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265章 第9章

          第265章 第9章

          火兄弟安撫地拍了拍我,不知道為什么,我心里突然就平靜下來,覺得一切都很正常,林安清本來就是林家的親戚嘛,至于還有啥別的關系么……這同我有什么相干。

          土老大拉著林安清在我們對面坐下,道:“來,沒必要那么防備和對抗我們。實話講,我們就不是人,也不關心人類的情緒或者想法,我們是涅母的仆人,在這世間行走的唯一目的,是為了完成涅母的任務。我原本不想同凡人多打交道,可現在如果要想治好我們身上的毛病,根本就不能避開凡人。卜杜的大哥昨天說的有一定道理,我們無法去詢問全世界近百億人的意見,那撞著誰就問誰好了,小林先生,和這位蘭大爺,你們便算是撞著了吧?!?

          我狐疑著盯著這位土老大,他是什么……仆人?仆人的話能靠譜不?

          火兄弟攔過話頭,接著說:“林子和蘭文珠去了東海之濱,昨天上午剛回來,結果發生那么多事,都沒來得及告訴我們情況。今天我們談過后,才知道她們租了小艇沒開出去多久,就遇見了前來相迎的美人魚族長,族長說水族牧者已感知到再世水仆的落凡體和再世木仆的沉魂之身前來,但她們仍然都是凡人身體,不要說進入深水陵周邊五百里水域,連接近都做不到,牧者自己無法離開深水陵,所以托美人魚族長帶訊,回答林子想要知道的問題。牧者說林子是不完整的落凡體,缺失了落凡成人時的引咒,無法取回靈力。牧者已安排美人魚族群遍訪世間水域,暫時還沒能查到引咒的下落。美人魚族長告訴林子,她們在遍訪水域的時候,唯一碰到的異常,是探到有個游輪上的老婦人,夜晚倚在船舷垂淚,淚珠剛巧滴落到經過的美人魚女兒身上,似有一絲引咒的氣息。美人魚女兒浮出水面與那老婦人攀談,卻發現老婦人只要停止哭泣,引咒氣息就消失無蹤,于是猜測老婦人所哭之人可能與引咒有關,美人魚女兒畢竟不是仆族人,探查人心的本事十分有限,詢問老婦人為何而哭時亦不得要領,之后突然有個老頭兒來找老婦人,兩人爭執起來,美人魚女兒只好遁走,無法再追蹤那個老婦人?!?

          游輪?老婦人?什么……咒?我隱隱約約覺得,這說的似乎是我大哥大嫂。

          土老大道:“林子當時聽到美人魚族長的傳訊,并不怎么理解??珊髞砘氐搅终?,蘭文珠的大堂姐,就是那個律師找上門來,她說她是林子媽媽的辯護人,受林子媽媽的委托,要求林子去見母親一面,還提到林子媽媽的身上有甲骨文的水印。我就想明白了,美人魚女兒碰到的那個老婦人,應該是蘭文珠的媽媽,她所哭之人,很可能就是林子的媽媽。而剛才我們一進來,就聽到這位蘭大爺在說他大哥大嫂鬧離婚的事,加上我探查到這位蘭大爺的心中所想,那便確證無誤了?!?

          我閨女文琬跑去給林子媽媽當辯護人了?這是為什么?哎呀這可不好,我媽百般遮掩,就是不想要小輩知道這些事,怎么文琬已經摻和進來了呢?

          林安清很冷淡地道:“你們說這么多,我都聽不懂,這些跟我有什么關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