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顧昭再醒來時,已是數日之后。

          他眼前仍是漆黑一片看不分明,一時間以為還在夢魘之中,當下不管不顧地掙扎起來。沒撲騰兩下,就被一只手摁在原地。

          “剛醒來就鬧騰,”他聽見手的主人笑,“別蹦了,當心撞了頭?!?

          是熟悉的聲音,顧昭放下心來。

          “賊子已伏誅,你不必擔心,”一段衣袖團吧團吧塞進他手里,“眼睛沒壞,一時用得過了,且將養幾日就好?!?

          顧昭抓著布料,迷迷糊糊覺得自己似乎有什么事忘了,但仙人語氣溫和,身下的被褥又極柔軟,似乎還能嗅到一種馥郁香氣。

          應該……應該也沒什么要緊的吧?

          念頭還沒轉個彎,顧昭腦袋一點,又睡了過去。

          鐘妙撥了撥香爐收回手,看了眼自己被拽住的袖子,又望了望窗外,大為頭痛地嘆了口氣。

          不過是路上順手殺幾個魔修救幾個孩子,怎么偏生冒出這樁事來。

          好在顧昭此時暫時失明,因此也看不見仙人頭頂沮喪后折的一對橘黃飛機耳。

          三日前,死境外。

          顧昭破陣沒多久就昏了過去,但鐘妙與那魔修看得分明——死境一破,天地靈氣如飛鳥逐群而至,片刻他還只是凡人,幾個大周天后卻靈氣入體成功練氣。

          鐘妙倒沒什么感覺,魔修卻叫了起來。

          “先天靈體!這是先天靈體!”那魔修狂喜,“竟讓老夫得此機緣!”

          鐘妙被困了幾日本就極為煩躁,魔修破鑼嗓子一嚎,順利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將顧昭打包塞進芥子,轉頭對魔修露出個笑。

          “喲,這竟是萬葬老人當面?”

          要說萬葬老人當年大小也算得上是個有名有姓的人物,魔君座下共魔將十人,他便臣屬其中之一,借著魔宮的威風造了不少殺孽,混出個萬葬老人的諢名。未曾想冒出個柳岐山一劍蕩平魔宮,什么魔君魔將統統作了劍下亡魂,他僥幸外出,這才饒了條命。

          雖說命是保住了,凡間界到底貧瘠,萬葬老人一開始還過了幾年好日子,漸漸卻察覺出力不從心來,想要進階,需得回魔界不可。

          回魔界的路有且只有一條,便是鐘山底下的暗河。

          而那殺神柳岐山——正是居于鐘山!

          當年威震天下的一劍過后,柳岐山便再無聲息,旁人都以為這劍瘋子怕是死在了反噬之下,萬葬老人卻清楚得很,這殺神分明就在鐘山,鎮宅獸似的蹲在魔界入口三百年不挪窩。

          打又打不過,繞又繞不開,連在心里罵兩句也不敢,誰知這殺神是不是有什么追蹤神通,只能借著凡人貪念收攏童男童女過活,但凡人的血肉有甚好食?全是污濁。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竟讓他碰上個剛入道的先天靈體!

          先天靈體,又稱先天圣體,據說是上古時期圣人補天時多出的一縷清氣所化。圣體無垢,千百年來,只要長成定為一方大能。

          而如果沒有長成……那操作的空間可就大了。

          行走在外,身上沒些沉疴那都不好意思叫自己修士。而這先天靈體的一身無垢血肉,正是上上好的靈丹妙藥,別說魔修心動,正道心動的也不少。就是可惜在凡間界長了這些年,怕是要好好洗筋伐髓才能達到完美效用。

          數息之間,萬葬老人的心思已轉了幾圈。上個先天靈體隕落時他沒趕上趟,送上門好機緣決不能放過。這劍修兇得很,師承怕是不簡單,他心知自己絕不可能獨享,于是態度一變,扮出個笑。

          “小友,好叫你知道,這先天靈體乃是絕好的進階寶物,就老夫所知,修真界已有四百年未見,”萬葬老人循循善誘,“你不如與老夫個方便,靈骨歸你,血肉歸我?!?

          他見鐘妙面上冷肅,又緩聲勸道:“這一副靈骨足夠你做真傳弟子有余,修道本是與天爭命,不進則退,一個凡人能算什么?”

          鐘妙仍是一副冷面,神情卻松緩了些:“我怎知你不是哄了我去,半路又叫人殺人奪寶?!?

          萬葬老人自然也看出她意動,心中暗罵修仙的就是矯情做作,但形勢所迫,只好舉三指發誓:“此時出我嘴入你耳,若有第三人知道,便叫老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鐘妙點點頭:“不錯?!?

          萬葬老人還未來得及狂喜,便見一道劍光襲來。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劍修暴起殺人時的語氣竟然也是溫溫和和的,“不必勞煩天雷,請你速速不得好死?!?

          萬葬老人倒是死得一了百了,鐘妙卻不得不硬著頭皮收拾爛攤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