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3l5f"><listing id="t3l5f"></listing></form>
          <address id="t3l5f"><nobr id="t3l5f"><meter id="t3l5f"></meter></nobr></address>

          繁體版 簡體版
          狼騎兵小說網 > 以身殉道后徒弟黑化了 > 第9章 大過年的

          第9章 大過年的

          馬車停在鐘山不遠處。

          鐘妙讓徒弟先下車,自己慢悠悠走在后頭,右手背在身后快速摳出法陣中僅剩的上品靈石碎片,捏了個訣搓成小塊,這才若無其事地將馬車收起。

          失策,她心想,沒想到一趟竟耗費這樣多,看來凡間界的靈氣越發稀薄了。

          鐘妙心里揣了事,面上仍是一派風清,牽著徒弟向城鎮走去。

          眼下年關將近,雖說近年來不乏旱澇之災,但鑒于鐘山就在此處,邪祟輕易不敢進犯,因此收成尚好,看著竟比別處多了幾分真心實意的喜氣。

          顧昭被她牽著擠在人群里走,一雙眼睛又要看燈籠又要看窗花,見了糖葫蘆布老虎更是兩眼放光。

          他也不說要,只是悄悄盯著使勁看,像是靠眼睛就能將東西揣在兜里似的。鐘妙不是苛待徒弟的人,她對于自己看得上的人向來手松得很,見他那想要又開不了口的樣子,干脆抓了把銅板塞給他。

          顧昭猛然回神,臉漲得通紅連連推拒:“不用破費的,您之前給過我錢了?!?

          鐘妙滿不在乎:“昨日吃過飯今日就不用吃了?吃過朝食就不用吃宵夜了?這算什么破費,喜歡就買?!?

          “也沒有很喜歡,”顧昭嘴硬,“我就是隨便看看,這些東西不能吃又不能穿,過年過節時還貴得很?!?

          他說完又想起那架神仙似的馬車,怕師父會覺得有這么個窮酸徒弟丟人,心下忐忑起來。

          鐘妙哪里會不懂他的心思,早年她和師兄在街頭賣藝,回家路上就是這么勸自己的——不能吃也不能穿,不如忍忍吧,忍忍就能買劍了,忍忍就能買藥了,忍忍就能活得更久一些——這才是正確的事。

          這有什么可丟人的?倘若想盡辦法活下去也算丟人,那高尚就只是個謊言。

          鐘妙故意嘆了口氣,又嘆了口氣,直嘆得顧昭心中警醒,連兔子花燈都不看了,專心盯著她,一副想看穿她在煩惱什么的樣子。

          “咳,你也知道,為師平日里都是在打打殺殺,這一回出去尤其久,”鐘妙見火候到了,刻意作出副很受為難的模樣,“眼下快過年了,回來這樣遲,怕是要挨罵?!?

          “這怎么行!”顧昭急道,“師父是為了我才回來這樣晚,怎么能因此被責罵!”

          鐘妙又嘆了口氣:“可你也看到了,大家都拎著東□□我空著手,都怪為師不通俗務,平素也沒留心過師兄過年買什么,確實很不像樣?!?

          顧昭被她一說也急了起來,在他看來師父是天下第一等好的仙人,仙人只管高高站在云端受人供奉就好,要通這些勞什子俗務做什么?怎么能因此被責罵?

          他一急,也顧不上小心,大聲道:“師父交給我吧!我以往在王府里見過他們怎么布置,我來買!決不讓您丟人!”

          鐘妙忍笑,語氣還是遲疑著:“這……不好吧,哪里有叫徒弟這樣操勞的道理,你還是個孩子呢?!?

          顧昭狠狠一搖頭,幅度之大讓人擔憂起他的頸椎。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他強調,“交給我吧!”

          鐘妙露出浮夸的感動神色:“這怎么好,太辛苦你了,那……錢袋你拿去?我就在這里等你?!?

          顧昭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一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神色,怕鐘妙反悔似的一把搶過錢袋,鉆進人群里采買起來。

          鐘妙站在人群外,望著那個在攤位上殺進殺出很是神勇的小腦袋,到底沒忍住捂住下半張臉笑出了聲。

          沒等多久,顧昭就揣著一大包東西沖了回來。

          他果然很會買東西,燈籠竹骨整齊,窗花疏密得當,紅棗蜜柑一應都是好的,鐘妙瞧了幾個都不帶蟲眼,就知道他必然在挑揀時花了大功夫。

          顧昭一雙眼睛跟著鐘妙的手指移動,又忍不住打量她的神色,很是緊張。

          “不錯!都很合適,辛苦你了!”鐘妙夸他,“你幫了為師大忙,必須要好好感謝你才行?!?

          “這是徒弟分內之事,不用這么……”

          “誒~什么不用!為師心里高興,來!給你買把木劍!”

          “師父!”

          “我看這個布老虎也很可愛!拿兩個!”

          “師父等等!”

          “什么?糖葫蘆才一文錢一根,我買一捆!”

          鐘妙撒錢撒得大方,小販更是人精,見她這樣好說話,旁邊又帶著個半大少年,一時間不論賣得什么都擁了上來,嘴里更是夸得天花亂墜,直把這師徒二人夸得天上有地下無,鐘妙心里一高興,撒錢就更歡了。

          顧昭又是著急,又是苦惱,他不習慣被這么多人捧在中心,有些夸人的話他自己聽了都害臊,不知師父怎么就中了迷魂術,愣是這也買買那也買買,顧昭攔得口干舌燥也沒用。

          日暮時分,小販們終于心滿意足地散去。

          鐘妙懷里揣著一堆,手上拎著一打。一旁的顧昭更是如此,他已被各路小販狂轟亂炸得麻木,眼下突然得了清凈,耳畔仍是嗡嗡作響。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