老祖離谷產有,除了檢視谷外加強原有的避火陣之外,還加重了障眼法,不要說凡人,非我木族的其它仆族人都看不見我谷中真實模樣。剛才,若不是我撤去障眼法,就算是您靈力還在,也無法看見我河谷真顏。所以,有這障眼法再加上避火陣,再世的火仆大人斷斷走不來此處?!?

          喂,這又是為什么?當年木仆和火仆的關系不好,我是曾聽土孜婆講過,可千萬年都已經過去了,老祖宗們再世回歸,還至于這么記恨么?火族人現在護佑的資源并不包括木材,更不會再象最初的火仆那樣,引導人類去鉆木取火,而且火族全族基本是走在絕滅的路上,木仆還在氣什么呢?

          族長聽到我心聲,表情十分嚴肅,道:“土仆大人,您這可想岔了,火資源雖然不包括木材,可火族人面臨絕滅,難免總會有族人情緒憂憤,激烈到一定程度就會引發自燃的天火,我族護佑的山林草原往往因此遭受無妄之災。木仆覺醒再世時說過,天火無論在哪里點燃,都絕不允許沾到赫祁河谷一星半點,這里是我族最后生息之地。所以,為了不給天火可乘之機,就絕不能允許火族人找到我河谷所在。尤其是火仆,木仆說過,火仆再世后,若是不忍心其族人絕滅,搞不好會燒光我河谷的資源反哺其族人靈力,萬萬不可給他這個機會?!?

          我面上一哂,沒有接腔。心里頗覺得這個再世木仆有點兒小人之心,火兄弟再世回歸這三十多年,為族人傷心不值,吃喝玩樂不理正事固然有之,可明顯從未動過要燒木頭的心思啊。就說前些天吧,再世木仆被死結拘住快要散形了,火兄弟二話不說就救了他……結果他倒防賊似的防著火兄弟,太小心眼兒了。

          我不出聲并不管用,完全不妨礙對面的族長查我心聲后跟我繼續拌嘴。族長顯然是木仆鐵粉(這也是廢話,整個仆人族群都是本族老祖宗的腦殘粉,這根本是仆人族千萬年來的習慣),立刻出言維護道:“土仆大人,您可不能偏心吶,火仆大人心性極端,跳脫無定,到現在也還未成年。這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呢,我族族人皆有植物本體,面對火災時全無反抗之力,必得小心才是?!?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