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3章 貓與心理輔導

          第3章 貓與心理輔導

          “無恥之徒!無恥之徒!”

          殘垣斷壁間一團黑色人形拍地怒罵,“你今日又發什么癲?不將話說清楚,休怪我翻臉!”

          他試圖理順自己糾結成抹布的長發,不巧正好摁在創口,痛嘶一聲收回手,果然見了血。

          鐘妙倚著柱子看他一驚一乍,沒忍住笑出聲。

          “勿怪,勿怪,實在是未曾見過蠱君這般風采,”鐘妙換了只腳站著,“不如學學我們劍修束發,保證再無此等后顧之憂?!?

          蠱君冷哼一聲捏了個訣,黑霧聚攏又散,再現就是位孤高公子的模樣,黑袍曳地青絲如雪,如果忽略他微微跛著的腿,倒還真看不出方才的半點狼狽。

          “不知本君如何又礙了您的眼,您要殺要剮只管吩咐便是,”黑衣蠱君嘶聲問,“不敢勞動少山君深夜登門?!?

          鐘妙早習慣這人開口必是陰陽怪氣,拖過殿內唯一完好的靠椅坐下,這才在對方的怒目而視里緩緩開口。

          “北起北望山,南至鯤鵬岸,如今叫央朝的那塊大陸,在我庇護下已有百年,這件事,想來你應該清楚?!?

          “本君對螻蟻不感興趣,”蠱君皺眉,“什么陽朝陰朝,本君未曾聽過?!?

          “這倒巧了,我近日恰好聽聞有一伙子邪修折騰什么續命功法,有幸繳獲一二,看起來頗為眼熟,似乎很有蠱君神韻,正欲向蠱君討教,”劍修笑瞇瞇向前俯身,“原來蠱君竟是不知情的么?!?

          蠱君半點不敢因她此刻的和善放松警惕。

          一盞茶前,鐘妙進門拔劍時頂著的也是張盈盈笑臉。他不過心氣不順反刺一句,劈頭蓋臉一頓好打。

          眼下形勢比人強,就算蠱君半夜被拖起床有千般怨言,也只能悶頭想自己什么時候泄了功法出去,竟招了這煞星上門。

          鐘妙見對方深陷沉思,一時間也不著急催促,回身靠在椅背上,指節有一搭沒一搭地敲著劍鞘,閉目感應著各處信物。

          蠱君與她相識百年,對這套小動作再了解不過,開口就帶了點酸味:“怎么,看來少山君又尋了些很是牽掛的小寵物,眼下夜已深了,又何必在本君這里耽誤時間?!?

          鐘妙淡淡看他一眼。

          “我對你也牽掛得緊?!?

          蠱君一哽,抓出柄折扇丟給她。

          “拿去!”他扭了頭不看鐘妙,“這是信物,若果真是本君的功法,遇之即解?!?

          鐘妙接了折扇放懷里,難得嘆了口氣:“你好歹也警醒著些,楚青,天雷當真那么好挨嗎?!?

          蠱君仍是別過臉不看她。

          鐘妙又嘆了口氣:“你自己保重,下回見?!?

          話音未落,楚青回過頭來,人已不見蹤影??帐幨幍目恳芜€搖晃著,放著一盒藥膏。

          “慣會打一棍子給顆棗,這女人,”蠱君臉上露出些惱羞成怒,“別以為本君回回都吃這一套!”

          回應他的只有殿內空曠風聲。

          想來也是,少山君心里從來只有天下蒼生,此時怕是早已趕回央朝,他如何又能使她在奔赴蒼生的道路上停滯一瞬。

          蠱君仰躺著拿袖子蓋了眼,自嘲笑笑。胸口一處于黑暗中發著幽幽雷光,隱隱透出殘缺劍形。

          而這一邊,“頗受少山君牽掛的小寵物”也正面對著他的難題。

          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

          顧昭考量了千種困境,可惜其中并不包括“路上被一只貓纏上該怎么辦”。

          顧昭不愿假信他人,又恐遭人報信,路逢追殺。因此短暫停留于城鎮購買物資后便再次啟程。

          他計劃一路南下,直到足夠遠離王城,最好找一處山野之地藏身其中,顧昭心里還念著那魔修功法,那日鐘妙給他的印象太深,他從未見過世上有這樣強大耀眼的力量。

          如果他也能有這樣的力量——

          但一切的一切,都要等風頭過去再做考量。

          一路行來,無論打尖住店竟無一人見財起意刁難搶奪,他稍作試探,才知道此時自己在他人眼中乃是一壯碩男子。

          而那臨行前給的布袋更是神奇,看上去不過一個破破爛爛打了補丁的舊錢袋,只要顧昭需要,永遠能掏出剛剛好的銅板碎銀。

          顧昭不是養在家中未經風雨的稚童,他知道其中暗藏的體貼恩惠,越是路途順利,越是心中感激,又不愿將鐘妙與道門混淆,因此心中只稱她為仙人。

          如此行了數日,且不說終于逃出魔窟,手上還多出許多銀錢,顧昭緊緊攥著衣襟睡了幾夜床底,頭些天還會從噩夢驚醒,漸漸心中也松快起來,開始露出點孩子樣。

          一日睡到夢醒,他聽著窗外蟲鳴,突然意識到自己從此不必天未亮就起床做工,心中又是快活又是不安,恍惚間仿佛仍在夢里。

          貓就是在此時出現的。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