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顧昭短暫失明的雙眼沒有焦距,像兩汪清粼粼的墨玉,小臉蒼白,配上他信賴仰慕的神情——如果師兄在此,必然要大笑一聲“好一出柔弱美人強取豪奪!”

          鐘妙的頭又痛起來了。

          想起師兄,鐘妙總算找到個安全話題。

          “之前在死境里你看的什么話本?我也沒仔細瞧,你要是喜歡,我再找兩本給你?!?

          鐘妙平日里不看話本,用師兄的話來說——“我恨你是塊木頭,這生離死別,這愛恨情仇——多感人??!你到底有哪里不滿意?”

          想當初師兄只是迫于生計替人寫稿賺靈石養家,后來不滿情節重復我行我上,從此筆耕不倦銷路甚廣,即使如今不缺靈石,也仍頗得樂趣堅持創作,乃是號稱三人行必有讀者的堂堂癡情散人。

          唯恨小師妹毫不買賬,因此越挫越勇,一有新作,非要逼著她看一遍不可。

          鐘妙實在弄不通之中趣味,譬如愛一個人為什么要嘎自己的腰子?道侶決裂時為什么總是要下雨?下雨的時候又為什么非要去淋?她聽說智者不入愛河,這樣一想倒是邏輯通順,畢竟避水訣乃是寫在修仙基礎課上的知識,想來只有笨蛋才學不會。

          師兄聽完她一通分析,當即面若死灰道心動搖找師父喝酒去了。

          顧昭摸索著從衣襟里掏出來給她。

          鐘妙定睛一看——《基礎陣法通解》。

          這簡直比顧昭看話本入迷還難以理解?。?!

          鐘妙與陣法的關系恰如貓與水的關系,她生理性抗拒這玩意,一看到密密麻麻的數字就頭暈犯困,再聽上幾句“陽卦多陰,陰卦多陽”“本互變錯綜”,那更是靈魂出竅的痛苦。

          早年她頑皮闖禍,師父也不揍她,只用個符將她定住,在一旁輕聲細語地念陣法書,不到半本就能讓這混世魔王大喊“師父我錯了!”

          貓貓不理解,貓貓大為震撼。

          但孩子的興趣需要鼓勵。

          她既然知道顧昭的體質特殊,就不能放著他在世間飄零送死。正巧師兄嫌棄山上冷清無聊,她帶個孩子回去熱鬧熱鬧不是更好?鐘妙打定主意,心下已將顧昭當作了自己徒弟。

          因此她只是沉默幾息,便裝出副成熟穩重的樣子道:“你喜歡看這個?好孩子,待回到鐘山,我請你師伯來為你講講?!?

          顧昭愣了一愣,顯然聽懂了她的言下之意。

          “您,您的意思是?”他不敢置信,“您愿意帶我回去?”

          鐘妙點點頭,又想到他現在看不見,開口道:“不錯,做我的徒弟,你可滿意?”

          顧昭何止是滿意,他簡直要歡喜瘋了,以至于呆滯當場。

          鐘妙看這孩子傻愣愣的,難得耐心解釋道:“你既有仙緣,再留凡間界只會徒增風險,我鐘山雖說不是什么名門大派,但勝在人員簡單,只有我師父師兄共我三人,免去許多派系傾軋之苦?!?

          況且我好歹也算摘星大會的魁首,那些大宗門也沒什么了不得,吹倒是會吹,個頂個都是百年一遇,打起來沒見得有多抗揍——但這話就過于自吹自擂了,鐘妙第一回做人師長,難得端臉面。

          “我愿意的!我愿意的!”顧昭醒過神來,他年歲雖小,也見過不少人心險惡,自然知道鐘妙是真心想護著他。何況自己身無長物,仙人又能貪圖他什么,當下一疊聲應道,生怕仙人又改了主意。

          鐘妙當然不可能改主意,事實上,她已經飄飄然沉浸在自己要有個徒弟的快樂里了。

          有些人修仙是與天爭命,有些人修仙是老天喂飯,鐘妙恰巧就屬于老天喂飯的那一類。

          道心澄凈道途坦蕩,年紀輕輕就闖出赫赫威名。瓶頸是什么壓根不知道,四處挑事打架,修為蹭蹭上漲,渡劫時天雷劈她和劈自己親閨女似的,鍛體結束就停,生怕摧殘了這朵霸王花。

          除了平日里收割不懂事的魔修偶爾能碰見個硬茬,鐘妙已經很久沒遇上什么有挑戰性的事兒了。

          她一直相信自己運道極好——你看,這可不就讓她盼來了個徒弟開啟人生新篇章。

          所以說周旭此人欠是欠了些,說鐘妙那是一點沒錯,她哪里會養徒弟,她那是興致勃勃準備開始新游戲。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