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巫行世間傳 > 第267章 第9章

          第267章 第9章

          火兄弟問我:“蘭大爺,你回憶回憶,當年看見的那個小嬰兒,臉上有什么特別嗎?”

          我仔細想了想,似乎有股什么力量在我心里涌動,漸漸在我腦海里形成了清晰的畫面,三十多年之后,那個大玻璃窗里小小女嬰的面容再次浮現在我眼前,也許是因為剛剛洗干凈,她的小臉象露珠一樣晶瑩,纖毫畢現,哦對,是有點特別,她的眉心似有水紋閃了閃,忽然變成淡金色,然后就消失不見了。我一直以為是太陽照在她臉上的光影,這算特別嗎?

          顯然火兄弟跟我看到了同樣的畫面,他對土老大說:“沒錯了,這位蘭大爺看到了水仆的引咒被金仆的心障遮蓋時的情形,我們的分析是對的。引咒原本是為了讓涅母仆人的親族發現自己,原該停留在皮膚上,結果被金仆心障硬壓下去,引咒內陷入腦,會給落凡體的意識帶來混亂。人類嬰兒幼小時,還沒有形成對這個世界的固定認識,排斥力不強,很容易受到引咒內陷的影響,產生模糊的水仆記憶,這個早早夭折的水仆落凡體,會用她的水仆記憶,不自覺地通過內陷的引咒牽動靈力,這么看來,她的夭亡或許不是意外,而是主動的選擇?!?

          土老大思索著說:“林子同我們講,她的父親虐待過這個孩子,母親在不知不覺中也傷害過這個孩子,但四歲的孩子難道會因此去自殺嗎?林子出生的那一天,林宅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我呆了,這就是林安清剛才說的我的罪過嗎?因為我燒掉了那封信,竟導致我大哥的親生骨肉受到虐待嗎?

          火兄弟問林安清:“小林先生,我們知道的碎片已經不少了,你到底還在隱瞞什么?還有什么隱瞞的意義嗎?在你們凡人的世界里,虐待一個幼小無辜的女童,難道不是人神共憤的罪惡嗎?你還要替你的生身父親隱瞞下去嗎?”

          林安清沉默了許久,掙扎道:“我也說不清……我不想告訴你們,我不能說,太丑惡了……而且說出來也沒有意義,就讓一切都灰飛煙滅吧,你們不能強迫我,只要我不愿意,你們就沒有辦法……”

          土老大警覺地道:“不對,這不是你的意愿,你已經開始被心障侵蝕了,這是金仆的意愿……到底是什么要緊的訊息,金仆不愿意讓我們知道?火兄弟,你趕緊想辦法,這位小林先生有危險,快……”

          火兄弟迅速拿出了個小盒子,紅得象個炭團兒一樣,在林安清眼前一晃,我眼睜睜看著兩簇火星撲入林安清的雙眼,他就象被燙到了一樣猛地閉住雙眼,身子往后便倒。土老大一把扶住他,把他放平躺在床上,火兄弟跟過去,把那個炭團兒似的紅盒子擱在林安清的額頭上,我身不由已地也去站到床邊。

          聽見火兄弟說:“還好及時攔住了,金仆的心障非常厲害,把林先生的凡人意識對我們訊息的排斥度放大了成千上萬倍,假如我不用靈火阻隔,這位小林先生頂多再撐五分鐘就要變成植物人了……真是險極,老大,金仆絕對是要玩兒死我們,他再世回歸的那一天就下了這個決心吧,到底是為什么?”

          土老大說:“我想不明白,金仆不喜歡人類,但他也不敢直接傷害人類,就算我的護佑地被人類毀掉時,也毀掉了那里的黃金礦脈,可金仆并不真的看重金子啊,該不至于令他憤怒到要毀滅世界吧?他為什么做得這么絕?”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